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见财起意

同一个时间,林白棠正在集市上挑选东西。
家里多了一个孟正辉后,许多的东西都应该重新归置更换了,林白棠自己虽然很能讲究,但她之前也是见过孟正辉在家里的样子的。
孟正辉说好养活倒是也好养活,不怎么挑食,别管哪个菜系的,或是中洋那方面的东西,只要做的顺口,就都能吃下去。
但问题就是,想让孟正辉吃的顺口不大容易。
孟家从孟正辉小时候开始,到他现在长大了,不知道换过多少个厨子,孟老爷为此甚至还在厨子的月钱之外,额外的定了一个价格不菲的悬赏,孟正辉一个月称一次体重,只要是谁能在这段时间之内,让孟正辉的体重增加,那么增加多少,就会按照增加的数量,多给一些钱。
这个规定要是放在别人家简直算是送钱的了,可放在孟家就不一样了,厨子变着花样做菜也没有几个能叫孟正辉多动几次筷子的。
越是这样,孟老爷就越着急,钱数一加再加,可问题是,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拿到过这些钱。
林白棠刚到孟家的时候,看到这个每月例行操作眼睛都瞪大了,孟正辉也生出了些不好意思,事情过后还跟她解释:“我其实不大挑食的,只是父亲看不惯我平日吃的太少,才会有这样的一个举动,我也是为了叫老爷子安心,才每月配合着的。”
说着,孟正辉面不改色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片哑铃上的加重片。
要知道啊,厨子为了让他涨几斤秤,那是大鱼大肉,特别舍得放油,可是越是这样,孟正辉越是不怎么喜欢吃那些东西,体重秤上的数字不增反减,孟正辉为了不让父亲担心,也是费尽了心思。
后来在孟府呆的久了,林白棠也听到了厨子们每次做饭时都在唉声叹气,多的没有,她就记得他们形容孟正辉只有两种东西是不爱吃的,那就是:“这也不爱吃”和“那也不爱吃。”
当时的林白棠只觉得好笑,因为毕竟喂养大少爷的这个工作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她自然乐得轻松,只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才没多久呢,林白棠就要为孟正辉的饮食发愁了。
林白棠一边挑选着耐放的菜,一边苦中作乐的想,孟正辉跟着她最起码有一点好的,不会总有大鱼大肉,而且要是他吃饭都能像昨晚那样的程度的话,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养。
林白棠心里挂念着要给孟正辉重新做一床被子,所以菜只是匆匆买了一些之后,就直接奔着弹棉花的去了。
现在不年不节的,婚丧嫁娶也没多少,弹棉花的人本以为今天肯定没活儿,打算坐一会儿就去买点东西回家,所以一看到林白棠还有点惊讶:“小姑娘,你这个时间弹棉花,是要做什么啊?要是做棉衣服的话就可以不用搞了,没必要了哈。”
弹棉花的人面前有几个大口袋,里面是压的实在的棉花,林白棠一个个的看过去:“做一床被子。”
弹棉花的哦了一声,又问:“那你要什么价钱的棉花啊。”
他对着林白棠刚刚在看的棉花一个个点过去:“这边的是别人家收上来的旧棉花,这个是没用过,压了一年的陈棉花,这个是新收上来的。”
新旧棉花的价格自然不一样,若是给自己的做的话,林白棠免不得是要问问其中区别的,可是用在孟正辉身上,林白棠便直接选了最好的,价格也没问的拍板决定:“那就要新的吧。”
弹棉花的老大爷倒是挺会过日子的,劝她:“新的可贵哇,你要是送人的话,就拿这个二年的,我好好给你弹弹,看不出来的。”
老大爷太会过日子,莫名让林白棠想到了自己的爹爹每次出来为了省点钱计划着打次一点的酒的样子,所以笑道:“不用了,我是自家人用。”
林白棠这么说,大爷便明白了:“哦,小姑娘,要结婚了哇?”
林白棠嗯了声:“刚结的,这就是给我家爷们儿买的。”
大爷啧啧两声,像是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事,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点:“是,自家爷们确实应该盖点好的,毕竟以后干活儿那么累,就靠回了家这点舒服呢。”
林白棠没说话,但在心里暗暗道:“他漂亮,我才不让他累。”
大爷这边支起了弦子弹着棉花,看着那边看被子面的林白棠,还不忘提醒:“你要是结婚,就选个大花的被子面,喜庆。”
林白棠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好一派的花团锦簇,林白棠自己都不喜欢盖这样的,更别提孟正辉了。
“大爷,咱们这最好的被子面是哪个?”
