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好事被打断

薄沥川双眉微蹙,烦躁的瞥了一眼,根本不与理会的低头继续。
苏沫娇笑着躲开他。
“快接......”
她的躲避并没有让薄沥川放弃,瞬间就再一次捕捉到她刚刚开启的粉唇。
边温柔的亲吻这她,边霸道的说着:“不准躲。”
可听着一直响个不停的电话铃声,苏沫还怎么可能投入的进去,不停的躲闪着薄沥川的索吻,笑着推了他一把。
“你快你接了吧,它一直响个不停说不定有急事呢?”
薄沥川很是不满的瞥了一眼,响个不停的电话,不满的说道:“有急事,早就打我的手机了,怎么会打客房服务电话,你是不是犯傻了?”
苏沫一听感觉很有道理,不过,那反复响个不停的电话,早已经打消了她的兴致,还是推了一把压在身上不肯起来的男人。
“不管怎么样?你总不能让它一直这样响下去吧?”说着,又推了他一把,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诱哄道:“快接电话,等晚上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嗯?
薄沥川的眸光猛然亮的吓人,苏沫本就是哄的他话,可看着他狼一样的眸光,被吓得一个哆嗦。
可他都没有给她后悔的机会,听完她的一番话,立即返身而起。
“薄太太,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后悔。”说着,手已经伸向还在响个不停的客房服务电话。
电话拿起的瞬间,虽然已经得到苏沫保证给与的甜头,薄沥川还满是不悦的冷声质问道:“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人,一下子静默了。
也许是被他话中的冷意给震慑住了。
就在薄沥川失去耐心,准备要挂断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稚嫩的嗓音叫道:“小川爸爸,你好吓人哦?睿睿只是打电话告诉你,我和妈咪已经一定了饭店,等着你和苏阿姨过来吃饭呢?你们休息好了吗?”
薄沥川准备要挂断电话的手微微一顿,再开口的时候,声音也没有了那股冷意,温和的说道:“我们休息好了,现在就过来找你和你妈咪。”
冯睿听着很是满意的笑着道:“那你和苏阿姨快一点啊,要不然就饿着睿睿了。”
电话挂断,苏沫看着他的神色,以及刚刚他在接听电话时转变巨大的语气。
基本已经断定了,来电话的人是谁了。
趁着他接电话的功夫,已经穿戴整齐的苏沫,轻笑着催促道:“薄先生,你是不是也快点收拾一下,毕竟让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小朋友久等,可是有些不太好呢。”
薄沥川回身看着她脸上的笑,抓起自己的衣服就往身上套,边套边恶狠狠的说道:“哼,就让你再逍遥一会,等晚会回来,看你还怎么嚣张?”
“嚣张?我有什么好嚣张的?薄先生你可不能在某一方面没有得到满足,就想要在我的身上找回来,你可别忘记了,刚刚害你那什么的可不是我。”
苏沫边说边往客厅走去,等出了门才很是有胆气的说道:“你就算是要找人算账,也请你去找元凶,不要来找我。”
找别人?
她可真敢说啊!
薄沥川咬碎了一口银牙,却对已经跑到客厅里的人很是无奈。
只能瞪着她,理直气壮的道:“我这个人有洁癖,更何况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有些触犯法律又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就只能让你这个拥有合法权益的薄太太受累了,其他人真就帮不了这个忙。”
看着他一本正经跟自己,在这里高谈阔论的把那样羞人的事情,这样拿出来讨论,苏沫最终还是比不上他的厚脸皮。
红透了一张俏脸,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哼,流氓,我懒得搭理你这个色胚。”
已经穿好衣物的薄沥川,看她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急忙追了上去,把人紧紧的搂住。
“就算是个流氓、色胚,那也只专属薄太太一个人,所以薄太太你可要守护好自己的专利呦。”
没有躲开他的苏沫,被他这一番大胆的言词,更是弄得面红耳赤。
“薄沥川,你还有完没完了,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可就不跟你出去了,你自己去吃个够吧。”
怀中人又羞又恼的模样,分外的能够点燃薄沥川心底的火,不禁在心中惋惜凌晴美真的请吃饭都不会挑时间。
心中虽然惋惜,可现在临出门了。
他也不敢再逗弄苏沫下去了。
要是等会真的把人给惹急了,受罪的还是他自己。
在两人这么多天的婚后生活中,薄沥川早已把适可而止运用的炉火纯青。
揽着苏沫的肩,拉开房门笑着说道:“薄太太怎么忍心放我一个人出去呢,咱们当然是应该一起的。”
与以往一样。
最终还是苏沫妥协了,两人一起来到凌晴美所定的餐厅。
......
L'Esca
gotMo
to
gueil看着眼前的餐厅,苏沫有些好奇的问身边的薄沥川。
“这就是传说中的蜗牛餐厅?”
“蜗牛餐厅”,从最开始营业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餐厅的主推食物就是蜗牛,以肉质肥美,口感美味,再配以红酒、牛肉等,闻名海外。
这里成为游客来到巴黎必来的一处。
苏沫原本落地的时候,就跟薄老提过要不要让人提前来定一下位。
因为她在知道此行会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功课,苏沫记得当时薄沥川就很是笑了她一番。
还清楚的记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各国的王宫,他无法让她享受不需要预约这样的特例之外,其他任何地方薄太太这张名片,都能够让她享有不必苦等的优先权。
现在,站在这家百年老店,据说想要在里面吃一顿饭,都需要提前一个月预约的餐厅前。
苏沫突然间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在追求金钱、权势了。
薄沥川看着她呆呆的发愣,牵着她的手微微用了一些力道:“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那家餐厅,薄太太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苏沫被他牵着来到门前,立刻就有身型高大的法国帅哥,为两人打开了门。
很是绅士的想要替苏沫除去外套,却被薄沥川伸手给挡住了。
帅哥并没有任何的尴尬,而是对着薄沥川歉意的一笑。
薄沥川退后一步,亲自为苏沫脱了外套,然后又脱下自己的交给一侧的侍应生。
远处的靠窗位置上,冯睿远远的看到两人,要不是有凌晴美拉着,估计他都已经不过形象的站起身了高声呐喊了。
薄沥川牵起苏沫,向着她们所在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