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门当户对,你懂个屁

韩芬和刘管家吓坏了,一左一右拉住了阮清,其他佣人也来帮忙了。
韩芬吓得眼泪掉了下来,“阮阮,你不要吓外婆,杀人是要犯法的,你快点放开他。”
“大小姐你快放开先生吧,再这样下去先生会死的。”
阮国安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韩芬那里招受的住这样的打击,当即也是吓得和阮国安一样昏死了过去。
韩芬倒地,阮清才后知后觉回神过来,松开阮国安的手慌张朝韩芬走去,“外婆……外婆你不要吓我。”
刻不容缓,韩芬被送进了市人民医院。
……
一间类似儿童房的房间。
三五个男人坐沙发侃侃而谈,笑得不亦乐乎。
“啧啧,那女人可真是个狠人,连亲生父亲都敢放过,我们牧哥娶了这么一个蛇蝎美人,这往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一个染着亚麻色头发的男人,手里捏着一只小黄鸭玩的不亦乐乎,眼前说话的这个男人叫傅野,是傅氏集团的公子,人如其名,野浪憨。
“可不是嘛,牧哥第一次和那女人交手就背打得半身不遂,第二次就差点被迫吃狗屎,哈哈,笑死我了,这第三次嘛……啊”
苏牧猛然出现的一脚,踹的傅野两眼一黑昏了过去,紧接着一道冰冷深不可测的声音响起,“我要是再听到有人再乱嚼舌根,这就是下场。”
沈昭撇头不忍心去看傅野,他还能说什么呢?不作就不会死,在阎王头上拉屎,是嫌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牧哥,下次轻点,傅野有心脏病,我怕他受不了。”
“牧哥,话又回到正题,你娶那女人不是分明找虐吗?既不温柔体贴又不……”
“门当户对,你懂个屁。”
沈昭顿时无话可说了,门当户对?果然变态都跟变态玩,还真门当户对,咦……
“不过你那小心肝甜蜜饯怕是有危险了,阮国安已经报警了,照阮国安那性子,我看嫂子这次想要全身而退难。”
嫂子这两个字狠狠取悦了眼前的男人,他冰川脸逐渐化开,甩手把手里的车钥匙扔了过去,“这事我自由主张,这车赏你了。”
看到眼前的车钥匙,沈昭眼睛都亮了,这……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那款新车吗?
沈昭冲着那道身影,谄媚喊道:“谢谢牧哥,祝牧哥和嫂子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车库还有,喜欢哪挑哪款。”
在座各位一脸:“……”
能不能不要这么没有底线,不过这话要是给平时连买杯咖啡都要犹豫再三的沈昭听见了,那又得一番说教了。
经过三个小时的抢救,阮国安才幽幽转醒,阮思思看到他醒来,赶紧叫来了医生。
医生检查后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阮思思才放下一颗心来。
削了一颗苹果递给他,愤愤不平说道:“国安,这次阮阮真的是太过分了,竟然想要杀你,这次你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通。”
眼前的阮思思丝毫没有意识到阮国安的怒火。
阮国安手握拳头用力锤了一下床板,声音虚弱慢慢咬牙一字一句开口,“阮思思你是不是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现在不是教训不教训的问题,而是她要杀我。”
“国安,对不起,是我愚钝了。”
阮思思见不对劲儿马上道歉。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阮国安冷笑,“当然是永除后患,帮我联系青城警局高明,这事他知道怎么处理。”
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就除了以绝后患。
阮思思激动得手都在颤抖,连说了三声哦,赶紧拿出阮国安的手机编辑了短信了过去。
“思思,在帮我做一件事,把我的检查报告单还有把今天的事包括监控全部给我调出来,联系媒体报社越多越好。”
阮思思当然是求不不得了,当即就去办了,这下她倒要看看阮清怎么翻身,谋害亲生父亲这个罪名,哈哈哈哈……
青城警局审讯室。
审讯警员高明,也正是阮国安口中的高警官正在审讯阮清,对于阮清他还是有些忌惮的,但看了阮国安的信息后,他态度瞬间转变了。
他突然起身重重一拍桌子,目光如刀质问阮清,“阮清蓄意谋害亲生父亲,你可认罪?”
阮清突然抬头,过于犀利的目光看的高警官有些发沭,她冷冷开口,谋害?那蓄意谋害妻女这罪警官怎么判?”
“包庇……还是任由之不管。”
“少转移话题,现在请你回答我是与不是。”高警官声音又加大了几个度,试图用高分贝恐吓她。
但是他忘了,眼前人非彼时人。
阮清声音逐渐寒冰化,“青城的警官都是这么审讯人的吗?那我今日可算是长见识了。”
“请你们出去,不准进来。”
瞬间数十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蜂拥而至挤了进来,当然里面的对话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高明以为是阮国安请来的,面色严肃驱散拦着的警卫,“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先去去忙。”
高明一脸正义看向镜头,背着手字正腔圆道:“各位记者朋友们好,我是青城警局高警官,想必各位也听说了阮家今日发生的大事,阮小姐蓄意意图谋害……”
陈默扮演的记者首单其冲挤上去,“你好,高警官我们只看见了蓄意使用暴力让阮小姐招供,请问这里是否存在公报私仇一说?”
“你好,高警官可以回答我们一下吗?”
面对这么多镜头,高明不得不维持假笑,但是眼前这个豆芽一样高的小女生,他记住了。
“高警官据我所知,你与阮小姐在这之前就有恩怨,意欲猥亵阮小姐未果,就动用私权把阮小姐关……”
高明瞳孔一缩,马上矢口否认,“简直就是胡说八道,我高明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今日我们要解决的事阮小姐蓄意谋害阮先生的事,请各位记者朋友抓重点。”
陈默无视他的眼神威逼,依旧把话筒对准了他,笑看着他,“竟然高警官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高警官在故意洗脱自己的嫌疑,那么这事确实存在。”
“你再胡说八道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高明眼带凶光,语气充满了威胁。
“大家快看,高警官这是在威胁我们,那这么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那我是不是还可以这样猜测阮家发生的这件事是不是和阮先生和高警官合谋,意图来陷害阮小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