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遇林二婶

孟正辉说这话,其实是稍微有些犹疑,毕竟要是之前的家境也就算了,虽然做这种事花费大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可是那部分的开销对孟家也算不上什么,可是现在却不一样。
林白棠是要跟自己过日子的,他就算是不考虑自己,也该考虑林白棠的。
以前的那种日子他暂时给不了林白棠,可是至少,他想给林白棠一个干净的小院子,一个衣食无忧的环境。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林白棠却很理解的点了头道:“好啊,明天我去把带来的首饰卖掉,你找人必要很多花费的,你现在身上一点钱都没有,不好做事。”
林白棠说的理所当然,甚至当即就开始盘算起自己带出来的东西,金玉珍珠应该分别在什么典当行里典当才能拿到最多的钱。
面对林白棠的雷厉风行,孟正辉先生愣了愣,随即就笑了:“不用了。”
面对林白棠略有一点疑惑的眼神,孟正辉安抚性的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臂:“我早些时候和朋友出去玩时也借出去一些钱,虽然算不是太多,可是用来打听消息的话,用上一两个月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你不必为这些担心,那些毕竟是为了订婚而买下的,还是留着吧。”
孟正辉的声音是一贯的温稳,似乎是对一切都掌握在了手里,没什么值得太费心的事,这样的声音在林白棠刚在城里住下,诸事都不适应的时候,曾经引领着,教会了她许多东西。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林白棠是将这个声音视作安心的预兆的,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她没能像以前一样放松下来,反而是皱起了眉毛。
她和孟正辉的生活环境不一样,孟正辉从出生开始,家里的条件就是最好的,用一句比较俗的话来说,他交朋友从来不在意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没有他有钱。
所以无论是小时候还是大了,他遇到的朋友,多多少少,其实都是捧着他的。有的直白,有的隐晦,有的是为了钱,有的是为了这钱背后带来的势力。
直白点来说,就是说,孟正辉以前的那些朋友,与其是在交孟正辉这个朋友,倒不如说,他们是在借孟正辉来把自己和孟家联系起来。
这样的关系本来就不稳妥,落在孟正辉被赶出孟家的如今,就让林白棠更多了几分担心。
钱不钱的另说,她其实最怕的是孟正辉会在这个过程中会被人骂,受到驱赶,哪怕是冷言冷语的对待,对于现在的孟正辉来说,也是雪上加霜的。
人活一辈子挣的就是一口气,孟正辉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林白棠是真怕那些人再把他最后的这股子气给卸了,到时候的孟正辉大概就算是废了。
只是这话也不能这样直接说给孟正辉听……
林白棠一阵子功夫脑子里不知道过了多少东西,孟正辉说了几句话都没有得到林白棠的回应,转头看她的时候,正看见她单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有一下无一下的敲在自己的大腿上。
像是走神了。
孟正辉放轻了声音问她:“困了吗?”
林白棠从繁琐思绪中惊醒,欲盖弥彰的拍了拍脸,转过来对孟正辉笑道:“没,就是在想一点事。”她不打算叫孟正辉追问她刚刚想了什么事,便紧接着问道:“你明天就打算去要钱吗?”
孟正辉果然被她转移了思绪,叹气道:“越早越好吧。”
他有点疲倦的笑了一下:“酒肉朋友而已,不趁着酒肉没凉透的时候去看看,凉透了就只能吃一嘴恶心了。”
他原来也是知道的,只是没说而已,若不是林白棠问到这里,他大概也不会把这个状况说给林白棠听。
林白棠听出了他的疲惫,轻轻的去捏他的手:“别去了,不卖东西也行,我家里的地以前是租给别人种的,租金一年一收,今年的还没收到,我明天去收一次,也够用一段时间。”
孟正辉只是笑,却不直面回答林白棠的话:“睡吧,明天恐怕还得早起呢。”
他虽然没明说,但话里的意思却已经十分明白了。
他决定的事,不想轻易改变。
林白棠虽然与他订了婚,却也不想改变他的想法,她虽然不像孟正辉留过学,读过那么许多的书,可是这最基本的,尊重人的道理,她还是知道的。
两个人就此无话,呆呆坐了半响,才各自回了屋子睡下。
两个人晚上聊的太久,以至于当牛车的铃声在门外响起来的时候,两个人都几乎感觉自己才刚沾上枕头,还没来得及睡就天亮了。
林白棠忍着困意爬了起来,随意撩了两把凉水,狠狠的洗了洗脸,才把眼睛睁开,等她收拾完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孟正辉已经往院子外面走,打算上牛车了。
林白棠紧追了两步,把刚从橱柜里拿出来的饺子倒进油皮纸包里,递给了孟正辉:“把这个带上。”
她急匆匆的给纸包上二层保险,没看到孟正辉的表情,只顾着道:“你这次出去肯定不肯吃外面的东西的,总不能饿一天的肚子吧?”