大爷随手一指,果不其然,还是个大花的。
林白棠左看右看,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只好上去捏了捏布料。
倒也算是柔软,只是比起她在孟家时候盖的那种,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好在林白棠当初从孟家出来的时候,也打包带了几份被罩床单出来,现在刚好罩在最外面给孟正辉用。
林白棠做了决定,便将那布的边角拿尺压上了:“大爷,就这个吧。”
棉花大爷抬头看了一眼,忽然又问她:“姑娘,你跟你亲戚一起来的吗?”
林白棠没明白这大爷这么问是因为什么,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不是啊,怎么了?”
棉花大爷一仰头,示意方向:“你看那边俩人,一直往你这看。”
林白棠顺着大爷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是有两个人在往这边看,穿的是风衣掩饰了身形,又压了一顶帽檐极大的帽子,两个人缩在一边,看起来很是古怪。
而且他们一发现林白棠在看过来,就立刻背过身去看其他的地方。
林白棠的第一反应就是林二婶子又在作什么妖,可又觉得不可能,因为那两人的虽然穿了风衣,可从个头上来看,却还标准的是两个成年男子。
也不会是看上自己想搭讪的人,因为这边的民风其实挺大胆的,一般来说,无论男孩女孩若是看上对方,都会主动上前问一问村子,姓名什么的,到时候回家之后再托人打听情况……
所以这两个人,实在是怎么看怎么有毛病。
为了证实这一点,林白棠先掏了钱给棉花大爷:“大爷,我去别的地方逛一下,等一下过来拿被子,这钱应该是有多没少,您帮我把线咂的密实一点,剩下的钱当我请您抽烟了。”
等到棉花大爷乐呵呵的应下了,林白棠则是起身状似闲逛的溜达。
接着几个小拐弯,林白棠看了看身后,果然,那两个人就跟在身后。
林白棠冷笑一声,索性就近在摊位上买了一把鸡毛掸子两把绳子拿着,然后往一个无人的小巷走去。
林白棠演戏的功夫还算是不错,所以等她走到小巷尽头回头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站在巷口堵她了。
因为太过预料之中了,所以林白棠甚至懒得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反而是那两人中略微胖一点的那个,笑了一声:“虎哥,看这小娘们,吓傻了都。”
他这边话才一出口,脑袋上就啪叽的挨了瘦的那个一巴掌:“要我提醒你多少遍,在外面别叫我虎哥。”
瘦的那个一巴掌不轻,直接把胖男人的帽子扇掉了,露出一颗圆溜光滑的头来,胖光头这边正懵着呢,虎哥又给了他一巴掌:“把脑子带上,你怕别人认不出你是怎么的!”
俩人堵住了林白棠,但是还没等林白棠说什么,他俩直接就弄的挺热闹。
林白棠看着他俩,甚至有种在看撂地说相声的感觉。
毕竟自己是主角,林白棠还是想把注意力拉回来的,于是思考了一下一般的小姑娘在这样的情况压了压嗓子,假装惊恐道:“你们要干什么!”想了想又补了半句:“你们是什么人!”
有了林白棠开头,胖光头和虎哥也想起来了正事,便冷冷哼了一声:“我们俩盯你好久了,你年纪轻轻的,花钱那么大方,身上还带了不少吧,全交出来。”
林白棠存心想看他们干什么,这会儿很是配合,将自己的小荷包递了过去。
许是太顺利了,对面俩人都有点愣了,迟疑了一下,胖光头才伸手要过来荷包,打开一看,跟身边人说:“全是钱。”
林白棠看得清楚,这俩人虽然在尽力装出一份见财起意的样子,可是俩人的眼睛里没什么惊喜的样子,倒像是早有预料一样。
林白棠不记得自己的朋友或是仇人里有这样能见到一包钱不变神色的,她这里的钱虽然不算多,可算起来,大大小小的,也有个几十块了。
除非,这些人从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她。
而是,孟正辉。
胖瘦两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后,瘦的那个便阴沉沉的问道:“你这钱是哪儿来的?”
林白棠心里有了计较,便也不再装个乖巧模样,反而懒洋洋的问道:“你们劫财,还问来由?”
“少废话!”胖光头恶狠狠道:“我们就是想要一点钱,你再多话,小心我们等会……”
他说着,目光边不怀好意的从林白棠的身上扫了一遍,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林白棠最烦的就是这种人,所以胖光头这话还没说完,脸上便挨了鞭子似得一下,打的他一声惨叫,连退了好几步。
虎哥也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忙跟着胖光头去看他脸,只见他脸上从右到左,斜着一道两指宽的红痕,胖光头手虚虚的捂在上面不敢碰。
再看林白棠,手里拿着一圈不知道什么时候浸过水的麻绳,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