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同游&撞见

萧璟南拿着两张票,很是高兴的来到苏沫的面前。
献宝似的把票对苏沫扬了扬:“好了,咱们现在上去吧。”
苏沫却没有移动脚步,定定的望着他说道:“萧璟南,你不是在瑞典吗?怎么会这么巧的出现在巴黎?”
嗯?
萧璟南脸上的笑瞬间僵住,盯着她许久之后。
才开口说道:“苏沫,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跟踪你来的巴黎?还是说你以为我出现在瑞典和巴黎,是为了你才出来的?你也太能想了一些吧?”
苏沫随着他的话出口,面上多了一丝尴尬。
确实萧璟南虽然有的时候,不那么的正经,但不可否认他是优秀的。
可转而想想要不是这个家伙,每每的跟自己说出那样不正经的话,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的误会呢?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苏沫没有好气的说道:“你还好意思我呢?你在说我的时候,麻烦你还是好好的先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举止吧。”
萧璟南面上的笑多了一抹玩味。
对上苏沫的眼神。
笑的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苏女士,我想跟你说的是,咱们中国的文字是有很多种方式可以诠释它的意义的,你觉得我之前说的话,有冒犯到你的地方,那只能说是你理解的比较片面了。”
什么?这家伙居然还反咬一口吗?
苏沫气的双目圆睁,瞪着他半晌,才恶狠狠的说道:“萧璟南,你少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戏,反正我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是再敢在语言上冒犯我的话,那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听到这连这么严重的字眼,都说了出来。
萧璟南意识到玩大了。
不禁笑嘻嘻的说道:“哎呀,你看看你这才跟薄沥川生活在一起多久,居然就被他传染了,怎么就这么没有幽默细胞呢?连个玩笑都开不起。”
苏沫本已被他气得想要吐血了,可对上他那张溢满笑意的脸,真的很想把它摁在土里,给他全都揉碎了。
才能解一解心头之恨。
但看看周边的人群,她还是硬生生的人了下来。
瞪着他正色说道:“我本身就是这么无趣的人,跟他有什么关系?你要是不喜欢,以后见到我就躲远一点呗。”
听着她这样的话,萧璟南挑了挑眉。
“唉,真是一点都不给人留余地啊,也就我这样不挑的人,才愿意跟你做朋友吧。”
说着他牵起苏沫的手,向着验票处走去。
苏沫被他的举动弄得一愣,继而就挣扎了起来。
萧璟南回身望着她轻声说道:“前面那么多的人,你要是不想被人裹挟走,然后遇到刚刚那样的事情的话,你就尽管挣脱我的手好了。”
苏沫被他的话吓得又是一愣,再也没有挣扎,任由他牵着。
......
在萧璟南的陪伴下,苏沫上了埃菲尔铁塔,去看了凯旋门,行程结束在卢浮宫外,一天下来苏沫沉浸在这些被人类制造出来的瑰宝内。
暂时抛去了薄沥川以及凌晴美带给她的烦恼。
卢浮宫外,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
苏沫向萧璟南辞别。
“今天很感谢你的陪伴,我该回去了。”
萧璟南面上没有了嬉笑,缓缓点头说道:“好,我送你回去。”
有了今天这一天的陪伴,在萧璟南的心中像是有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一般,他不在用语言上的话,来刺激苏沫。
苏沫不知道此时薄沥川是不是已经回到了酒店,所以她想要拒绝萧璟南。
但想想身上的财物,都在之前的一次打劫中损失掉了,现在的她身无分文,若是拒绝萧璟南的话,她都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安全的回到酒店。
想了又想之后。
苏沫开口说道:“好的,那就谢谢你了。”
“你不是说咱们是朋友,你这么客气的话,哪里是把我当做朋友了呀?”萧璟南听完她的话,就开口说了。
苏沫不再客气,跟着他上了车子。
两人上车之后。
回酒店的路上,看着沉默不语的苏沫,萧璟南开口说道:“这一整天薄沥川好像都没有给你打过电话呢?你们之间是闹了什么矛盾吗?”
听闻这样的话,苏沫神情瞬间紧绷了不少。
转头望向他,愣神说道:“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我的手机刚刚被那些人拿走了,你忘记了吗?”
萧璟南眉头微微一挑,这一点他确实忘记了。
可在他看来,只要是薄沥川想的话,那就肯定会有找到她的方法,可是她们都已经在外面一整天了,却没有任何人找来。
那就只能说明,薄沥川根本没有找她,甚至有可能都不知道她已经在酒店中,消失了一整天。
这样想着的时候,萧璟南看了一眼沉默的苏沫,眼底多了一抹若有所思。
也许,网上的绯闻并不是空穴来风。
酒店门前。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苏沫说了一声谢谢,就准备下车。
萧璟南却在看到车窗外的身影时,眼底有着一丝暗色,轻轻含有一声:“苏沫。”
苏沫下意识的回身,望向他。
对上面前突然放大的数倍的脸,苏沫吓得往后一退,瞪了一眼已经退回原位的男人一眼:“萧璟南,你找死啊。”
“这么凶做什么?我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在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明日就要启程离开,以后还是不要一个人出门了,国外可不是你想想的那么安全。”
苏沫听完他的一番叮嘱,想着今天在遇见他的时候,那一番遭遇,虽然气恼他刚刚的举动,却还是对他的关心表示了感谢。
最后,下车前。
还很是关切的说道:“一路顺风。”
两人说话间,车门已经打开。
苏沫转身下了车,却在刚刚站定看到对面站立这的身影时,面上有着一些愣怔。
心中有些不自在。
但当看到被他抱着的小小身影时,那一丝不自在瞬间烟消云散。
苏沫回身看了一眼,已经远去的车。
抬步往酒店内走去。
就像是没有见到那双目深沉的男人一般。
薄沥川脑海中反复回放着,刚刚苏沫和萧璟南在车内的亲密举止,虽然苏沫下车的时候,神情没有任何的异样。
可他的心中却满满的都是醋意。
抱着冯睿的手,不知不觉的收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