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萧璟南的请求

苏沫早饭刚吃过,接到春嫂从国外打来的电话。详细的把叶笑笑的情况做了一个介绍。
得知叶笑笑已经开始接受治疗,而且医生说效果非常的好。
苏沫一直提着的心,完全放了下来。
而一切烦心事都解决了,她也就安心的在家里养胎了。
......
这天晚饭前,薄沥川打电话回来,说是不能回来陪她吃晚饭了,要去参加一个宴会。
苏沫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只是做到餐桌前,自己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感觉饭菜都变的没有那个味了。
苏沫不禁抿唇苦笑一声。
“真的是被养娇气了呢,居然离开他都吃不下饭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饭后,为了不让自己一直想着薄沥川,苏沫打开电视机,不停的转换和电视频道,以转移自己的额注意力。
就在她逐渐失去耐心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薄沥川打回来的电话,所以极快的抓起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是萧璟南打来的电话,眉头一皱并没有立时就接听。
因为上一次在医院里的时候,她已经亲口答应了薄沥川,以后不会再私下里跟萧璟南有什么接触了。
可想着他三番两次的相助之情,苏沫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接通以后。
苏沫听着那头有些嘈杂的声音,眉头狠狠的一皱。
这个人,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跟自己打电话?
怎么会这么吵?
苏沫没有开口,电话那头传来萧璟南的声音:“苏沫,你又时间吗?出来陪我呆一会好吗?”
听得出来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些不太开心的因素。
苏沫皱眉问道:“你怎么了?”
“你别问我怎么了?你只说看在我对你几次三番的救命之恩上,你能不能出来陪我待一会吧?”
萧璟南明显不愿意多听她的解释,脾气有些暴躁的说完,就静默了下来,像是在等着苏沫的回复。
苏沫双眉紧皱。
心中很是有些不情愿,可他的话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她要是拒绝的话,显得也太不近人情了一些。
深吸一口气。
淡声问道:“你在哪儿?”
听到她的这个回答,萧璟南那头面上流露了一丝笑来:“我在酒吧街,你来......”
“不行,我现在有身孕,不可能去那里。”不等他把话说完,苏沫就回绝了他,想了想又开口继续说道:“你要是想坐坐的话,我在我们家附近的咖啡厅等你。”
她的话说完之后,电话那头的萧璟南陷入了一阵安静的状态,半晌才开口说道:“我忘了,你现在有了孩子,那就听你的我现在过去找你。”
说罢,向苏沫索要了地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沫挂断电话之后。
回房换了一身舒适、宽松的外出休闲服,下楼看到郁婕,对她说道:“我出去一趟。”
“夫人,你要去哪里?总裁有过交代不能让你一个人出门的,特别是在晚上。”
苏沫明白,因为医院里医生的交代,薄沥川很是紧张她的身体,担心她一个人出门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所以就禁止她一个人外出。
可是已经答应了萧璟南,此时也没有可能反悔。
看着郁婕那坚决不准备让她独自出门的模样,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就去咱们家旁边的那家咖啡厅,你要是不放心的话,那就跟着一起去就好了。”
她的话刚刚落音,郁婕就笑着跑开。
“夫人等我一下子,我去穿件外套就来。”
看着她欢脱的背影,苏沫不禁笑得更开了一些。
“这小丫头,看来也是被关疯了。”
郁婕的动作很快,等着她出来之后,两人一起下了楼。
到了咖啡馆。
苏沫让郁婕坐在了自己旁边的桌子,给她和自己一人要了一杯热牛奶,这个时间喝了等晚些时候回去,就能直接入睡了。
这边她们的牛奶刚上来,萧璟南就走了进来。
他带着一种颓废的气息坐到苏沫的面前,看着苏沫点了一杯牛奶,等服务生上前询问他的时候,随口说了要一杯柠檬水。
苏沫闻着他身上浓重的酒味,皱眉问道:“你喝了多少啊?这么大的酒气。”
萧璟南看她皱着眉头,低头在自己身上闻了闻,疑惑的说道:“很大的味吗?我怎么闻不到?”
听完她的话,苏沫不禁摇了摇头。
知道要是谈论这个问题的话,估计今天很难有这结果了,这就像每一个喝醉酒的人,从来不认为自己喝醉了是一个道理,她也没有必要跟他去争。
轻轻抿了一口牛奶,再开口时已经转移了话题。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萧璟南一听这话,有些不满的望着她。
“怎么,没有什么事的话,就不能找你薄少奶奶出来坐一坐了吗?”说着,面上扬起一抹讥笑:“真是做了薄家的少奶奶,就是不一样啊,不管怎么说,我总是救过你几次的恩人啊,只是教你出来坐一下,也必须要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吗?”
这样尖酸刻薄的萧璟南,让苏沫止不住的皱紧了眉头。
她和他不熟,但是通过以往的几次相处,她并不觉得萧璟南是这样一个人,可今天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呢?
“是,你救过我,也帮过我。但是我之前说的很清楚,不管是任何事情,任何时候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愿意替你去做,还上你的这份情,可这样的话并不代表你可以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不是你宣泄情绪的垃圾桶。”
苏沫被他的话,激起了一些情绪。
萧璟南盯着满色难堪的苏沫,看了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我没有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今天是......是我生母的忌日,所以,想你陪我坐一会。”
一听这话,苏沫刚刚升起的离开之心。
慢慢的消散了去。
震惊的望着他半晌,才开口说道:“你......”
对上苏沫的神情,萧璟南自嘲一笑:“怎么?是不是感觉很讽刺,我并不是我妈亲生的。”
这本是苏沫想要问出口的话,却被他给抢先说了,苏沫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缓缓点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萧夫人亲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