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母亲的来信

早上知道是出发的日子,苏沫勉强自己睁开眼睛,感觉身上没有一丝多余的力气。
心中不由的暗怪,昨晚不应该任由薄沥川胡闹。
转头一看,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
疑惑的嘟了嘟嘴。
“这家伙倒是精力好的很,这一大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自言自语的嘟囔了一番,苏沫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起身下床准备去洗漱了。
‘叮咚!’
她人还没有进卫生间,听到门铃声响了。
抓起浴袍套在身上,赤脚向着门口走去。
打开门,看到服务员推着餐车咱在门口,很是礼貌的打招呼。
“女士,您的早餐已经备好,现在给您送进去吗?”
“进来吧。”
苏沫往一侧让了让,服务员把餐车推进门内,然后从身前的大口袋内取出一个信封,递送到苏沫的面前。
“女士,刚刚有一位女士,在前台给您留下了一封信,说是让转交给您。”
苏沫看着递到面前的信封,眉头微微皱起。
女士给她留下的信!
在这异国他乡,她除了薄沥川也就只有萧璟南一个熟人了,可那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女士吧。
伸手接过礼貌的道了谢。
感觉接到手上的信封有着不轻的重量,不像是只有一纸书信那么简单。
苏沫当着服务生的面拆开了信封。
一条精致的粉钻手链掉落在苏沫的手心内,看清楚手链的样式之后,苏沫神情大变,托着手链的那只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急切的向服务生询问道:“这是什么人送来的?”
问完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苏沫才发现自己情急之下,居然用的是中文向对方询问的。
立即又用英语,向对方再一次发问。
服务生恍然的说道:“是一位很优雅的女士,她只是托我把心转交给您,并没有其他的话留下。”
苏沫托着手链的那只手,慢慢的收紧把手链紧紧的攥在掌心之内。
那棱角分明的钻石,隔得她手掌心生疼,她却像是没有一丝的感觉一般。
手链是她十五岁的时候,爸爸说在古时候的话,她已经到了及笄之年,也就是大姑娘了,第一次送给她贵重的首饰,而她因为爸爸的一番说词,也特别的喜欢它,哪怕后来她收到了,很多比它更珍贵的礼物,她还是偏爱这条项链。
只是在父亲去世后,她的手链就不见了。
她一度以为手链被她戴出了灵性,因为父亲的去世它也跟着离开了。
其实她只是不愿意,想着自己大意把它给弄丢了,随意找的一个借口罢了,没有想到却是被母亲给拿走了。
苏沫低头看着手中的手链,眼中慢慢继续着满满的怒火,她把手链送到自己住的酒店。
那这样说来,她知道自己来到了瑞士?
也许,那天不管是自己看到了她,而她也同样看到了自己,可是她选择了无视自己这个女儿。
服务生一直站在苏沫的面前,在以往这个时候,苏沫是应该要给他一些小费的,可沉浸在自己思绪当中的苏沫,完全忘记了这么一回事。
服务生不禁开口提醒道:“女士,您没什么事情吧?”
“没事,谢谢你,你可以离开了。”服务生的暗示性提醒,并没有唤回苏沫的意识,她直接出声赶人。
无奈服务生沮丧的退出房间。
苏沫随手把手链丢在垃圾桶中,然后走开了两步,又急忙从垃圾桶里把它给捞了出来。
心中不停的跟自己说,这是爸爸送的,和那个女人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坐在地上盯着被自己随手丢在一旁的信封,面上有泪珠滚落下来。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的伸手抓过,打开看到上面熟悉的字迹,苏沫的眼眶越来越热,那是母亲的字迹。
她自小跟着母亲学习书法,对于她的笔迹在熟悉不过了。
【沫沫,妈妈很高兴能够再次见到你,你现在是那么的优秀,妈妈真的非常为你高兴。那天的突然相见,妈妈没能跟你相认,感觉非诚的抱歉,但不管是当初妈妈的离开,还是现在的暂时不能相认,妈妈有着自己的苦衷,妈妈希望你能够体谅妈妈。最后,沫沫,妈妈希望若是可以的话,你能够出来跟妈妈私下见个面......】
一封信只是看了开头的苏沫,就忍不住痛哭出声。
她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苦衷,会让一个人忍心抛下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不管不问的去享受自己的生活呢?
她理解不了,也不想去理解。
更让她气恼的是,那人在见到她的时候没有跟自己相认,可却一转眼写了这么一封信过来,要求跟自己私下讲了面。
她算什么?
在她的眼里,她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吗?
苏沫越想越是生气,完全失去了想要继续看下去的心情,双手攥住书信,一口气撕的粉碎。
信撕完后,她还有些不解气。
回身冲到房间里,就开始手是自己的行李箱。
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要尽快离开这里,她不想去见那个女人,现在就连跟对方站在同一片土地上,都让她难以接受。
薄沥川进门看到的就是,在自行收拾行李箱的人,走上前轻笑着问道:“昨晚上不还舍不得呢吗?这怎么一觉醒来,态度就变化这么快......”
话没说完,看着苏沫有些红肿的眼睛,话音一转:“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苏沫见到他,吸了吸鼻子转移话题道:“没有哭,是一早上起来眼睛有些不舒服,被我揉的了。”
虽然借口有些勉强,但是薄沥川了解她的脾气,也就不再开口问她了。
把她收拾行李的手一抓。
“好了,这些活不用你来,你还是赶快梳洗换衣服,这些等下郁婕会帮你收拾的。”
苏沫被他推进洗漱间,很快收拾好了自己。
出门就催促薄沥川道:“咱们的航班还有多久?”
“怎么了?薄太太喜新厌旧,这么快就向往着巴黎了吗?”薄沥川看出了她的心情不假,故意闹着她。
被他来回的闹了一下子,苏沫阴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
等到出酒店门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不少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