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薄母坚持

脑海中是女儿,如同心事走肉一般的身型。
薄母不顾薄沥川面上的不情愿,继续开口说道:“沥川,我知道你不愿意再见到陆天逸,我也不愿意见到他。”
“可是现在能怎么办?你就沁颜一个妹妹,我就她一个女儿,咱们要是不管她的话,还有谁能管她呢?陆家不就是想要钱吗?”
“我给,只要他以后能够善待沁颜,让沁颜恢复到以往快活的模样,她们要什么我都给他们,沥川妈求你了,你就当可怜可怜一母同胞的妹妹,同意了吧。”
“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是不是疯了?”薄沥川怒喝一声,打断了薄母接下来的话。
他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远来母亲不是不知道,她明明什么都清楚明白,陆天逸现在回过头来,说要跟沁颜复婚是带着别有用心,她都清楚的很。
可她还是一而再的逼迫自己吐口。
面对儿子的怒吼,薄母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是啊,我是疯了。要不然我能怎么办?你来教教我应该要怎么办?沁颜她就只有这么一个要求,而这是她生活下去的动力,你说让我这个做母亲的应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办?但让她和陆天逸复婚,绝对不可能。你别忘记了奶奶可是有话在先的。”
面对已经有些疯狂的母亲,薄沥川只好搬出她最忌惮的人来压一压她。
可没有想到薄母在听到,他提及薄老太太后,面色更是狰狞的说道:“你别跟我提你奶奶,女儿是我生的,你们不怜惜她,那就只能有我这个做母亲的来帮她出头了。”
说完,薄母狠狠的擦掉脸上的泪水。
“沥川,我今天可不是来跟你商量的,我只是通知你一声罢了,我私底下已经解除过陆天逸,他也表示很后悔跟沁颜离婚,答应了复婚的事情。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我过两天会亲自帮她们主持复婚的事宜。”
薄沥川听着这样的话,突然没有了一丝的气恼,余下的只有无尽的空洞。
盯着她半晌。
转身留下一句。
“正如你所说你生养了她,她的事情也本就该由你决定,既然没有我什么事情了,从今我往后你和他她的事情,我都不会再去关注。”
望着儿子的背影,薄母一阵阵的心慌。
急忙出声道:“沥川,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那是你的亲妹妹啊,你能够放过企图伤害你妻儿的薄诗怡,为什么就不肯对自己的妹妹也宽容一点点呢?”
听闻此话。
薄沥川抬起的脚步微微一顿,慢慢的再一次放了下来。
回身望着母亲的眼神有些发冷。
“呵呵,妈这就是你心底嘴真实的想法吧?你竟然把沁颜与薄诗怡相比较?那好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她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只希望你不要为今天的决定而后悔。”
看着薄沥川冷硬的脸,薄母嘴角开合了几次。
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薄沥川也不再对她有任何的期待,淡声说道:“沁颜身边安排的人,晚些时候都会撤离,接下来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转身离开。
站在原处望着儿子高大的身影消失,薄母喃喃低语道:“我这么做错了吗?沥川为什么就不能体谅我一点呢?”
“太太别难过,以后沁颜小姐好起来了,少爷也就体谅您的良苦用心了。”
“会吗?”
......
苏沫与薄沥川分开后,往主屋的方向走去。
走到廊下的时候,却和刚从里面出来的二太太迎面撞上,苏沫被吓了一跳,后腿一步稳住身子。
抬头看着二太太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留意到她此时的情绪并不是很好,她也没有打算跟对方寒暄,简单的问了一声:“二婶好。”
“好什么好?看到了你能有好才怪了。”容芦雪盯着苏沫的神情,满是厌恶的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还好意思到处露面,我要是你的话,就是不羞死也躲在家里不出门见人了。”
她已经忍了一晚上,明面上不能说的话,私底下她可就没有了任何的顾忌,尤其是现在只有她和苏沫两个人。
苏沫不想跟她躲做纠缠,可她这么话里带话的羞辱之言。
自己若是现在避开了,她还当自己是个好欺负的,苏沫抬头直视她的眼睛:“二婶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我怎么就要羞愧的躲在家里了?我做了什么得二婶这么一个评价,还请二婶明言。”
容芦雪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明言吗?也好,像你这样的不祥之人,也确实不需要我给你留什么颜面的。”
“自打你进这个家门,想想这个家里发生的事情,哪一件不是你带来的,连结个婚都能闹出那么大的丑闻,你觉得让你在这个家里面来回的晃荡,这个家里还能有个好吗?说不定哪天就风流主散,一败涂地了也说不一定。”
说着,她靠近了苏沫一些。
满是挑衅的说道:“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苏沫起先被她的话,气的胸口起伏不止,只是当看清楚她眼底的阴鸷之后。
心绪慢慢平静了不少。
淡淡的说道:“二婶这样的话,委实不应该来跟我说,你这样的话应该跟当家人爷爷和奶奶说才对,既然你有这这样的担忧,整好我现在要进去见爷爷奶奶,二婶整好同行可好?”
听着她话中的威胁之意,容芦雪双眸狠狠的一眯。
她当然不可能去跑到老头子和老太太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她也没有打算就这样被苏沫拿住。
恨声对苏沫说道:“哼,少拿老爷子和老太太压我,就像我说的那样,我就等着大家慢慢的看清楚这个扫把星的本质,到了那个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在这里跟我猖狂。”
苏沫知她已经心虚了,嗤笑一声:“是吗?那二婶可要好好的活着,争取能够看得到那一天才是呢。要不然那不是要失望了。”
容芦雪的一再言辞恶毒的对她是以诅咒的话语,使苏沫不由得出言反击。
说完,根本不给容芦雪反应的时间,径直往屋内走去。
呆呆的望着苏沫的背影,容芦雪半晌才回过神来。
苏沫竟然诅咒她死不瞑目。
“哼,小贱人,咱们走着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