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谁不想做好人?

他这样会不会吓到她,他的阮阮会害怕这样的他吗?
他的一举一动就尽落在阮清眼里,害怕不安像极了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抛弃。
想到这里,她的心像是被无数根针一下又一下刺着,她再次开口时,声音已经嘶哑了,“你有没有受伤?”
身上被抱个满怀,属于他的气息扑入鼻腔,阮清倒是觉得没那么抵触了,她无力的手拥紧了他,“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他声音很低很低,低到阮清都能听到他颤抖害怕的气息,“阮阮,你会害怕这样的我吗?”
害怕?怎么会,她生平第一次在他面前落泪,有这么一个为她生死不顾的男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她拼命摇头,眼睛很酸酸的要命,模糊了她的视线,身上也是很疼,但是她还是用尽全力抱紧了他,给他最后那丝安全感。
看着这一幕,老爷子老泪众横,没忍心去打扰他们看,老天开眼啊,老天爷还是眷顾他们苏家的。
房间里。
阮清就那样任由他抱着,许久许久不松开,直到她面色越来越白,她又咳了一口血,苏牧紧张万分。
阮清抓住他的手,摇头,“我没事,就这样抱抱我好不好。”
阮清笑了,回到了那段刻骨铭心的黑记忆。
“你知道吗?在我的印象里除了妈妈和外婆从来没有人这么抱过我,就连我的亲生父亲阮国安,他也仅是抱过一次。”
“世人都说我阮清心狠手辣,是个不折不扣的女魔头下,可是谁又愿意呢?换做是你……你愿意吗?”
“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关在笼子里,像物品一样被拍卖,而亲生父亲就在台下眼睁睁看着,无动于衷,这种感觉你能体会到吗?”
“医院里外婆躺在病床上做手术,我去找他要钱,我跪下求他头都磕破了而他依旧无动于衷,大冬天被人赶出来身无……”
他紧紧抱着她,声音愠着怒火朝天的颤抖,“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心像是被是撕裂般痛,原来她是被阮国安一步步逼成这样的。
阮清仰头轻笑,“你相信吗?这是我的经历,我想做好人,可这世界偏偏要我做坏人。”
“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让你……”
阮清美眸对上他深邃的眼眸,纤指堵上他微凉的薄唇,“可是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骗我,你会骗我吗?”
他身躯一僵,骗?她是知道了吗?
阮清捏起他的下巴,笑得有些陌生,“苏牧,说实话,你有没有骗过我?”
她眼底一闪而过的陌生,让他炙热的心脏凉了下来,他要是坦白了,她是不是会立马离开他。
想到这儿,他心更沉更痛了。
他使劲儿摇头,声音奶声奶气认真道:“没有,小牧没有骗阮阮,没有骗人。”
阮清笑了,那抹笑是那么的相信,她捏起他的下巴凑近,轻轻落下一吻,轻声落下三个字,“我信你。”
因为那轻柔如棉花一吻,他沉沦了,笑着笑着他眼眸湿润了,他多么希望自己真的是个傻子。
这样他是不是就可以和他永远在一起了。
这一晚,苏牧失眠了。
阮清起得很早,苏牧还没有起床。
第一次她没有走开,而是看着他安静的睡颜,他的五官很精致,眉毛很浓,鼻子挺而立体,皮肤偏白色,却丝毫没有女人气。
不由得她看得入迷了,却未意识到男人的呼吸明显变化了,他喉结有些痒微微蠕动,睁开那双摄人心魄的墨眸。
大掌一伸,阮清被反压在下面,阳光洒在他半边侧脸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光,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干净无邪的大男孩。
随着唇角那一抹笑,阮清心像是被电了一下,慌乱了,她动了动手腕,有些生气看着他,“苏牧,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他动了动喉咙,略带沙哑的声线轻轻响起,“阮阮,你好美啊。”
阮清脸红了,她声音加大了三个度,“苏牧,你在不放开我,我可真的生气了。”
但是她不敢动,因为一动就会触碰到他身躯,那微微敞开得睡袍可见里面蜜色得腹肌,令人遐想无限。
苏牧无辜看着她,笑问,“阮阮,为什么要放开呀,你是不是怕打不过小牧呀,告诉你小牧力气可大了。”
阮清总觉得他最后那句话好像在暗示什么,她直接上脚,终于算是挣脱了开来,她小小的脸上愠着生气,“苏牧,敢耍我,你找死是不是?”
阮清挥舞着拳头凶神恶煞吓唬他,苏牧顺势随了她的意,捂着心口位置一脸痛苦,表情十分逼真,“阮阮,我疼。”
阮清紧张上前掀开他的睡袍查看,“怎么了,哪里难受,告诉我。”
看着她紧张自己的模样,苏牧可算是把昨晚那点害怕一点点压了下去,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笑意浮现眼前。
他指着心口位置,“这里痛?”
看着上面未散去的淤紫,她眼底浓浓的愧疚,拿来药轻轻涂上,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而照成的。
苏牧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了,安慰她,“阮阮,不疼的,小牧已点都不疼。”
阮清没有理会他,只是捏着棉签的手指在寸寸收紧。
林管家那边传来了消息,苏鹤闲联合公司股东召开了董事会,目的是让老爷子让出苏家的权利,让苏鹤闲上位。
苏耀没有死,还在抢救。
阮清挂断电话,深深拧着眉,“我们要去苏氏集团一趟。”
他们这次算是把苏鹤闲逼急了,只是老爷子一个人在那里势单力薄,怎么样,他们也要过去。
过去之前阮清还匆匆办了一件事,那就是和苏牧把结婚证领了,然后他们一同去了苏氏集团。
阮清还带着一个牛皮纸文件袋,带着苏牧不急不慢走进了苏氏集团,等着吧,还有一场好戏要看。
公司上下的人都惊呆了,眼力劲儿的人赶紧去通风报信了。
苏鹤闲听到了一点儿也不慌。
继续接下来的会议。
老爷子一身正装坐在首位,旁边的是苏鹤闲,在往下就是一众苏氏集团的老股东。
“正威,我们都年纪大了,是时候放手让年轻人去闯一闯了,你总不能霸权一辈子吧。”
说话的是苏氏老股东也是苏正威的好友,不过现在已经被苏鹤闲收买了。
“就是,你看看这几年来苏氏亏损了多少,要不是鹤闲在这里撑着,苏氏早就没了。”
“大伙儿都在,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也就长话短说了,今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选出一个新的带领苏氏走向昌盛的领导人。”
“我提议举手选举。”
“我附议——”
“加一。”
一人一句完全不给老爷子发言的机会,老爷子身体本就抱恙,现在还这么多人刺激他,他怒火更加大了。
“你们这是要造反是不是?”
“呵,今儿无论如何苏家都要选一个人出来,否则我撤股。”
“我也是。”
“我也撤股。”
“再加我一个。”
苏鹤闲不紧不慢喝了一口茶,始终保持着卑躬谦虚,他一副伪君子模样道:“各位稍安勿躁,我有几句话要说说一下。”
“我爸年纪大了,支持苏家换选举之人,这我很赞成,当然我也很容易被各位叔伯看中,我苏鹤闲今日就把话落在这里,只要有我苏鹤闲一天,我就会让大家有赚不完的钱。”
“南城景瑞集团知不知道,最近在青城寻找合作商,苏家阮家肖家白家都在同时发出邀请,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