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不受欢迎

萧璟南像是没有留意到两人的冷脸一般,笑嘻嘻的走到两人的面前:“嗨,早呀。”
薄沥川揽着苏沫,从他的面前走过。
越过他走向门口停着的车子。
萧璟南一副亦步亦趋的模样,紧跟在两人的身后,打算追着上车的样子。
薄沥川转头望向他,冷声说道:“萧先生怕是走错了地方。”
“嗯?怎么会错呢?咱们不是早就约好了吗?”萧璟南一脸和煦的笑意,面对着两人的冷脸,伸手拉开了副驾驶的座位。
见他如此行事,薄沥川忍无可忍的就想上前教训他一番。
只是他刚刚有所动作,却被苏沫给阻止住了。
“别理他,咱们就当没有他这个人,你越是理他,他就越是没完没了。”苏沫紧紧拉住怒意勃发的薄沥川,轻声安抚了一番。
而已经坐上车的萧璟南,并没有听到她对薄沥川的耳语,但看着两人如此的亲密,他眼神微微一暗。
落下车窗,笑着对苏沫说道:“苏沫,你还是赶紧把你老公弄上车吧,要不然咱们可就要迟到了。”
他一脸得逞的笑,看的薄沥川刚刚平息的怒火,又一次暴涨了起来。
见此,苏沫狠狠的瞪了坐在车内的人一眼:“你最好给我保持安静,要不然现在就给我下车。”
一听这是间接的同意自己同行了,萧璟南很是识趣的闭紧了嘴巴。
等到两人上车之后。
车子缓缓向着比赛场地而去。
因为多了萧璟南这个不速之客,车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可偏偏那个不速之客,却没有一丁点的自觉性。
在安静了一会子之后,就开启了话痨模式。
看着说着话,已经夸张的把身子扭转过来的男人,苏沫一双妙目里面积蓄着满满的怒火,可偏偏她还不能发火,因为担心自己这边一燃,身边的男人只怕会更加的难以控制。
萧璟南有些奇怪今天苏沫面对自己时的神情,以往苏沫在面对他时,虽然说不上有多好的态度,但绝对不会像现在眸子里没有一丝的温度。
他想要问问她,发生了什么,她居然用这样的目光盯着自己。
可看看一侧如狼似虎般盯着自己的薄沥川,他还是选择了放弃,而且还把苏沫的变化归结为是薄沥川唆使的。
未免这样的气氛一直持续下去。
萧璟南很是自觉的开口,为两人介绍此次大赛的一些内幕消息。
可他说的口若悬河,后排的两人却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最终,妥协在苏沫那张冷俏的眼神下,萧璟南无趣的撇了撇嘴角:“老话说的对啊,这女人嫁人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看这才嫁了几天啊,好好的一个小姑娘,愣是被传染成了第二个冰块脸,真是可怜啊。”
他这样一番感慨的话,听得薄沥川眼神瞬间冷了十个度。
苏沫见此嘴角狠狠的一阵抽搐。
不由得在心底里暗骂。
这个萧璟南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嘴欠。
他居然当着薄沥川的面,说他是个冰块脸,他这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萧璟南,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立马就给我下车,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苏沫忍无可忍怒声说道。
萧璟南说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话,终于得到了一丝回应,立马叫嚷着告饶:“哎呀,别呀,沫沫我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们这样对待救命恩人,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一些。”
听闻他又拿这个说事,认定他可能跟母亲早有勾结的苏沫,心中一阵的烦躁。
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感激之情。
“你也不用每天挂在嘴上,那几次的相助之情我都记着呢,以后终归是要还你的,不用你这样时时刻刻的提醒我。”
嗯?
这语气有些不对。
萧璟南听了苏沫的回答,从那语气中都能够听得出,她对于自己并没有了以往的那一份感激之情。
这样的想法一进入脑子,他回身望向后座的苏沫。
还没有等他开口。
司机说道:“先生,太太赛场到了。”
薄沥川对于车上的萧璟南早已经忍够了,等到车子停稳,就急忙拉着苏沫下车。
来到了观赛区,薄沥川带着苏沫往预定好的座位走去。
而跟在两人身后的萧璟南,却是犯了难。
因为看着薄沥川所去的方向,跟他自己座位的方向,刚刚好是相对应的两个方向。
他苦恼的抓了抓头,抬步跟了上去。
准备要看看有没有机会,能够和别人调换一下座位。
已经坐下的薄沥川和苏沫,原本以为甩掉了萧璟南,可刚坐下没一会就看到他向着两人走来。
薄沥川那张堪比川普变脸速度的俊脸,瞬间阴云密布。
“萧先生,你确定你的座位也在这边?”
他的声音已经可以凝结成冰了,听得萧璟南心都是一抖,继而洒脱的一笑:“不在,所以我想看看是不是有人,愿意跟我调换一下座位呢。”
听他这么说,薄沥川面上的神色,虽然还是不太好看,可也没有刚刚那么紧绷了。
就如萧璟南之前对她们说的那样,冰球比赛是一项很激烈的运动,而来现场观看这种比赛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单独一个人来的呢?
那萧璟南想要和别人调换座位,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
心中这样想着,薄沥川的面上现出一抹看好戏的神情。
果然,萧璟南忙活了半天,根本就没有寻到愿意跟他调换座位的人。
眼看着大赛要开始了,他只能一脸沮丧的离开。
苏沫见此,心中莫名的生出一种快感。
笑容不知不觉的在脸上绽放开来。
心情愉悦的她,转头正想跟薄沥川说上两句温馨的话语时,就被萧璟南欠欠的声音给打落人间。
“苏沫,我就在你们对面,想我了就摇一摇手,我就能看到你了。”说着,他还做了一个飞吻的手势。
这一幕看的苏沫,脸上刚刚扬起的笑,瞬间僵硬在了面上。
转头看着薄沥川已经完全黑掉的脸,苏沫在心中给萧璟南打了一番小人,对着薄沥川那张黑掉的俊脸尴尬一笑:“那个......”
话没说完,薄沥川一张俊脸在眼前放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