第十八章 相信我好不好

林白棠其实是顶不愿意和林二婶子家的事挂上钩的,可是方娇现在是把林白棠当成了救命稻草,攥的死紧,林白棠晃了两下没晃下去,只好由她攥着,无奈道:“你这事跟我说没用啊,我也没办法,你爹娘总不能听我的。”
方娇见林白棠没听懂自己的暗示,索性一咬牙道:“我愿意给孟少爷做小的,我不要什么名分,也不要姨太太的待遇,只要孟少爷肯要我,我愿意以后伺候姐姐跟孟少爷,当牛做马,绝对没有怨言。”
这劈头砸下来的几句话,把孟正辉都有点弄懵了,下意识拒绝道:“这倒也不必……”
然而这句话出口,他立即意识到了这句话的无力,甚至还有点欲迎还拒的意思,为了防止误会,他赶紧咳嗽一声,努力的找回了自己的语言系统解释道:“这件事我们是真的没办法帮你,一来,我现在和孟家没关系了,二来,现在一夫多妻,已经不太合法了。所以……”
孟正辉有意想留几分体面,话没说太清楚,指望方娇自己意会,谁料方娇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问道:“孟少爷是为了白棠姐才和孟家脱离关系的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我好像说的不是这个吧。
孟正辉正要解释,林白棠却突然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孟正辉会意收声,林白棠接着方娇的话说下去:“是啊,就是因为跟我在一起,他现在才会回不了孟家,你想一想他都为我做到了这个程度,他怎么会再要别人呢,所以你从一开始走孟正辉这条路,就选错了。”
林白棠说着,还故作深情的握上了孟正辉的手。
林白棠也是从那个满心浪漫却不切实际的思想中长起来的,所以她很清楚,比起这个原因那个原因的和方娇解释一大堆还没什么效果,倒不如给她来一个最荒谬的,反正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最信的不就是这些情爱在手,万事不愁的故事吗。
果不其然,之前被孟正辉给了个没脸都能再接再厉的方娇,这会儿慢慢的把眼泪收了起来,面上的羡慕丝毫不做掩饰的,连语气也放软了几分:“孟少爷对白棠姐的心,是世间罕有的,我知道了。”
她低下头,苦笑道:“那么好的东西,只可惜那都是别人的事,是与我无关的。”
好好的一个大姑娘,为了几十块钱就要嫁给一个能当她爹的人,林白棠对于这事其实也挺看不惯的,她和林二婶子虽然有矛盾,可是看着方娇这样,还是忍不住开口。
“都是这几个村里的,咱们互相之间也算是知根知底,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早些年有上我家提亲的,都被我拎着笤帚赶出去了,那时候拉媒的都恼了,凑在一起说我这辈子肯定嫁不出去,我那时候也没急过,我这个人书没读过几天,但我就知道一个道理,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我绝对不会交给别人来办,好的坏的我得自己选,哪怕选错了,后半辈子后悔,那也是自己做的决定,我认。”
林白棠的话,其实相当于是点了方娇一下,现在的姑娘们,别看是长大了,可是听父母的话听习惯了,遇到事情觉得不对,却也不敢反抗,她甚至想不到这件事,本来就是属于她自己的事。
方娇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以前的所有人,都是告诉她,爸妈不容易,让她听爸妈的话,还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那是你一辈子的事,应该由你来决定。
方娇愣了许久,直到被林白棠拍了下肩膀,才回神一般笑了一下,挎起篮子走了。
看着方娇走远后,林白棠揉一揉眉心叹气道:“我有点后悔了,为了省个做饭的时间,现在搞得这么麻烦。”
孟正辉也有些同感,只是事已至此,他也只好劝道:“没关系,也这几天,之后就可以一切回归原状了。”
他倒是没有林白棠那样愁眉苦脸的,反而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只是我还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过拎着扫把往外赶媒婆的壮举。”
林白棠斜了他一眼:“要不然呢,你还真以为我没人要,恨嫁才主动送上你家门去的?”
