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迟到的新婚夜

浴室内。
苏沫依靠着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等到心跳平稳之后。
才把身上的衣物除去,躺进浴池里的一瞬间,满足的叫出声来。
刚刚发生的一切,在脑海中回放着,苏沫双手掬起一把水泼在了发烫的面容上,她都分不清到底是水烫,还是自己的脸更烫了。
只知道自己不能够再想下去了,若是再让那些画面出现在脑海中,她说不定就要成为第一个在浴室里,呼吸猝死的人了。
想要把脑海中的画面驱赶出去的顾云眠,越是驱赶那些画面也就越是清晰了起来,没奈何急匆匆的结束有史以来最快的一次泡澡,用浴袍把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的,打开门快速的爬上床。
整个过程当中,都没有敢向别处扫上一眼。
薄沥川见此,嘴角好笑的抽搐了一下。
没有去打扰埋在被子下面的人,抬步向着浴室里走去。
简单的冲了个澡,回到卧室里把床上把自己紧紧包裹着的人,轻轻一拉带进来怀里面。
苏沫紧张的并没有睡着,所以被他的一番动作,给吓得挣了挣。
“别动,快点乖乖睡觉,我可是没有力气再折腾了。”
什么?
苏沫包裹在被子里的脸,一阵扭曲。
这个家伙居然说她。
可也因为这话,苏沫真的不再挣扎,很快就进入了睡梦当中。
听到她呼吸平稳之后,薄沥川才伸手轻柔的帮她把被子揭开,看着她因为被闷得有些久,而粉扑扑的面颊。
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还真的是。”
他的话不落音,手机响了起来。
寂静的空间里,手机的震动声被放大的无数倍,睡梦中的苏沫,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
薄沥川急忙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下接听键。
因为担心影响到苏沫,只是发出了几个简单的音节,就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苏沫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往他的怀里拱了拱:“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快睡吧。”
薄沥川揽紧了她,进入梦乡。
......
三天的时间,薄沥川交接了公司里的事情后,定下了她们接下来的蜜月之行。
一大早薄沥川带着苏沫去往机场。
苏沫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带那么多大衣服,咱们要去的地方很冷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现在先不要问了。”
等两人坐稳后,司机载着两人穿行在车流当中,苏沫没有得到答案,但并不影响她的心情,因为知道只要有薄沥川在,不管去往哪里她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机场里。
一进入到贵宾厅之内。
看着已经坐在里面的凌晴美,苏沫面上不显,心中咯噔了一下。
而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那凌晴美已经妖娆万分的向着她们所在走来。
女人向着她打招呼道:“真巧,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这是要去往哪里呢?”
苏沫见她唉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自己,抬头往上望了薄沥川一眼,轻声说道:“奶奶让我们把蜜月给补回来,至于去什么地方,我还不知道呢,一切都是沥川安排的呢。”
“度蜜月啊,那可要好好的安排,怎么样?沥川你们选了哪里,要不要去法国,那里我还是比较熟悉的,给你们做给称职的向导,还是能够做的到的。”
凌晴美一听两人去度蜜月面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了一些,更是热情的帮着推荐去处。
听闻她要去的是法国,而且也建议她们也去的时候,苏沫看着她虽然在笑,可却就是有一种微弱的抗拒感,不太想要听从她的建议。
不过,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弱了一些,弱的她自己都忽视了。
薄沥川面上没有任何的神情,听完她的话之后,淡声说道:“不必了,我想带着苏沫去瑞典看看,至于巴黎的话,还是等到后期若是她感兴趣的话,到时候在过去看看好了。”
在苏沫没有留意到的地方凌晴美面上的神色微微犟。
继而笑着说道:“嗯,这个季节瑞典也还是挺不错的,那你们好好的玩,有机会一定要来巴黎几天,这些日子我会一直待在那边的,到时候一定要过来找我玩啊。”
薄沥川没有再回应她,苏沫只好代为回答道:“好的,你放心,有机会一定会的。”
她的话音刚落,凌晴美的住手走了过来。
轻声催促道:“姐,咱们该出发了。”
凌晴美对着苏沫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了,我的航班已经到时间了,先出发了,预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蜜月旅行。”
“谢谢。”
目送她离开之后。
苏沫暗暗松了一口气。
此时她才发现,跟凌晴美说话,让她感觉异常的疲惫。
薄沥川揽着她坐下,看着她有些疲惫的神色,轻声询问道:“怎么了?很累吗?”
苏沫没有隐瞒缓缓点了点头:“有一点。”
薄沥川长眉微微一蹙:“忍一忍,咱们很快就要登机了,等上了飞机之后,你就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她们这一趟的行程并不短,所以在飞机上有着足够的休息时间。
苏沫轻轻点头。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有人过来提醒两人马上要检票了,李维带着已经帮她们办法的手续,领着两人去往登机口。
......
上了飞机之后。
苏沫狠狠的睡了一路,在飞机即将抵达的颠簸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咱们这是到了吗?”
“嗯,马上就到了。”薄沥川的声音在一侧响起,苏沫起身把头上的眼罩取下,随手丢给了薄沥川,转头向着窗外看去。
看着外面被白雪覆盖着的瑞典,心中有着些许的激动。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度,心中还是有着诸多的期待的。
......
当走出机场大厅,看着身边来来往往身影高大的异国之人,苏沫眼中的光愈发的明亮。
一张脸上满是兴奋的神采。
因为她的激动,几度差点把身边的薄沥川给遗忘掉,自己一个人顺着人流离开。
吓得薄沥川紧紧的把人给拉住。
“薄太太,你这样子可是很容易被人拐跑的哦?”牵着她的那只手不由得加上一些力道。
苏沫有些不好意思的嘟了嘟唇。
“看把你给吓得,我丢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