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我想要跟他离婚

被摔了个狗吃屎的冯旭绕,爬起身怒视着他。
“薄沥川,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什么表兄,你好样的,在外面人模狗样的也算是个人,回到家里你居然连自己的表嫂都不放过,你还跟我说什么不客气,你们给我等着,明天我就在媒体面前把你们的丑事公布天下,让所有的人都看看你们这个狗男女的真实面目。”
薄沥川听闻他越说越不像话,向着他走过去。
“你敢把你说过的话,再说一遍吗?
看着他冷酷没有温度的神色,冯旭绕哪里会自己往枪口上撞,边往后退边叫嚷着:“说什么?好话不说二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薄沥川扫了一眼他怂蛋的样子,转身去查看凌晴美身上的伤。
看到她伤到的一条腿和手臂上,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样?还能忍受吗?医生很快就来了。”
凌晴美苦涩的一笑:“已经习惯了,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你帮我把他赶走,我现在不想要见到他。”
薄沥川看着她身上的伤,不敢随意的挪动她,随手取过一条毯子盖在她没有受伤的半边身子。
人还没有站起身,就被一侧冲出来的冯睿给紧紧的抱住。
“小川爸爸,你帮妈咪打爹地,他是坏人,总是让妈咪受伤,睿睿讨厌他。”
稚嫩的嗓音一句句的声讨声,气的冯旭绕火气上涌,上前一步把冯睿的小身子给提溜到了半空中。
“你个小混蛋,跟你那个贱人妈一个样,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爸爸?你这一双眼珠子是灯泡吗?什么爸爸,你的爸爸是我,让我再听到你瞎胡喊,看老子不直接的把你给摔死了事。”
薄沥川没有防备他会有这一手,当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冯旭绕已经把冯睿给提溜道了半空,耳边是凌晴美的阵阵哀嚎声。
紧紧的盯着冯旭绕抓着冯睿衣领的手,怒声喝道:“冯旭绕,放开他。”
“怎么?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在她嫁给我之前,你跟她就有染了,所以这个野种不是我的,而是你的吗?”
冯旭绕越想越是有这样的可能,他近乎癫狂的把手中的冯睿,往自己的眼前移了移,眼神落在冯睿的小脸上。
仔细审视了半晌之后,才开口道:“哈哈,这看这个也不像啊,哈哈哈我知道了,你薄沥川有替别人养活儿子的爱好吗?那你也应该把凌晴美这个烂货早点娶回家啊,可这么些年了你也没有动静,甚至是现在还娶了别人,这我就很看不懂了,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薄沥川再也听不下去,他口中的污言碎语。
高声喊道:“周琦,把睿睿抢回来,然后把这个人给扔出去。”
“是。”周琦瞬间出现在房里,走到冯旭绕的面前,很是恭敬的说道:“风少爷,还是把睿少爷交给我吧。”
周琦一直跟随在薄沥川的身边,冯旭绕自然知道他的危险程度,也不会真的等着让他来把自己给扔出去。
把手中的冯睿,向着他所在的方向一抛,趁着这个空档直接向外跑去。
“薄沥川,希望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
随着这一句话出,屋里早已经不见他的身影。
看着这一幕,薄沥川回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凌晴美问道:“他这些日子不是已经好多了吗?怎么今天就突然又动手了?”
凌晴美面上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淡声说道:“他哪里有过什么改变,前些日子好那是因为我给了他足够的钱,他每天坐在赌桌上,根本就顾不上我和睿睿罢了,今天他突然发疯,是因为他见到一个狗仔拍到我和一个导演谈戏时的画面,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回来就跟我动了手。”
自小一起长大的人,冯旭绕是个什么德行,薄沥川也是甚为了解的。
不等她再说下去。
后续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他都已经清楚了。
薄沥川转身对周琦道:“把睿睿给我,你把凌小姐抱到沙发上,等医生来了好帮她做治疗。”
此话一出。
凌晴美和周琦双双一愣。
以往,薄沥川并不是这样的,可周琦却明白,自家总裁这是结婚了,为了夫人守身如玉呢。
他没有任何犹豫的走到凌晴美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凌小姐,得罪了。”
就伸手把因为薄沥川的一句话,而受惊的凌晴美给抱乐起来。
被放到沙发上,因为牵扯到了伤口,而收拢心思的凌晴美,怕被薄沥川看出什么,急忙调整了面上的情绪。
望着薄沥川抿了抿唇,开口说道:“沥川,我想要跟他离婚。”
听闻她的话,薄沥川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如同以往一般,他只把凌晴美的这句话当做是一种发泄方式,因为生活在她们这样的家族里。
自小享受了家族给与的一切,享受了普通人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生活,那也就意味着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任性的生活。
结婚、离婚都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
像凌晴美和冯旭绕的婚姻,那是两个家族的结合,不是她们两个人,所以凌晴美即便是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也必须要维持下去。
她想离婚首先要过的,就是冯家和凌家,梁家的家主那一关。
并不紧紧是她张口,说出一句我想怎么样?
就能够成真的。
更何况身为冯家的姻亲,即便他和凌晴美是好朋友,视她为亲人一般,他也只不顾是在她受到伤害的时候,出面帮她阻止那个施暴的人,若是在她离婚的事情上,给她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薄沥川的反应,凌晴美沉默了。
他到了现在,看到她在这场婚姻中,被伤的体无完肤,他还是选择了沉默,而不是出手相助吗?
是因为那个叫苏沫的女人的出现吗?
凌晴美眼中的光,慢慢的一点一滴的消散了去。
她强大的内心,终于有了一丝的龟裂。
可她强忍着什么也不说,甚至连一丝的不满都不敢流露出来。
她太了解他了。
......
在寂静中,长期为凌晴美提供服务的私人医生赶来了,看着凌晴美身上的伤,眉头紧紧的处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