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甜不甜,我说了算

在阮清强装的冷静下,看着那个男人身后类似保镖的黑衣人熟练掏出黑色的蛇皮袋把人装进去再拖出去。
这哪是什么保镖,这分明就是杀手。
战斗开始到现在不到五分钟,整个诺大的空间安安静静,静到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黑暗中那男人银色面具下寒冰一样的眸,只一眼阮清就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冻结了,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能养出这么拔尖的杀手,还不把苏家放在眼里。
阮清开始有些打退堂鼓了,她到底该不该报仇。
那男人脚步没有停下,而是走到了角落,越是近了苏耀感觉自己置身冰窖里一样,强大的气场几乎快要吞噬他,这个男人很危险。
青城到底会是谁有这么大能耐,难道是……苏耀惊恐到眼神失焦,他激动的浑身颤抖了,“你……你是沐青。”
男人微顿了下,随后发出森寒的冷笑,“知道我的名字可未必是好事。”
男人苍白修长的手瞬成利爪,这要是一击命中了,那必死无疑了。
阮清嘶声大喊,“住手,不准杀他。”
苏耀要是死了,那她岂不是要卷进去,她还年轻,妈妈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她决不能坐牢。
在千钧一发之际,那男人竟然真的停了下来,侧目看着她,语气竟带着丝丝生气的意味,“你确定放过这个贱人?”
阮清深吸一口气推开他,挡在身前不让他靠近苏耀,直视那双摄人心魄危险的眼眸,“我确定,苏耀再不济也是苏家的人,阁下就不怕苏家的报复。”
银色面具下的男人唇角挽起一记笑,“你这是在担心我?”
“阁下误会了,我只是不想我男人伤心,到时候苏耀死了,他连个出气的人都没有。”
字字句句都在重点,我男人。
阮清这刻只恨自己没有透视眼,不能揭穿这张面具底下的脸。
苏耀一口血又吐了出来,他还以为这婆娘真心救他,谁知道竟然是为了给苏牧那个废物出气用的。
“你男人?”
那身影一闪牢牢扣住了阮清的腰身,随着指节微微用力,阮清明显感觉他在生气,但是那又怎样?
阮清冷笑一掌准备推开他,却被他紧紧抓住十指相扣,“阁下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对我有意思?”
阮清只是随口这么一问。
谁料,身后那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是。”
阮清身子一瞬僵硬,她狠狠剜了那男人一眼,随后拼命挣扎,“滚,爷有家室了。”
男人面具下的俊容有些微红,手上的力道却是松了不少,还是端着高冷的架子,“没事,我可以等你离婚。”
“强扭的瓜不甜,我也……”
“甜不甜我说了算。”
呵呵,跟这种一根筋神经病讲道理简直就是浪费时间,阮清找准机会,胳膊肘使力一撞,苏牧吃痛松开了她。
不可否认,这女人真的很狡猾。
阮清撒腿就跑去开门,一拧发现门已经被反锁死了,高大的阴影笼罩,扭头她就被男人抗着扔到了沙发上。
恐怖的记忆如潮水涌入脑海,她吓得尖叫。
“不要……”
他冷哼一声,“不要什么,你以为我想对你做什么?”
不口否认,他确实想对她做什么,但是绝不是现在这样这个情况,要是现在动了她,那他和禽兽又有什么区别。
看来上次他真的是吓到她了。
听到这么大一个秘密的苏耀吓得冷汗淋漓,猛然出现的一脚让他向茶几撞去,咚的一声响他昏死过去了。
话又回到正题,苏牧双手撑在她两边,动作却是不敢越距半分,邪魅笑道:“爷帮了你这么大一个人情,这趟可不能白来,可得讨点福利。”
阮清眼睛瞪着他,恶狠狠警告,“你要是敢动我半分,天涯海角我都要杀了你。”
他低头笑道:“杀了我,你可要守活寡。”
动作已经很明显了,他要亲她。
熟不知,这也是阮清的计谋。
阮清深吸一口气,咬牙一把揭下他脸上的面具,是一张极其普通的脸,放眼在人群里是丝毫不起眼的人。
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微微有些失落。
或许是为自己感到不甘,被猪拱了……
阮清的一举一动都尽在男人眼里,他唇角微不可见一丝讽刺,苏牧啊苏牧,你的这份喜欢到底值不值得。
他紧紧抓住她拿着面具的手,声音不似刚才那般温声细语带着丝丝冷意疏离,“看到我这副模样,你很失落?”
“阁下这话说笑了,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失落,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去失落。”
“你还真不怕死?”
声音越来越冷,阮清依旧肆无忌惮挑衅。
她知道这个男人根本没打算杀她,要想杀她那日早就杀了……
死这字在意瞬间触动了阮清的心弦,她勾起冷笑,“死?你见过那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怕死?”
无视他的僵硬,阮清朝门口走去,这一扭竟然开了,门口站着的人吓了阮清一跳,她下意识转身看向了房间。
房间里面空无一人,她一颗心才重重落下。
苏老爷子看到她这副模样,不悦拧着眉头,“身上的伤怎么回事?”
阮清冷漠开口,“苏耀。”
脱口而出两个字让苏老爷子微愣了下,沉声道:“先回家再说。”
阮清挽着衣袖的手一顿,抬头望着他,若有所指问,“苏老爷子这是同意我娶您孙子了。”
不提这事还好,这提起这茬苏老爷子血压又升了上来,深吸一口气纠正她,“是我孙子娶你,不是你娶我孙子。”
阮清不语,拿着外套准备走人。
苏老爷子急了,“阮小儿,你给我站住。”
目的达到了,阮清微挑眉头故作姿态转身,“噢……那么说,你是同意我娶你孙子了。”
苏老爷子沉声,“你要走随你便。”
阮清说走就走,头一下也不回。
林管家不禁为阮清捏了一把冷汗,这阮家大小姐还真是软硬不吃。
阮清脚步走得很慢,后面还是没有人追上来,她不禁有些懊悔,她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但是转念一想,对方可是苏家老太爷,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为之屈服。
想到以后的事,她紧了紧手心,心里瞬间释然了许多,她现在要是就这么妥协了,万一嫁到苏家了,到时候想要谈条件可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既然都这样,那就干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