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你确定吗?

苏沫的心狠狠的一颤。
是啊,她们是夫妻,她不应该对他有所隐瞒。
眼神慢慢的坚定了下来。
在薄沥川满溢鼓励的眼神中,有些艰涩的开口道:“和萧璟南见面的那个人,应该是我的母亲。”
薄沥川面上神色微顿:“你确定吗?”
“嗯,我确定,我们也仅仅一年没有见面而已。”苏沫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关于苏沫的身世,薄沥川之前了解过,只是她母亲在她父亲去世后,就抛下她和弟弟离开了。
很是简单的一笔带过了。
所以,他一直以为苏沫的母亲,只是一个狠心、贪慕虚荣,过不得苦日子、承受不住生活压力的普通女人而已。
可看到刚刚和萧璟南一起吃饭的女人,他有些不太相信,那样一个浑身透着凛冽气息的人,会是自己之前判断的那般。
“沫沫,我觉得这事,咱们是不是找个时间,再证实一下。也有可能是你......”薄沥川面色有些沉重,他不是不相信苏沫,只是这事未免太巧了一些。
苏沫的母亲,怎么会跟萧璟南在一起?
薄沥川心中升起浓重的狐疑。
苏沫却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只听他的话,心中升起一股烦躁。
她抬手用力的推开薄沥川的手,有些气怒的说道:“你什么意思?那是我自己的母亲,我怎么可能连她都认错?”
看着她因为生气,而变得焦躁,薄沥川急忙伸手揽着她,温声安抚着:“沫沫,你先不要着急,我并不知道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你要是有意见她的话,咱们就找萧璟南询问一下她的情况,让萧璟南帮着安排一下,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要多想。”
在薄沥川温柔的安抚下,苏沫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一些。
感觉鼻子有些发堵的慌,苏沫把整个脑袋都埋进他宽大的怀里,半晌轻声说道:“沥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发脾气的,只是突然之间见到她,让我有些不太能够适应。”
“没关系,我知道你发脾气并不是冲我,而且你能够这样冲我发脾气,我感觉很是高兴。”薄沥川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轻声安抚着脆弱的人,等感觉到她情绪稳定下来了一些后。
薄沥川试探性的问道:“那我让李维联系萧璟南,让他帮着安排一下,你和你母亲见面的事情?”
苏沫听闻急忙摇了摇头:“不要,我并不想和她见面,当初她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在那个时候没有去祈求她,现在的我依然不会对她有什么期待。”
她的话说的很是决绝,但薄沥川听得出那背后的伤心。
揽着她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些。
“不想见,那现在就不见,等你以后想见她的时候,我带你去见她。”薄沥川顺着她的话说完,低叹一声:“苏沫,我虽然不知道你母亲,当日为什么做出那样的决定,但也许她也有着自己的万不得已,你既然不愿意见她,那就完全的放开吧,咱们以后好好的生活,为咱们的新家自己的家努力的生活,好不好?”
苏沫抬起头对上他认真的眼神,像是受到蛊惑了一般,缓缓点头笑着道:“好。”
......
瑞典的天气异常的冷,两人在外待了一会。
薄沥川就催促苏沫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里,两人梳洗好并肩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薄沥川一边摆弄着苏沫的秀发一边开口问道:“要不要更换一下行程?你要是心里实在不舒服的话,我让李维......”
苏沫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有些倔强的说道:“为什么要更换行程?做错事情的又不是我。”
薄沥川听到这个回答,并没有过多的纠结,直接应下了她,两人留下继续接下来的行程。
......
因为有了苏沫母亲这个意外人物的出现,薄沥川很是有心的,安排了接下来几天的行程。
在他的有意安排下,苏沫不禁玩的很是畅快,就连之前一直出现的萧璟南,也再没有遇见过,更不要说那个只见过一面的母亲了。
苏沫在薄沥川的陪伴下,渐渐把曾经见过一面的母亲,深深的埋在了心底,再也不去触碰或者让她冒出头。
日子来到冰球大赛的这天。
一大早苏沫就把薄沥川给弄了起来,碎碎念叨:“咱们现在就出门,先到处逛一逛,然后找个地方把早餐解决了,再进入比赛现场。”
薄沥川满是疑惑的望着她说道:“附近已经没有什么好逛的了,咱们不是说好的,吃过早饭直接过去赛场的吗?你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他是完全搞不懂,这个小女人真的是一会一个主意,根本就不给他适应的时间。
苏沫对上他写满不满神色额的脸,轻声说道:“这样能够避开萧璟南啊,我觉得那家伙不像是在开玩笑,万一他真的在楼下等着咱们,又死皮赖脸的一定要跟着咱们的话,你总不能跟他打一架吧。”
想起萧璟南每次看着苏沫的眼神,薄沥川很想说真的想跟他打一架。
但他更加明白,那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看着身边忙活个不停的小女人,薄沥川还是决定要听她的,笑着摇了摇头向着卫生间走去。
苏沫见到他愿意配合,很是满意的笑了起来。
两人收拾好,手挽着手出门来到酒店大厅,看着立于门口处她们致力于要避开的人时。
第一次苏沫的脸,比薄沥川的还要更臭了一些。
再次见到萧璟南的脸,苏沫心中有着一种异样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就让她想到了那天跟他坐在一起吃饭大的母亲。
而萧璟南起初和自己相遇,到日后一次次的相帮,此时在苏沫看来也不再那么的单纯,她甚至幻想出,是不是母亲安排萧璟南,一次次的出现在身边,为她解围救她脱困的?
这样的想法有些夸张,毕竟萧家的二少爷怎么可能会任由她母亲去差遣呢?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可是苏沫就是无法驱除这样的想法。
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苏沫现在非常的膈应,萧璟南那张笑意灿烂的俊脸。
而薄沥川就更不要说了,一见到向自己两人走来的男人,浑身就开始冒着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