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巧遇

两人来到一早安排好的酒店。
苏沫一路上对所有的东西,都充满了好奇一改平日里乖巧话少的模样,拉着薄沥川不停的闻着一些问题。
难得见到如此话痨的苏沫,薄沥川满脸宠溺的耐心为她解释她心中的好奇。
酒店的大堂内。
一道熟悉的询问声,传入两人的耳中。
“还真的是你们俩啊?这真的是太巧了,没有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你们。”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苏沫和薄沥川双双变脸。
苏沫更是在心底里,暗骂一声。
真的是见了鬼了,今天出门忘记翻黄历了,怎么竟会撞见这么个家伙呢?
想着转身望去,看到萧璟南那张笑的有些欠揍的脸,惊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萧璟南没有因为两人的神色而退步,抬步向着两人走来,笑着说道:“我过来为家里办一点事情,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薄沥川冷冷的看着他,抢在苏沫之前说道:“我们是新婚夫妇,过来度蜜月应该没有什么奇怪的吧?”
萧璟南听完他的话,面上不显心中却很快的划过一抹不自在。
盯着苏沫看了一眼笑着说道:“那还真是巧的很,怎么样?这里我还是比较熟悉的,相逢就是有缘,要不要我免费为两位提供一下服务,给你们做两天向导呢?”
苏沫看着两人之间并不和谐的气氛,急忙开口拒绝道:“不需要了,我们已经有了向导了。”
说完,就转身对薄沥川说道:“咱们还是赶紧回房吧,我有些累了。”
刚刚还叫嚣着,要安置好之后。
就立即出门玩耍的人,怎么可能就累了呢?
薄沥川知道她这是有意的要避开萧璟南,对于苏沫这样不喜欢萧璟南的态度,薄沥川还是非常的满意的。
轻轻点了点头:“嗯,走吧。上去休息一下。”
萧璟南看两人要走,有些遗憾的说道:“唉,好容易在异国他乡偶遇,原以为能够跟二位把臂游玩一番,现在看来倒是萧某一厢情愿了啊。”
说完,对着两人的背影高声道:“薄少,苏沫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了,随时可以来找我啊。”
苏沫能够感受道身侧之人的气息愈发的冷冽了起来,不禁在心中暗暗气恨的想,萧璟南真的是一个惹祸精啊。
......
楼上最豪华的总统套间内。
看着神色并没有好转多少的薄沥川,苏沫蹭到他的身边,柔声说道:“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出门会遇见他,要是能够想到的话,我就不出来了,待在家里窝上一个月也挺好的。”
听完苏沫的这一番话,薄沥川面上的神情微微好转。
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这家伙真的是个危险的人物,要不是看在他帮过你的份上,真的很想把他弄得远远的,再也见不到才好。”
“不是吧,老公杀人可是犯法的,你可不能做傻事啊。”
苏沫有些夸张的对他说道。
薄沥川看着在怀里嬉闹的人的笑脸,面上紧绷的情绪终于完全好转,圈着她的腰身,轻声说道:“好了,快去洗漱一下,歇歇咱们就出去吃晚饭了。”
苏沫看他的情绪终于好转,也就放心了下来。
笑着点了点头。
从行礼箱内取出洗漱用品,正准备去卫生间时,听到薄沥川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你有什么事?”
声音不算柔和,但也不像平日里公事公办的声音,苏沫有些好奇是什么人的电话,所以也就停下了脚步,回身往了他一眼。
薄沥川对上她疑惑的眼神,轻声催促道:“快去吧,我接个电话。”
苏沫转身进入了卫生间,只是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丝疑惑。
电话那头的凌晴美,听到薄沥川那么温柔的声音,眼神狠狠的一眯,转瞬声音柔的能够滴出水了一般对着电话里说道:“沥川,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真的是不好意思,上一次的晚宴,我有一只耳环丢了,那是赞助商提供的,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见到。”
“没有。”
薄沥川冷冷的回复两个字,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凌晴美微微一顿,又开口说道:“这样啊,那可能是我自己比较大意,把它弄丢了。只是我担心要是遗落在了你那里,被苏沫见到了始终不好,才想着打这个电话跟你说一声的。”
“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苏沫她不会多想的。”
他这接连的几句话,虽然话语简单,但每一句每一个字,都说明了他对于苏沫的信任,以及对两人之间的信任,听得凌晴美很是有些上火。
只是她作为演员多年来养下来的韧劲,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面前一笑,对着电话里的薄沥川说道:“这样啊,那就太好了,若是因为我引起你们之间不必要的误会,那就太不好了。”
薄沥川淡声说道:“没必要担心,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了,那我就先挂了。”
电话那头的凌晴美一听他要挂断,急忙说道:“沥川,睿睿他说很久没有见你了,问你什么时候能过来看看他,你看......”
听她提及那个孩子,薄沥川面上的神情松了一些。
半晌轻声说道:“等过些日子,我和苏沫会绕道去看看他的。”
“那可真是太好了,睿睿估计会很高兴的。”
薄沥川听她说完,直接挂了电话,转身看到苏沫已经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急忙把手机装进口袋里,迎了上去。
“洗好了吗?”
“嗯,已经洗好了,谁给你打的电话,不是说这些日子不再处理公司的事情了吗?怎么感觉你还是那么忙呢?”
苏沫有些埋怨的皱了皱鼻子。
看着她如此。
薄沥川好笑的抬手在她的鼻子上轻轻一点:“你呀,并不是公司打过来的,是凌晴美她说她的儿子睿睿,听说咱们出来玩,想要见一见你呢。”
他半真半假的一番话,打消了苏沫心底的疑虑。
苏沫早就听薄沥川提过,凌晴美的那个孩子,她现在即将为人母,所以对孩子都有着一种母性的关爱。
笑着说道:“那咱们就在回去的时候,往法国飞一趟吧。”
“嗯,你说的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