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或许事情有转机

她心一惊想要躲,阮清已经闪身她跟前了,紧紧抓着她的手臂,“秦姨,我妈在那里,你知道的对不对?”
秦梦撇开脸,想要含糊过去,“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你认错了,我不是……”
“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阮清眼眶猩红,语气带着恳求,“秦姨我求求你了,告诉我妈妈在那里好不好?”
“你真的认错人了,我还有事……”
朝夕相处那么多年的人,怎么会认错,阮清一把掀开她的面巾,入目的是一张烧毁看不起的面貌的脸,只剩下两颗眼珠。
阮清震惊难以相信,“你的脸?”
脸一直以来是秦梦心里一直过不去的坎儿,因为救阮柳她的脸毁容了,她再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了。
以至于晚年她嫁给了一个瘸子,这一切都是拜她们母女俩所赐,现在这块遮羞布又被那个贱人的女儿拿下,秦梦怒火在眼里燃烧,捏着菜篮子的手不断收紧。
“看到我的脸害怕吗?”
阮清眼眸浮现一丝心疼,秦梦是她离开阮家后一直真心对她好的人,现在却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秦梦看到她这副猫哭耗子假慈悲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心里的报复欲望更加强烈了。
阮清拉着她诚恳道:“秦姨你的脸我会请最好的整形医生帮你治好,但是我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问你,你告诉我妈妈在哪里好不好,算我求求你了。”
秦梦隐下心底的恨意,强颜欢笑开口,“傻孩子,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你妈妈我确实不知道她在那里,不过她留下了一封书信。”
“本来是打算你结婚之后在告诉你的,既然你都找到这里来了,那我就告诉你吧。”
秦梦忍着恨意推开她,进屋去了。
阮清拆开那份书信,只撩撩看了几眼,她眼眸微不可见一眯,这绝对不是妈妈的字迹,心里的怀疑果子种下。
阮清没有拆穿,假装不知情,向秦梦道了谢然后走了。
一路上,阮清想不通秦梦为什么要骗她?她和妈妈的感情胜过姐妹,一对玩得那么好的姐妹怎么会突然就变了呢?想来想去这期间定有什么误会。
秦海刚刚为苏耀处理好伤口,母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声音大吼,“秦海,你今天是不是和什么人见了面?”
秦海手心一紧,他知道母亲会打电话过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他小心翼翼开口,“妈……你听我解释,我今天确实见了……”
秦海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梦截了。
“好啊你,老娘是给你吃太饱了是不是,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你,你都忘记了是不是,当初在肚子里的时候老娘就应该弄死你。
秦梦电话里丝毫不掩对这个儿子的厌恶,她只要一想到这个人是那个瘸子**她所生下的,她心里就无比的怨恨。
对着母亲的恶言恶语,秦海已经麻木了,但他还是温声细语开口,“妈,对不起,这件事真的太突然了,电话里头我回去和你说……”
“咳咳咳”病床上苏耀惊醒了,秦海喜上眉梢,“阿……少爷你终于醒了。”
秦梦听得莫名其妙,怒骂,“秦海,你那边什么声音,你最好现在马上给我回来,要是晚了你要你好看。”
秦海因为苏耀的醒来喜上心头,一把挂断了手机,连跌带跑走向了苏耀,紧张看着他,“少爷,你怎么样了,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苏耀眉头紧蹙,“你刚才在和谁打电话?”
秦海面色有些慌乱,含糊道:“没什么,我妈做好了饭让我早点回家吃饭。”
听到这儿,苏耀嗤笑一声,秦梦是什么人?他会不知道,他目光瞬间阴冷下来,“秦海,骗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一动怒,秦海立马就慌了,赶紧坦白,“对不起,少爷我骗了你,其实……其实我妈打电话是因为阮清的事。”
这事也正是苏耀想问的,那个贱人为什么突然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还有这和秦海一家人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最好是一五一十得说出来,你要是再敢骗我一次,今后你不用伺候我了。”
苏耀这次是撂下了狠话,他面上阴沉可怕,实则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了,要是这次能抓着那个贱人的把柄,那简直再好不过了。
当然秦海也不敢骗他,一五一十把事情交代了出来,听完后苏耀睁大了双目,难以置信,原来这贱人的母亲是阮柳?
既然这样那事情好办多了,他阴冷笑着,心里已然有了计划,呵呵,这次他倒要看看那个贱人怎么死在他手里,等着吧,他所受的苦一定千倍万倍奉还回去。
还有那个傻子,敢装傻骗他,他一定会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秦海说完后一脸紧张看着他,“秦海所言句句属实,要是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苏耀那里还有心思和他讨论这些,他现在就一个想法,把那对狗男女弄死。
他眼神阴翳,森寒开口,“秦海,想不想替我报仇。”
秦海坚定咬牙,“当然。”
苏耀附耳到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秦海瞳孔蓦然睁大,苏耀只是邪笑。
……
夜晚月朗星稀,晚风沁人心脾。
阮家大院灯火通明,一个全身包裹严实的女人走了进去。
沙发上坐着阮国安和阮思思。
秦梦摘下面上的面巾,神色慌张,声音尖细沙哑道:“阮先生,怎么办,阮清找上我了。”
阮国安气定神闲,眼睛看着秦梦透着厌恶,“你慌什么,难不成你还怕她吃了你不成?”
“阮先生,我感觉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了,阮柳的事我怕到时候会牵连到我,你可一定要救救我。”
秦梦知道阮国安对自己的厌恶,心里也是恨阮国安的肤浅,想当初他还有意于她,呵呵,现在却又是一副道貌岸然伪君子。
阮思思扭着腰肢笑呵呵道:“牵连到你,秦梦你这话有点可笑,阮柳的死难道不是你造成的吗?”
“你……明明就是你们指使我做的。”
秦梦脸红脖子粗反驳道。
阮思思向来是看不起秦梦,要不是这个贱女人合伙万小蕾整蛊她,她至于现在变成这样吗?嫁给一个阮国安这个名义上的继父。
阮思思笑得贱贱,“我们指使你的?谁看到了,谁能作证,秦梦杀人可是重罪,这我们可帮不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小贱人,你什么意思……利用完了就想一脚踹开吗?”
秦梦气急败坏,怒骂着朝阮思思扑了过去。
阮国安一脚踹开了她,眼神阴冷能杀死人,“狗东西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的地盘撒野,找死?”
阮思思气不过端起冷茶又泼了过去,美目狠厉,“贱人骂谁呢?再说一句试试看,我阮思思还弄不死你了?”
阮思思左右开弓打的秦梦毫无还手之力,要是换作是以前就凭阮思思断然不是她的对手,自从那场大火后,她的身体就越发不行了。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求于他们,就更加不能还手了,秦梦只能是咬牙忍下。
阮国安听着有些烦躁了,他严声厉色打断,“行了,差不多就行了。”
这两天因为要处理苏家那边的起诉书,他已经够烦的了,现在阮思思这个草包也整天在他面前晃悠,他就更加烦了。
“起诉……起诉?”阮国安他突然想到什么,蓦然睁大眼睛,事情或许有转机了,他阴翳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点点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