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新婚礼物

“请问你怎么称呼?”
男人很是礼貌的询问出声,他觉得眼前这个东方小女人很是特别。
苏沫确实面上扬起一抹礼貌的笑,轻声拒绝道:“咱们只不过萍水相逢,没有必要在乎一个称呼。祝你好运。”
她以为对方询问姓名,多半是为了表示感谢。
而她自己却觉得,刚刚不过是举手之劳,所以她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看到苏沫无意通报姓名,男子急忙说道:“我就威廉,希望还有缘能够与你相遇。”
苏沫听着对方的话,脚下离开的步子微微一顿,回身冲着他微微一笑:“随缘吧。”
说完,伸手来开卫生间的门,走了出去。
门外郁婕先是把苏沫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开口道:“夫人,里面......”
苏沫从她的神色中,已经看出了她想要问什么。
一个眼神示意她,先不要问。
“走吧,咱们快过去吧。”
待到两人离开卫生间的门,郁婕搀扶着苏沫,慢慢靠近了她一些:“夫人,刚刚卫生间里,是不是还有别人?”
“嗯,是刚刚那些寻人的人告诉你的?”苏沫压低声音跟她说着。
郁婕看着她的神情,也把声音放的很低。
“那倒不是,那些人只是询问,有没有见到一个男人,并没有多做纠缠。我知道里面还有一个人,那是因为我察觉到里面除了夫人的呼吸声,还有一个更深厚一些的呼吸声。”
嗯?
苏沫转头,诧异的望了郁婕一眼。
这小丫头还真是了不得呢?她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听力。
苏沫没有隐瞒。
开口笑着低声道:“碰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他没有恶意,只是在女卫生间里躲一躲而已。”
郁婕缓缓点了点头,从苏沫好生生的走了出来,她也就知道了这个事实,可有些话她还是要说清楚的。
“夫人,你以后不管去哪里,还是都带着我吧,要不然你出了什么事情,我没有办法跟总裁交代。”
看着她一脸的认真,苏沫轻笑着抬手在她的面颊上轻轻一捏:“好,以后不管去哪里,我都带着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两人回到观众席,薄沥川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比赛场上,远远的看着苏沫过来,已经把手上的毛毯给准备好了。
“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怎么去了那么久?”薄沥川关心的询问道。
苏沫柔柔一笑:“就是有一点不舒服,所以出去透了透气。”
“哪里不舒服了,要是不舒服了,咱们就不看了现在就回去,找个医生看看。”薄沥川一听她的回答,立即就紧张了起来。
原本带着她来看比赛,也只是担心她会闷着,对于他来说现在什么都没有苏沫的身体重要。
苏沫看着他紧张的神情,无声的笑了起来。
“你别紧张,现在已经好多了,这已经快接近尾声了,还是等看完再走好了。”她看得出来,薄沥川其实挺喜欢看这场比赛的,而她自己虽然不是看的太明白,但并不妨碍她跟着赛场上的形势而紧张。
所以,她还是很想看到结局,见证皇室为冠军授勋章的时刻的。
薄沥川对上她坚定的神色,再一次开口确认道:“真的不需要去看医生吗?你又什么不舒服千万不要忍着,现在给平日里不一样,你可别逞强。”
苏沫自然知道,他话中的意思是指腹中的小宝宝,笑呵呵的对他点了点头:“薄先生,我跟你保证,我现在好的不得了,咱们还是专心的看比赛吧,你就不要再把关注点放到我的身上了。”
薄沥川拿她没有办法,见她也真的不像是有什么大的问题,但还是不放心的叮嘱道:“那好你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可不能像之前那样一个人走开了。”
“是是是,薄先生您现在有点聒噪,可以看比赛了吗?”苏沫边说边伸手,把他的脑袋扳向比赛场的方向。
心中却是异常的甜美。
因为比赛已经接近了尾声,薄沥川的目光也很快就被场上激烈的赛况吸引,苏沫虽然不懂,但看着场上那精彩的赛事,加上身边的气氛,慢慢的情绪也被渲染的代入其中。
跟随着身边人,一起呐喊了起来。
......
赛事结束后,薄沥川看着苏沫鼻尖上细密的汗珠,轻笑着帮她擦拭掉。
“看来你看的很投入。”
之前苏沫曾说过,对冰球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担心自己会打瞌睡,还向薄沥川了解了很多关于冰球的知识。
所以,薄沥川差一点就取消了这个行程,只是被苏沫给否决了。
她从周琦那里得知,薄沥川是很喜欢看这一类比赛的,所以就很坚持的说自己虽然不懂,但是想要尝试。
现在看着苏沫因为被现场气氛感染,而兴奋异常的小脸,薄沥川的心情也很好。
两人的好心情,却在下一刻被一个身影给打断。
萧璟南笑嘻嘻的声音问道:“两位现在要回酒店了吗?要不要一起吃个饭,马上就到晚饭时间了。”
苏沫不悦的秀眉微蹙。
薄沥川一张脸立即冷了下来,回身望向来人。
“萧先生,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很不受欢迎的吗?”他面对脸皮厚的堪比城墙的萧璟南,真的难以再维持自己良好的形象了。
听到他明言自己的不受待见,萧璟南面上神色一僵,低叹一声立即又挂上了笑容:“唉......薄少真的是太不近人情了一些啊,咱们异地相逢怎么也算是一件幸事,我这是知道两位明天就要离开了,特地好心好意的想要给二位践行呢,看看却找来这样的嫌弃。”
说着对他身畔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位金发碧眼的美女道:“小乔,把我准备的礼物拿给薄少和薄少奶奶。”
美女拖着一个盒子,走到苏沫的面前。
“少奶奶,还请笑纳。”
她的中文说的很好,苏沫却没有伸手去接。
萧璟南面上的神色更加难堪了一些:“怎么?两位就这么看不上萧某吗?这份礼物是送给二位的新婚礼物,也是为之前的失礼向两位郑重的大哥歉,还希望两位以后的日子能够和和美美。”
薄沥川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回身对郁婕道:“替少奶奶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