孟正辉还真没试过这样带饺子的方式,慢半拍的将饺子接在手里,才反应过来:“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林白棠笑了一下:“没什么想要的,你别把自己弄丢就好。”
两人说话的功夫,牛车的铃又响了两声,孟正辉知道这是催促了,也不好叫人多等:“我走了,你再睡一会吧。”
牛车走的不算快,慢腾腾的过了许久,孟正辉才看不见了林白棠守在门口的影子。
笔挺的西装外套里被塞了一包饺子,显得鼓鼓囊囊的,孟正辉把饺子掏了出来,摆在膝上。
赶牛车的大爷回头看了一眼,挺奇怪:“怎么不吃啊。”
村里的东西有时候也得拿到城里去卖,所以带饭是常事,大家伙都起得早,进城时间也金贵,一般来说饭都是在车上垫吧两口就完了,所以啊,周大爷可以说是在这个牛车上,见过了百家的饭菜。
孟正辉笑的温和:“还不饿呢。”
周大爷倒是挺理解:“早上起来是容易没什么胃口。”想到这里,他还热情的给出谋划策:“你等会到城里找个小摊,一分钱就能要上一碗热面汤,到时候把饭拿热汤泡一下,吃喝都有了,能暖和一天呢。”
这些算得上是村民进城的常事,可对于孟正辉来说,却是新鲜的不得了,他回国之后的这段时间里,去的大多是饭厅和家里,路边摊虽然看过,却从没多过留意,他甚至都不知道,原来那样消费很低的地方,居然还可以只要汤不要饭。
孟正辉将这个经验当个故事听,觉得有滋有味。嘴上也不吝啬道:“多谢大爷。”
周大爷赶着车被谢的一懵,小声说了句:“文绉绉的。”
都说人与人之间有个鄙视链,像是他们这样土里刨食的农民,最看不上的就是孟正辉这样肩挑不动手提不动的书生了,要不然他是林白棠的男人,恐怕村里愿意理他的人都没几个。
周大爷心里发了发牢骚,面上的笑却没怎么变:“谢什么,这还是当初你家媳妇和她老爹进城回来告诉咱们的呢,就没我今天多嘴,她以后肯定也告诉你。”
周大爷这话说完,却没得到什么回应,他带了一点疑惑回头看去,正看见的,便是若有所思的孟正辉。
他的手指轻轻摸索着油纸包,面上的神情却有点心不在焉。
孟正辉哪怕是听着周大爷教他怎么省钱的时候都没有过什么想法,可这会儿却生出了几分不舒服。
他和林白棠说过很多孟家的事,可是林白棠家里的事,他实在是所知甚少,哪怕是今天的,也是从别人的口里得知的。
他忽然有一点后悔。
他仅仅只是知道林白棠过的不如他好,却没有想过,她当年的小小年纪,就已经在为一分两分钱做这样的筹划了。
要是早知道这样的话……。
他就应该对她再好一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林白棠这边目送着孟正辉坐着牛车走远了,正打算回去睡觉,却遥遥见着村里的妇女们结着伴儿,带着儿女往这边走。
大早上的出了这种事,由不得人不好奇。林白棠伸手拦住了其中一个人:“婶子,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林白棠和孟正辉把林二婶子怼的说不出话来的事情在这个小小的村子里传了个七七八八,赵家婶子一开始看见林白棠拦自己还吓了一跳,听见问话才笑了,大咧咧道:“赶集啊,你有段时间没回来,搞不清楚日子了吧?”
赵家婶子心直口快,说出的话也没多想:“现在收拾也还来得及,你要么拿个篮子,咱们一起去看看?”
此事正合了林白棠的意,她回来这段时间没赶上集,家里的东西紧紧巴巴的,这要是单她一个人,忍一忍倒也过去了,可是现在孟正辉来了,她是舍得不叫那样一个好人物跟她一起忍受扣扣索索的小日子的。
林白棠盘算的挺好,集市比城里便宜,她这次去累一点,多买点东西,家里能过好一段时间的好日子。
然而还没等她说话,旁边便传来了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一口阴阳怪气,也不知道是在贬低自己,还是贬低别人:“你可别上赶着了,人家城里回来的,啥稀罕物没见过,跟你这土瘪子一起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