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那一年南京城,那一年的青春少年

”这院子是?”
李栋此时哪里还没有想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不是说还没完工嘛,可现在看着外边都打理好了,门窗都装饰一新。
“怎么样?”
黄胜男笑说道。“总算开学前建好了,快进来看看,我和张姐忙了好几天,选的家具,你看看喜不喜欢。”
院子不算太大,不过有停车位,有花池,还有一凉亭,一蜿蜒小水道小桥,几颗桂花树,路是雨花石铺的蜿蜒小路。
院子还有几块太湖石,这都是黄胜男托人弄来了,几棵梅花树点缀其中。“快进屋看看。”
“明式家具?”
李栋现在对于家具啥不算小白了,只是不太确定这是真正明朝家具,还是仿古的。五家大屋,两边是几间小屋,最令李栋满意还有一个不小后院子。
估摸有半亩地,建了鸡棚鸭舍,还有一片留着当菜园,李栋心说,这个挺好,虽说前院休闲,后院劳作。“这后面就是南大。”
果然是一墙之隔,李栋心说,这地方真不错。
“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建好了。”
除却家具,各种生活用品都有,冰箱,洗衣机,电视机,应有尽有,煤炉子,灶台都有,柴火,米面缸,水缸,这都齐备的,甚至碗碟都准备好了。
只可惜冰箱没有菜,李栋看了看,一共三个卧室,两个卫生间,一个书房,两间小库房,外加厨房。真不错,当然这年月装饰十分简约,不过贴了瓷砖,只是瓷砖稍微少了一些。
墙面贴的小小方形瓷砖,地面倒是贴的大一些,二十乘二十那种,工程量可不小,没想到这么快。“这些天都在这边忙?”
“嗯。”
“难怪瘦了,走,我请你吃小笼包子,盐水鸭,补一补。”
李栋一把拉住黄胜男手。
“慢点,先把东西在整理一下。”
“不用,回头再说。”
“还有自行车?”
真是准备齐全了,黄胜男笑笑。“这里离着南大很近,不过要绕着一圈走路过去的花些时间,我想总不好骑摩托就给你买了一辆自行车,这样方便些又不张扬。”
“太好了,我骑着带你,咱们出去转转。”
这会才五点不到时间还早先逛逛再吃饭。
关好门,李栋骑着自行车载着黄胜男出了院子,骑着自行车绕着转了一圈来到前边的南大大门,离着这不远。“四周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我不清楚,不过有个地方你一定喜欢。”
黄胜男笑着说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走。”
李栋撑住自行车脚一蹬,车子滑动起来。“你指路。”
这一路李栋打量七十年代末的南京,这时候傍晚了,下班的时间,各种面包似得公交车,多数比带辫子电车要小很多。
一个个公车站点好一些等着下班的工人,市民,穿着还是蓝灰色为主,少数点缀一些彩色,远远看着黑压压一片翘首以待公交车带来,路边有一些停放着‘出租车’——三轮车。
骑着自行车的人也不少,多是穿着上佳齐整的衣服,自行车现在这个年月,一般市民要买到还是有些难的。毕竟自行车票百来个人才能有一张,没票可没法买,除非买二手高价的。
再加上不是你有票就一定能买到自行车,还有等有货才行,再说自行车不便宜,普通工人攒几年才能买的起,李栋骑着自行车载着黄胜男路过公交站点,惹来不少年轻人羡慕眼神。
路过挂着鼓楼广场,检阅台,上还挂着伟人照片,这会有些车子,北京212,还有上海牌车子,只是不多,零星一些,还有卡车之类,甚至还有马车。
好吧,这可是市中心,李栋快速经过转盘,走过新街口的时候,李栋大打量一下四周楼房还不算高,五六层已经算高的,可惜金陵饭店还没有建设起来。
“中山路大街?”
这条街李栋倒是熟悉,其他都不太熟悉了,拐到边上小路,一路蹬车,李栋记着这边离着夫子庙不远了,可惜现在夫子庙已经被破坏了,要等着八十年代才能恢复。
“这里是?”
