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苏鹤闲身后的神秘人

手下是什么东西?有些僵硬,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再然后一道阴影打下来,遮盖住了她柔美的小脸。
苏牧手半撑着,星眸浅笑打着招呼,“阮阮,你醒了。”
听到这声音,阮清蓦然清醒,一把推开了他,看了看身上被换下的睡衣,她怒气,“苏牧,你找死啊。”
敢动她的衣服?
苏牧无辜眨巴着眼睛,可爱极了,“阮阮不穿睡衣睡觉不舒服的,我就……我就帮你换了,如果你不喜欢我下次不换了。”
阮清咬牙切齿,“你昨晚什么时候醒的?”
苏牧还认真竖起来三根手指保证,“阮阮我保证再也不敢偷着……不,再也不帮你换了。”
阮清面色涨红大片,现在就是打死这个傻子也难解她心头之怒。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有下次你就等着完蛋吧。”
她的威胁,他浅笑带过。
小骗子,这句话都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了,哪次她下手过,不过这样的她无疑是最可爱的。
如果知道事情会进展这么顺利,当初他就以真实面目面对她了。
不过,那件事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想起他昨晚无意看到她手机的信息,他现在都觉得后背有些凉,这小丫头还对他还真是执着。
一心想要弄死他,如果她要是知道真相……他心突然难受了起来,面上的笑容有些牵强,但愿她一辈子都不要知道吧。
阮清没有注意他的表情,只是一头扎进了手机里,回复昨晚陈默的消息。
突然屏幕上的指纹,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眼底有些森寒,“你看了我手机?”
苏牧心一紧,因为刚才的事,然而在阮清看来,他就是间接承认了他偷看手机的事实。
“你都看到了什么?”
阮清不敢保证他看到了什么,但是他的这一行为让她非常得生气。
苏牧眼里写满了无辜,直摇头,“阮阮,小牧没有偷看,只是你手机昨晚掉床下了,小牧帮你捡了起来。”
阮清盯着他看,一秒两秒三秒。
她眼底的怀疑散去,语气平淡开口,“以后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准动我手机。”
苏牧点头应下,这件事才作罢。
……
周一下午,阮清接到了一通很奇怪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嘶哑的女声,“你好,请问你……”
没有说完,阮清就听到了那头一声响,再然后就又听到那女人说话道:“你认识我女儿吗?我女儿不见了,如果你见到她。”
“请告诉她,妈妈很爱她。”
阮清觉得莫名其妙,不过那声音倒是让她心揪得有些难受,让她想起了妈妈。
等她再想听对面说什么时,那头已经挂断了。
佣人小菊拿过阮柳手里的电话,语气颇是无奈,“夫人,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你没有女儿,你只有一个儿子,你的儿子是冷斯年。”
阮柳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抓住头发眼睛瞪得极大,直摇头,“不,你骗我,我有女儿,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你把她还给我好不好。”
“求求你了,把她还给我。”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面容英朗,鹰隼锐利的眼眸,高鼻薄唇,褐色风衣,难掩其气势,年轻的时候不用想也能猜出来该是怎样的天人之姿。
“你先出去吧。”
佣人小菊无奈摇了摇头出去了。
门重新关上,男人眼底的淡漠散去,挽上温柔的光,高大的身躯抱住女人,温声细语道:“柳儿,你先冷静下来,我们的女儿没有死,她还活的好好的呢?”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她。”
阮柳涣散的眼神炬着激动的光,她安抚了下来,“真的吗?你真的会帮我找到女儿吗?太好了,谢谢你。”
陌生的字眼让中年男人有气却是不能发,他哑然失笑,她忘记了所有人,却唯独没有忘记他们的女儿。
想到女儿,冷天雄眼底是化不开的愧疚,他的阮阮到底在那里,他找了大半个世界都没有找到,到底会在哪里?
自打阮柳失忆以来,她就一直是这样,事情他查了又查找了又找,可就是没有一点眉目,这件事事情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在这个世界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扣扣扣门又敲响了,一个俊美冷然的男人走了进来。
径直上前恭敬喊了声,“爸,妈。”
冷天雄看着年轻有为的儿子,目光里丝毫不掩赞赏,“事情都准备怎么样了?”
冷斯年语气冷淡道:“都已经准备好了,今晚不出意外就会到青城。”
“你……”冷斯年顿了下,抿唇又道:“你好好照顾妈,另外我会在青城多呆一段时间,找找妹妹的下落。”
冷天雄叹声道:“斯年啊,你妹妹那边就交给你了。”
冷斯年不说话,算是应下了。
今夜的青城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监狱里苏鹤闲没有丝毫慌张,好酒好肉伺候着,不像是坐牢,倒是像是来做客一样。
反之周倩的处境就难了些,自打被苏鹤闲知道她和阿豪通奸后,苏鹤闲就暴露了本性,私下叫人动私刑。
至于苏耀已经消失匿迹了。
一个狱警走了过来,光明正大道:“主上要找你,出来一趟吧。”
苏鹤闲眼睛一亮,麻利从地上爬起来,主上这是来救他了。
狱警把电话接通后就递给了他,那头是一个苍老阴沉的声音,“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出去,斯年已经去青城了,你负责接纳他,听从他的一切安排。”
苏鹤闲连连点头,“嗯,这个我知道。”
默了句,那边又道:“阮家那边给我处理干净了,尤其是阮国安,必要时杀了,要是风声泄露了出去,我可保不了你。”
苏鹤闲捏着电话的手都在寸寸发凉,“放心,这事交给我,主上无须担心。”
那头直接挂断了电话,苏鹤闲又被人送进了牢里,关押着。
想着刚才的那一厢话,苏鹤闲现在后背都凉透了,他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阮清竟然是主上的孙女,不过还好主上是讨厌她的。
不然要是他之前那么针对她的事传了过去,那现在也不会安然无恙舒服坐在这里。
这件事他一定的烂在心里,绝不说出去。
至于阮国安,现在不过是一个废人了,弄死他,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夜晚十分,放眼过去青城霓虹一片。
几个男人匆匆下了飞机,直奔魅色酒吧去了。
今晚阮清要接洽的是瑞城的一个身份极其尊贵的男人,冷斯年,瑞城最年轻的少主,也是道上数一数二的大腕儿。
阮清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周围来搭讪的人不少,但全被周旭解决了。
别看这货憨憨的,关键时候也是起作用的,那眼神一看就不同寻常,应该是杀手,威慑力十足。
时间过去大半,阮清准备打电话过去时,几道身影走了过来。
“很抱歉,刚才路上有点事。”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冷淡看了眼阮清道。
“无妨,我也没什么事?”
“冷先生,这里是你想要的东西?”阮清面具下的脸看不清,她把一个箱子放在酒桌上。
冷斯年一个眼神,手下男人就要去拿,阮清手按住不动,这举动让男人浓眉皱了下来。
“阮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阮清伪装过的声线略带沙哑道:“东西给你,但是我要的东西呢?”
“你先交给我,我再给你。”
冷斯年身躯后仰,不紧不慢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火光映射那脸极其得美。
但是对阮清来说,一点儿也不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