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再一次相救

苏沫从酒店了出来后,抬头看看已经冲破云雾冒出头来的太阳,心情却没有跟着好起来。
只感觉压抑的她有些喘不上气来。
顺着街边的人流,毫无目的的向远处走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她不想待在有薄沥川和凌晴美气息的地方。
就这样一直走到感觉脚有些发热的时候,苏沫慢慢停下来。
转头看去到处都是被白雪覆盖的各式建筑,以及金发碧眼的高大身影,苏沫心中有着一丝身在异国他乡的无助感。
甚至萌生了一种,想要回国的想法。
只是她更加清楚,那样逃避着的姿态,已经不适合她了。
眼中略过前方的公交车站,苏沫走上前打开手机翻译软件,整理了心情想要自己一个人,痛快的游玩一番,把跟薄沥川相关的一切宫斗抛到九霄云外去。
通过手机上的翻译软件,苏沫坐上了通往她梦想着,想要跟薄沥川同游的一处景点,埃菲尔铁塔的所在。
坐在双层巴士的顶层,苏沫面上的神情并没有多少的欢愉,虽然在上车前她跟自己说,一个人她也可以的,当初被陆天逸那样无情的背叛,她都能够很快的走出来。
那么现在她也一样可以的。
可是被风吹在脸颊上,她的脑海中却一次次的闪现,自己从第一次见到凌晴美,就已经隐隐产生的那丝危机感,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她给忽略了,而这一次再见面,也可能是源于自己对薄沥川的在乎更重了一分的关系,她更加明显的感受到了,来自凌晴美的威胁,以及那若有似无的威胁之意。
越想脑子越疼。
远远的看着高耸的埃菲尔铁塔,苏沫果断的命令自己,再也不准多想了。
下车向着正在排队的售票处走去。
不想迎面一个身型高大的男人,把她给撞了一下,苏沫眉头微蹙率先道歉:“对......”
只是她道歉的话,刚刚出口。
却发现自己的手提包落在了那人的手中,而那人立即就向着远处跑去。
苏沫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跑出很远的距离,可想着自己的证件什么的全都在包里,她只能追了上去。
边追边喊着抢劫。
苏沫紧追不放,她知道一旦丢失证件的话,在国外绝对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她现在已经有了一堆的麻烦,而帮她解决麻烦的那个人,现在也已经无暇顾及的上她。
所以,她只能够靠自己,不要去制造太多的麻烦。
凭着心中的一股气,苏沫追的前面的人也气喘吁吁的,慢慢的等到那人停下来。
苏沫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慢慢转过身来,才意识到了不对劲。
转身向着四周一打量,才发现她不知不觉的居然追着那人,进入到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小巷子里面。
心中一慌,苏沫脚步慢慢的向后退去。
只是刚刚退了两步,看着对方很是得意的神色,苏沫的心中又是一紧,回身只见有一个身型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那放肆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苏沫只觉得心中发毛。
她心中虽然后悔的要死,可现在前有狼后有虎,她知道自己很危险了,可是她现在也没有了后路。
想要开口跟两人交涉,可她根本就不懂法语。
心中满是焦躁、恐惧,但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两个男人像是感受到了她的心路历程一般,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男人那一双眼睛,肆无忌惮的落在苏沫的身上,色眯眯的伸出手向她的伸过来,苏沫愤怒的打开他的手。
“走开。”
男人见她的反抗,并没有任何不乐意。
相反很是放肆的大笑起来。
其中一个男人给另外一个使了的眼色,男人绕道她的身后,一双大手伸向苏沫,躲无可躲的苏沫,惊慌向一侧躲过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没有生路,满心绝望的时候。
男人的手快要碰到她的时候,却被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给打断了。
“这巴黎真是不怎么样啊,光天化日的就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话音还没有落,苏沫惊喜的望过去,耳边传来一声惊呼。
使得苏沫还没有完全转过去的目光,再一次转了回来。
看着刚刚男人伸向自己的手上,插着一根细细的钢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苏沫不适的掩上口鼻,本能的连连向后退去。
男人的同伴看到他受伤,向着出声的人攻击了过去,已经退出他们战圈的苏沫,看着男人手中的匕首。
急忙惊呼出声:“萧璟南小心,他手上有匕首。”
赶过来解救她的,正是适时出现的萧璟南。
听到她的提醒,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放心,别说是匕首,今儿他就是带着枪来的,我也让他有来无回。”
话音不落,一记铁拳击打在男人的面上,男人瞬间应声倒地。
苏沫见他这么危险的时候,也没有个正经,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
可看到那高大的身影应声倒地的时候,苏沫惊讶的瞪圆了眼睛,虽然上一次经历了陆天逸事件之后,她对萧璟南的武力值有了些认知,可真的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的厉害。
就在此时,苏沫以为危机解除了的时候。
从巷子的深处,却又走出来一行人。
看着他们面色不善个个都凶神怒煞的模样,苏沫察觉到一丝不妙的气息,果然那个第一时间被萧璟南用钢刺伤到的男人,指着两人一阵解说,那些人就向着她们冲了过来。
萧璟南拉着苏沫就往巷口的方向跑,跑了几步感觉苏沫像是没有了力气。
一侧的萧璟南,急忙弯腰把人给抱了起来。
苏沫看了一眼,身后紧追不舍的人。
急的对萧璟南说道:“你还是放下我吧,要不然咱们俩谁也跑不掉。”
“说的什么废话,你以为我是你们家薄沥川啊,随时随地的就能把你给丢下。”因为在跑路,他在说话的时候气息就不是很匀。
苏沫听闻他的话,虽然不太满意他这样说薄沥川。
可并没有再开口去跟他搭话,毕竟她们现在是在逃命呢。
萧璟南抱着苏沫,一鼓作气的冲出巷子,回身看看那些人并没有追出来,才精疲力尽的把人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