“堂子街。”
黄胜男可是打听清楚,这边傍晚会有摆摊,出售一些书籍,当然还有一些搞投机倒把的,一般卖卖旧的书籍,一些部门不太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地方都半公开了,不过风头紧的时候会驱逐没收,一般的时候风头一过,这边又能聚集起来不少摊子。“旧书市场。”
“走,看看去。”
李栋心说,这地不懒,李栋倒是查过一些资料,南大门前汉口路,南师大这些地方也有旧书摊子,只是不知道啥时候出现,还以为过二年才会出现。
没想到这边已经有了,李栋逛了一圈,得,没啥正儿八经的书籍,倒是有一些上了年代书籍,光绪年间,咸丰年间之类,李栋买了一些,价格不高。
几毛,要价最高不过一块多,李栋一般一块钱以下拿下来,这些书带回去即使卖不掉,装点门面也不错,不亏。
可惜,秦淮河那边还是恢复,要不和黄胜男去秦淮河玩玩挺好。
“唉。”
两个没敢逛时间长,深怕赶着饭点国营饭店没位置,果然进了店里,李栋和黄胜男两人傻眼了。好一些人,两人对视一眼,革命友谊,心灵相通。
“我去买菜。”
“我去占位置。”
“分开行动。”
李栋瞥了一眼今天供应的,有肉饺子,可惜没有肉包子,不过有溜肉片,还有鸭子,不错,来到前边排队,这家伙点菜都要排队,总算赶着李栋。
“来一只鸭子,一个溜肉片,一斤肉饺子。”
李栋赶紧掏出粮票,钱来,好家伙总算买好了,拿着票等着领菜。
“李栋这里有两个位置。“
“行,你先占着。”
这家伙四方桌,得,一桌能坐八个人,好家伙全挤一块,这时候没有后世矫情,一人占着一桌,没有的事情,同样不怕菜摆不下,一般下馆子,一家人四五个点二三菜就算不错的。
有些时候一家三四口点一个菜都有,李栋还弄了二瓶汽水端着过来,同桌几人瞅着李栋两人,好家伙这两人真奢侈,边上老干部模样男人见着直摇头。
现在年轻太奢侈了,不知道节省,对面两个小年轻带着点羡慕,他们就要了一碗饺子这都不错了,平常来一趟国营饭店那家伙都能在厂子里吹嘘半个月。
“尝尝鸭子。”
“喝汽水。”
“不够再点。”
“够了够了。”
一斤饺子下了六大碗,直接占了桌子三分之一,李栋和黄胜男,没客气,肚子本来就有点饿,尤其是李栋挤公交车,蹬自行车,这家伙一口气干掉二大碗饺子,这才尝了尝鸭子。
味道一般般,还不如溜肉片,不过黄胜男倒是挺喜欢。“可惜没有吃到蟹黄包。”
蟹黄包,好家伙,这小年轻可真会吃,蟹黄包,这好东西可不便宜。一般人可没有那胆子吃,价格高。李栋边吃打量国营饭店,这家店不错,比起池城要大要干净一些。
来往的人也多一些,毕竟小城市下的馆子人少一些,这会人更多了,吃个饭跟着打仗的一样,李栋和黄胜男还没吃完呢,椅子就给人踩住了。
人家等着占位置,得,李栋一看吃的差不多了。“鸭子打包。”
“打包?”同桌见着李栋掏出一张油皮纸三两下包裹起来,塞进帆布包里,让出位置,晚上这没啥活动,现在夜生活还是挺单一,倒是一些时尚青年会搞一些录音机聚集在一起,跳跳舞啥的。
“南京城。”
我来了,第二天一早李栋和黄胜男去了一趟玄武湖公园,划了黄鸭子船拍了照片,找了一家国营早点店吃了小笼包,可惜这家没有蟹黄包,说是没到季节。
太遗憾了,李栋两人又去了一趟人民商场,三层人民商场里边东西还不少,李栋买了一些特产之类交给黄胜男回头带给小娟,还有路上坐车吃。
上午李栋和黄胜男叫了一辆车三轮车,来到火车站,送着黄胜男进站,李栋这才不舍向着南大接新点走去。
“同学。”
“你好,你好,刚到吧。”
这会快中午接新点这边人都去吃饭,这会到站的火车不多。
“你是那个系?”
“生物技术系。”
李栋通知书拿出来,胡丽新接过李栋通知书登记下来。“要等一下,大家都去吃饭了,你先坐吧。”
“谢谢。”
“没吃午饭呢吧,我这里有饼干。”
李栋接过饼干道了谢,问了名字,大二学生会这边胡丽新穿着上再现在绝对算的上时尚,鞋子是运动鞋,短发,挺漂亮,李栋心说自己这一身穿的似乎有点土了。
蓝裤子的确良衬衫,劳保鞋,本来还以为学校学生穿的朴素一些,想多了,李栋嘀咕一声。
胡丽新和李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得知李栋来自农村。“你的转户口的手续办好了吧?”
“我不转。”
“啊?”
不转户口,这啥情况,胡丽新一脸惊讶。
“别误会,我的情况有点特殊。”
”哦。“
胡丽新心里嘀咕,这人瞅着白白净净,没想到是农村来的,可户口为啥不转,算了,或许人家有啥苦衷,这年月没听说不转户口,尤其是农村考大学是唯一成为城里人的途径。
这边等了一个多小时,吃饭的人也回来了,又接了两波火车,总算能跟着回学校了。
“走回去?”
李栋懵逼了,这个太革命了,算了,走就走吧,没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