“不敢不敢。”孟正辉忙告饶:“我只是感叹我的好运气,我和你遇见的时候还算不错,最起码,没有让你拎着扫把往外赶我。”
林白棠没答他的话,心里却想:“我又不是个傻的,不想成亲归不想成亲的,可是遇见好相貌好脾气的,却也没那么铁石心肠。”
**
当初和方娇订了几天的饭,本来以为这么短短一段时间而已,估计也闹不出什么事来,可是知道方娇那个心思后,林白棠每次看方娇过来都忍不住要盯着她一点,这也就导致了这一日三餐的见面,还是挺尴尬的。
方娇也能感觉出不对劲,所以每次来去也都是沉默寡言,放下东西就自己去别的地方逛一圈,晚一些再回来收东西,三个人算是维护着一点诡异的和平。
几天匆匆过去,好容易挨到最后弄完地,三个人都齐齐松了口气。
今天这顿饭是林白棠自己弄的,菜是这两天开地时候挖出来的野菜,放在房檐下晾干了,今天拿水一洗,剁成了细条,再加上香菇丝和胡萝卜丝,加了点清油佐料,和成团后,沾上玉米面,锅里一蒸,等到玉米的香味出来,端出来就可以吃了。
林白棠从锅里往外捡野菜团子的时候,习惯性的先挑了一个递给孟正辉,她手上有些老茧,没觉得这团子有多烫,孟正辉却在手里捣鼓了半天才下了第一口。
这野菜团子的做法其实不难,孟正辉本来没对它抱有太大的希望,但没想到在嘴里多嚼了几下后,居然还起了回甘,他挺惊奇,不吝夸奖道:“这个的味道很好,要是去城里卖的话,应该会有很好的销路。”
他是商人的习惯性思维,林白棠听了只是一笑,却没接话。
孟正辉此时正在端详着野菜团子的内馅儿,有青有黄,颜色搭配也好看,所以没觉得自己的话有问题,听见林白棠笑便问她:“怎么了。是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说错。”林白棠说:“但这只是一个最普通的玩意,你觉得好啊,是因为你不经常吃,这个东西在我们这里,算是最常见的吃的,做起来也容易,而且耐存放,做一锅出来,能放好几天,农忙的时候,家里都做这个,省事又好带。”
林白棠顿一顿又道:“而且他们吃的菜团子,一般不会放这么多油,越是干巴,放的越久,到后几天的时候都硬的跟石头似的,拿水泡软了吃,或者干活的时候咬在嘴里慢慢磨牙,吃的多了,嘴巴里面都要磨破的,好多人一听到这个就要皱眉,要是知道你打算把它当个稀罕物往城里卖,恐怕没几个不想笑的。”
她说着,孟正辉又将手里的东西打量了一遍:“干的的确不大行,不过这加了一点油的,这倒是比干烧饼好的多,而且有一点油水的话,吃下去应该更有力气一些。”
林白棠忙里偷闲的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个富家公子感叹这种事,和六七岁的小姑娘恨嫁一样讹谬,不由的生出几分好笑来:“你怎么还有感叹了,你不应该吃过干烧饼才对。”
孟正辉被她笑的莫名其妙,却还是认真回答道:“我之前在城里的时候,看许多黄包车夫都是随身带着干饼子拉车,随时有时间了,随时停车歇息,拿出饼啃两口,等到有活计了,就立时能走。”
这样的场景不算是少见,林白棠也见过,赞同道:“确实,这样不耽误活儿。”
因为形状和有外层的玉米面包裹的原因,团子只是外层凉了,内馅儿还是有些烫嘴,孟正辉吃了一次亏就长了记性,将野菜团子拿在手里,一点点撕碎了往嘴里送:“但干饼吃多了,健康无益,口感也不好,要是能偶尔换换口味,我想应该也有人买。”
林白棠看他吃的文雅,忍不住笑他:“都忙的啃干饼子了,还顾得上什么健康不健康的,吃饱就得了,没你们那么讲究。”
林白棠说到一半,后知后觉的听出了孟正辉的话外之意,她停顿了一下,看向孟正辉:“你总不会是想要去城里卖这个吧?”
没等他回答,林白棠先自己否决了:“你可别想这个了,没人买的。”
孟正辉对商业方面的事情,有一点天然的敏锐性,所以这会儿不肯放弃,坚持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他的坚持引起了林白棠的一点怀疑,她没再跟孟正辉争论这件事,而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手里缺钱了?”
孟正辉赶忙道:“没有。”
林白棠仍有些不信:“说实话。”
孟正辉有些心虚的垂下了眼眸:“箱子里的钱还够花一段时间,但是父亲那边打听消息恐怕还需要投进去不少,我担心就算是把之前欠的钱都要回来,也不太足够。”
他越说到后面,声音越低,到底是大少爷做久了,他要外人要自己的钱虽然能痛快,可是需要劳动林白棠时,还是有点心虚的。
林白棠没留意到他的情绪,只是轻轻咂了两下嘴,多少有点苦恼:“是这样的,我觉得我能理解你这个心情哈。要赚钱是好事,但你觉不觉得,咱俩想靠卖野菜团子发家致富稍微有点扯?”
孟正辉低声道:“其他的生意要做的前期投入太大了,而且不一定能够保本,饮食算是风险最低的,我想的是,以这个为开始,慢慢囤积一点资金后再做其他的。”
似乎是要给林白棠一点心理安慰,他又笑了起来:“卖不卖的出去这个不必担心,我帮父亲也处理过一些事情,算得上半个商人,对市场的把控能力多少是有一点的,相信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