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紧张

正面对上小男孩的眼神,苏沫微微一愣。
眼前这个小男孩长的非常好看,虽然凌晴美一个国际大明星,那么好的基因生出来的孩子,绝对不可能太差。
但正面看清楚这个孩子的五官,苏沫还是觉得一阵惊艳,而让她惊讶的并不是他出众的长相,是这个孩子眼中的情绪。
他并不像苏沫在国内见到的那些孩子一样,拥有着清澈见底的眼神,这个才四五岁长在国外的孩子,他的眼神里面有太多的东西了。
看着苏沫的神情,凌晴美却误解了她的意思。
上前一步替儿子解释道:“苏沫,你别介意,睿睿他自小亲近的人不多,所以见到陌生人总会有些排斥,等以后熟一些,他就不会这样了。”
苏沫听完她的话,面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为自己刚刚那样想一个孩子,而有些愧疚起来。
急忙就说道:“没关系的,小孩子都这样,别吓着了孩子就好。”
薄沥川看着她面上有着一丝的疲惫,不想在这些事情上纠缠,在他看来孩子认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等过会小团子和苏沫熟悉了,自然也就不会在这么排斥了。
当初他第一次接触小团子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所以笑着接了苏沫的话:“嗯,晴美你别对睿睿这么严厉,苏沫说的对,你把他吓着了,以后他只会更加的排斥与人接触,还是等过两天熟悉了,他就不会这样子了。”
“好了,咱们还是别在这里站着了,快走吧。”
说着,他准备把小团子放到地上,可冯睿却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没有一丝要放开的意思。
薄沥川转头对着苏沫笑了笑:“走吧。”
抱着冯睿大步向出口走去。
凌晴美自然是注意到了薄沥川和儿子之间的小动作,对苏沫歉意一笑,急忙跟上薄沥川的脚步。
而苏沫的脚步却是微微一顿,这些日子不论是走到哪里,薄沥川和她总像是连体婴一般,不是抱在一起,就是双手相牵在一起。
可现在她看了一眼空荡荡的两只手,再抬头望向那抱着别人的孩子,身边跟着美艳迫人的凌晴美。
明明知道她们之间并没有什么。
可苏沫的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泛起一阵阵的难受。
在她愣神的功夫,有一群人从身边走过,其中一个身型高大的男人,像一阵风一般从她的身边跑过,不注意差点把她给带倒下去。
郁婕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
“夫人,你没事吧?”
苏沫被这一变故给吓惊出一身冷汗,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护着小腹,她现在虽然已经进入安全期,可她因为怀孕前期受惊过度,怀相还是不如其他人稳,医生一再的交代她一定要小心谨慎。
这其实才是她此次旅行真正的目的,薄家长辈都希望借助这一次的旅行,能够让自己安心的养胎,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变故。
稳了稳情绪,深呼吸了一下。
没有感觉身上有什么不适,苏沫才长出一口气,面向紧张的查看自己的郁婕笑着说道:“我没事,别担心了。”
看着她的笑容,郁婕才输了口气。
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
身后响起薄沥川清冷的质问声:“你是怎么做事的?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看你是不想待下去了。”
郁婕不敢辩解,急忙就低头认错。
“总裁,我错了。”
苏沫看着薄沥川冷沉着一张脸,开口为郁婕辩解道:“你别拿她出气了,这都是我的错,她也想不到会突然的有人冲出来。”
“再说这事情是我自己的错,我刚刚想事情,没有留意有人从身边经过。”
两人一起生活了那么久,薄沥川岂能不知道她对自己人的重视,牵了她的手把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
确定她没有出什么问题,才语带责备宠溺的说道:“你呀,总是这样犯迷糊可让人怎么放心。”
被他牵起手,苏沫才发现被他抱着的小人,此刻并不在他的怀里了。
转头看到凌晴美牵着冯睿,向着自己的所在走来。
苏沫急声催促薄沥川道:“好了,你就不要再骂我们了,等会给孩子看到了,我们难道是不要脸面的吗?”
薄沥川见着她撒娇,心中早已经软的一塌糊涂了。
牵着她转身向着凌晴美母子俩应了上去,走到近前冯睿泪眼汪汪的盯着薄沥川,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凌晴美望着两人相牵在一起的手,眸光微微一闪,很快掩饰过去笑着说道:“苏沫,你刚刚怎么没有跟上来,要知道刚刚你差点出事,吓得沥川连睿睿都顾不上,一把丢给我就急忙回去找你了。”
她这话听着是在阐述薄沥川对自己的在乎,可苏沫还听出了另一种意味,果然她低头就看到冯睿的一张小脸,看向自己的时候隐隐带着一种强烈的恨意。
苏沫被吓了一跳。
一个孩子的面容上,怎么会有那样的情绪,她定睛在看过去的时候,那张小脸上除了委屈,再也没有了其他情绪。
苏沫暗暗松了一口气,在心里不停的怪自己现在越来越多心了,怎么会那么想一个孩子。
薄沥川并没有再抱起冯睿,而是一手牵着他一手牵着苏沫,出了机场大厅。
一行人坐上车后。
凌晴美坐在了前面,冯睿却是一刻也不愿意给薄沥川分开,直接坐到了薄沥川与苏沫的中间。
而因为刚刚的尴尬,苏沫看着身边面色不好的小男孩,轻笑着逗弄着他。
不想她越是逗弄他,冯睿越是抗拒。
最后在她想要碰触他一下的时候,冯睿一抬小屁股直接坐到了薄沥川的身上,还用气恼的眼神盯着苏沫。
见他如此。
薄沥川长眉微微一蹙,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时。
从倒视镜中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凌晴美,立即出声怒斥道:“冯睿,妈妈说过小朋友要有礼貌,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快想苏阿姨道歉。”
冯睿一张小脸紧绷着,就是不肯开口。
见此,凌晴美更是愤怒的转过身,怒视着所在薄沥川怀里的儿子。
“冯睿,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妈妈再说一遍,你要是还不道歉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苏沫不知道事情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凌晴美为什么要这样逼迫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