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机场拦人

因此,凌晴美语言简练的说道:“张姐可以直接联系他的助手,这件事情他已经在处理了,至于其他的我暂时不方便联系他,你跟他的助理谈吧。”
说完凌晴美很是焦急的对,她说道:“张姐,我还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你看你是不是先回避一下。”
能够做凌晴美的经纪人那么多年,张姐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
缓缓点头:“那好,你好好的养伤,这件事情我会沟通薄先生那边的。”
等着她一离开。
凌晴美立即打电话给自家冯睿的保姆。
“喂,冯睿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是的,夫人。”
“让他接电话。”
冯睿刚被薄沥川送出酒店,说是去医院里看望凌晴美,正在为薄沥川的不愿意相陪,而独自生着闷气。
突然听到凌晴美打来了电话,小身板微微瑟缩了一下,才伸手接过电话。
“喂,妈咪......”
“睿睿,现在不要过来医院,你小川爸爸他要离开巴黎,和那苏沫那个坏女人离开,再也不会回来看你了,所以妈妈现在让保姆带你去机场,剩下的应该怎么做,你知道的对不对?”
凌晴美现在能够想到的办法,也就仅此而已了。
这么些年了。
薄沥川对于冯睿的疼爱,绝对和其他感情是不一样的,她现在只能赌一把,冯睿他是不是还能够为她留住他。
冯睿不知道薄沥川把自己送出来,是要离开巴黎了。
听了母亲的话,立即就红了眼眶。
急忙说道:“妈咪,睿睿知道不管怎么样,睿睿都会留下小川爸爸的,绝对不会让人把小川爸爸的抢走的,妈咪放心。”
说完,把手机递还给保姆。
“妈咪让你听电话。”
保姆结果手机听了凌晴美的话,让司机掉头去机场。
......
机场的贵宾室内。
已经把所有行李做好托运手续的周琦和郁婕,来到苏沫和薄沥川的面前,恭敬的说道:“总裁、夫人,咱们可以登机了。”
“那就走吧。”
薄沥川起身牵着苏沫,就准备往特殊通道走去。
只是她们刚刚起身,一个小小的身影哭着喊着向两人冲了过来,准确来说是向薄沥川扑去来。
苏沫看着抱着薄沥川的腿,哭喊着:“小川爸爸,你怎么不告诉睿睿,就偷偷的走了?你是不是有了苏阿姨和小弟弟,就再也不喜欢睿睿了?”
看着这一幕,苏沫没有升起一丝的同情,或者是丝丝的难过,有的只是浓烈到极致的厌恶。
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他就算是在聪明,怎么可能知道来机场拦人呢?
不用说这幕后,绝对有人在人为的操作着。
想到这些,苏沫对凌晴美侧忌惮也就更深了一些,她连自己年仅几岁的孩子,都能够利用,那她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呢?
薄沥川没有想那么多,但是他看着独自一个人出现的冯睿,神色也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眼底闪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低头把哭的满脸泪痕的小孩子,给拉了起来。
“不是让人送你去医院了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睿睿给妈咪打电话,告诉妈咪小川爸爸要照顾苏阿姨,不能陪着我去看望妈咪,让她不要伤心。可是妈咪说小川爸爸要离开了,让我不要乱跑,直接去医院里面找她。”
“可是睿睿不想小川爸爸离开,睿睿就求了保姆,带着睿睿过来找小川爸爸。”
说着,冯睿就又哭了起来。
哀哀祈求道:“小川爸爸你不要离开好不好,或者现在先不要离开呀,要不然爸爸他又回来了怎么办?睿睿和妈妈会被他打死的。”
“睿睿,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帮你和妈妈换了住处,你爸爸他暂时找不到你们的,等过些日子你妈妈的身体好了,她会安排好你们的生活的,所以,你不用这么担心。”
面对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薄沥川只能用最简洁的话来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可冯睿现在想的是,无论如何要把薄沥川给留下来。
他不想听明白的话,你即便是再简洁,他不愿意懂那也是一种无奈。
“我不要小川爸爸走,你不在睿睿会害怕。”
薄沥川见道理是无法讲通了,面色就阴沉了下来。
“睿睿,你不听话了?”
每一次薄沥川这样神色的时候,就意味着他的心情很不好,而向来就比较敏感的冯睿,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他情绪的转变。
立即吓得缩了缩脖子,委屈的眼泪在眼眶内打转。
他不敢在开口求薄沥川,转而想要去拉苏沫,可怜兮兮的叫道:“苏阿姨,你能不能帮帮睿睿,让小川爸爸在留下几天,睿睿知道苏阿姨讨厌睿睿,以后睿睿不再跟苏阿姨抢小川爸爸了好不好?求你帮我求求小川爸爸吧?”
对上孩子那双占满泪水的眼睛,苏沫只觉得心底满满的不喜,不是她没有爱心,实在是冯睿这些日子,跟他的那位母亲,早已经颠覆了她对孩子的认知。
面对冯睿的时候,苏沫总是要时刻的提醒自己,那根本就不是一个孩子,那是一个堪比恶魔一般的存在。
可面对这样的冯睿,她还是无法开口回绝他。
就在她左右为难的时候,薄沥川伸手把冯睿给抱了起来,抬步向追过来的保姆走去。
把哭闹不休的冯睿交给她。
冷声说道:“我以前看你做事还算稳妥,没有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私自带着他来机场,你有征求他母亲的同意吗?我警告你,现在就带着他回去他母亲的身边,要是再晚一点的话,我会替他母亲报警,到时候你自己去跟警察解释。”
听着薄沥川的话,保姆心中发苦。
这事若是没有凌晴美发话,她怎么敢私做主张呢。
可这样的话,她却不敢开口跟薄沥川说。
只能怯懦的道歉道:“真是不好意思,薄先生,我以为睿睿他只是想来跟您道个别,并没有想到他会这样。”
“好了,别说了。现在就带着他去医院,要是再有什么差池,你就等着进警局吧。”薄沥川打断了她继续那没有任何意义,道歉的话语。
而沈睿紧紧攥着他的衣袖,不停的哭喊着:“小川爸爸,求求你不要离开,睿睿听话,爸爸不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