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权利斗

容芦雪愤恨的盯了一会苏沫消失的方向,把心中的怨气发泄了之后。
转身想要离开。
却对上了薄沥川那双阴沉的眸子。
“沥,沥川,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双目不敢与之对视,不知道刚刚自己骂苏沫的话,是不是被他给听了去。
薄沥川从走廊的拐角处,缓步走出来。
身上弥漫着一股可怕的气息,眸子射向容芦雪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温度。
听闻她的问话。
嘴角勾起一丝冷酷的笑:“就在二婶气愤的骂人的时候,不知道二婶刚刚在骂谁呢?”
容芦雪一听整个人更加紧张了起来,干笑了一声:“我骂人了吗?没有吧,你听错了。”
“是吗?二婶觉得是我听错了吗?那我把你刚刚的话,给你重复上一遍,你看看是我听错了,还是二婶老了,连记性都已经开始出现偏差了呢?”
薄沥川面上阴冷的神色愈发的重了一些。
听闻他的话,容芦雪明白刚刚自己骂苏沫的话,被他完全听了去,想着他的手段她的心中一紧。
刚准备开口辩解上两句时。
薄沥川再一次开口说道:“二婶,我看在明旭的面子上,这一次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若是再有下一次的话,那就别怪我不顾忌你长辈的体面了。”
说罢,眼神冷冽的掠过她,抬步向着里面走去。
薄明旭,薄家二房的独生子,更薄沥川同一年生人。
两人自幼一起长大,因此在薄家众人当中,两人的关系是最好的,这也是这么些年任由容芦雪怎么折腾,薄沥川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只是身在薄家这样的家庭,两个孩子的关系好,家里的人却未必这么想,首先一个就是容芦雪,她在儿子出生之后,一直都在想着要怎么样,把儿子培养的更优秀,能够成为薄家下一代的继承人。
这样的想法,特别是在薄沥川的父亲去世之后愈发的疯狂。
而不负她所期望的那般,薄明旭也确实各方面,并不比薄沥川差,而在性情方面也更得老爷子的欢心。
可就在老爷子决定要把薄家交到薄明旭接手的时候,他却因为一些原因,直接跑去了国外继续自己的学业研究去了。
最终由老太太拍板,由薄沥川继承家业。
而薄明旭的直接跑路,气的薄老爷子当时差一点要把他直接赶出薄家,以后都不允许他回归本家。
后来因为薄沥川愿意接下这个责任,又出面替薄明旭求情,才让老爷子熄了怒火,当时容芦雪还打心底里感激过薄沥川好多年。
可随着薄沥川的接手,薄氏越发展越好直到近些年,在国际上已经有了不可撼动的地位,容芦雪心底的妒火,都快要把她给烧成灰烬了。
心中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原本这一切都应该是自己儿子的,可现在她在这个家里,却成了要仰人鼻息的那一个。
更重要的是,她的儿子要回来了。
这样容芦雪心底的野望,再一次疯长了起来。
面对薄沥川时的心惊胆战,在他离开之后,被心底的野望给狠狠的压制下去,容芦雪双手紧握,望着门口的方向。
暗暗在心底发誓。
薄沥川,你等着我明旭回来了,该是他的你就不要在想着霸占了。
我会把属于他的全都帮他夺回来的。
说罢,转身带着一种志在必得的神情离开。
回到自己的住处,容芦雪翻找出来一个电话号,直接拔打了出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听,那头传来一个慵懒、深沉的声音:“怎么样?你考虑好了?”
“我考虑好了,我按照你说的做,你真的能够保证自己承诺我的吗?”容芦雪再一次确认道。
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一声:“看来咱们之间,还缺少一点信任。”
“让我相信你也不难,你先我帮办几件事,也让我看看你的能力,值不值得成为我的伙伴。”容芦雪双眼一眯,冷声说道。
电话那头的人,听闻她的话像是很高兴,直接笑出声来。
“哈哈,人都说薄二太太鲁莽没有心计,看来世人都眼瞎了呢。”先是给了一句夸赞,紧接着笑着说道:“好,二太太有什么事让我做,你说。”
容芦雪并没有去管对方的恭维,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只有她自己知道,不需要任何人的夸奖和贬低。
压低嗓音对河电话那都低语了一番。
电话那头的人,听完静默了一瞬之后,还是应声答应了下来。
收了线之后,容芦雪面上扬起一抹冷酷的笑。
......
书房内。
薄老太太正准备要去小佛堂做下晚课,就去休息了。
可还没有起身,却见到苏沫的身影出现。
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可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苏沫抿唇微笑:“我没有什么事情,是妈她找沥川有事情说,我就想着过来跟奶奶在待一会子。”
“你妈把沥川叫过去了?”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太太的神色并不是很好。
一见老太太这样的神色,苏沫知道只怕老太太对于薄母想要跟薄沥川要谈什么事情了。
不过,她并没有开口询问。
在这个家里虽然生活的不久,但她却也明白了,该你知道的事情,话事人自然会跟你说,而不该她知道的事情,即便是她开口询问,也只是让对方反感而已。
苏沫轻轻点头。
得到苏沫再一次点头确认,薄老太太的面色更是难堪。
“看来她这是铁了心的,想要让沁颜和陆天逸复婚了。”老太太气恼的话一出口。
苏沫惊诧的叫出声:“奶奶,您是说......”
看着她的神色。
薄老太太缓缓点了点头,皱眉说道:“就是你理解的意思,你妈前些日子受人蛊惑,一门心思的想要让沁颜和陆天逸复婚,而那个时候你在医院忙着笑笑的事情,我和沥川也就没有告诉你。不过,前些日子她身边的人已经被处理掉了,而且我也把家里的态度,都已经跟她表示的很清楚了。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说着,老太太暗暗一叹。
“只怕现在就是沥川也很难阻止了,我得到消息,前些天她带着陆天逸见过沁颜了,只怕她这是铁了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