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薄家家宴

裴母对于苏沫的喜爱,薄老太太自是看在了眼里。
她对于苏沫就更加满意了。
刚进门就能够得到世交家中的长辈认可,这对于小两口以后在这个圈子里立足,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一直以来对苏沫保持观察态度的薄老爷子,通过这一次在薄诗怡的事情上,苏沫居然为了薄沥川和薄家,做出了那么大的让步。
他心里的天秤,也慢慢的开始了倾斜。
薄沥川面上虽然淡淡的,但苏沫却能够感觉得到,他此时的心情是愉悦的,因为她偶尔瞥见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眼神异常的明亮。
家宴有着薄老太太和裴母两人的渲染,很是和谐的落下了帷幕。
饭后,薄老太太留下众人说话。
看着一直都不怎么出声的两人,开口问道:“沫沫、沥川,想好了你们蜜月的行程了吗?”
苏沫转头望向薄沥川,她没有办法开口回答,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哪怕是薄沥川已经跟她说过好几次,要带着她出去玩玩。
她也只是等着他来安排,自己从没有想过有什么要去,或者是想去的地方。
见她如此的反应。
薄老太太和裴母也都好笑的,转头看向一侧的薄沥川。
薄沥川到是对于身为焦点,早已经习惯了。
被众人盯着淡淡的说道:“之前定下的行程,现在看来并不合适了,所以我也没有想过,就等这两天我们看看那些地方适合旅游,然后又是沫沫想去的,我们就到处走一走。”
薄老太太听着笑了起来。
“这样安排也好,只是这一路上你可要把苏沫给照顾好了,她现在毕竟不比以往,可千万不要让她累着了。”
这话听在裴母的耳中,眼神一亮,就落在了苏沫并没有什么变化的肚子上。
惊喜的问道:“老太太,您这是说苏沫她怀上了?”
“怀上了。”提起这个薄老太太面上的笑就愈发的和蔼,望着苏沫的眼神都能滴出水来了。
裴母抓着苏沫的手,由衷的说道:“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老太太有福气啊,恭喜你们了,苏沫和进门就见喜,这可是大喜啊。”
苏沫抿唇温柔一笑:“多谢裴薄母。”
她口中的羡慕之意,薄老太太岂能听不出来,笑呵呵的说道:“别着急,你们家也会有的,是喜事不假,可就是这孩子单薄,你看她和柔柔软软的小身板,我就担心她撑不住这孕育之苦。”
听着薄老太太的话,裴母的心中的思绪转了几个弯。
自家儿子跟薄沥川的关系铁的就好似一个人似的,这辈子是指定分不开的了,苏沫这个人看起来,也是个值得相交的人,再加上叶笑笑那件事当中,她们两口子对于自家儿子的帮助。
裴母打算再帮她一把。
笑着说道:“这做小姑娘的时候,谁家的女儿不是娇娇弱弱的啊,还不都是这么走过来的,而且我看沫沫虽然单薄了一些,可看起来底子不错。再说咱们这样的人家好好将养着,一定会平安生产的。”
“我那里还有一些不错的补品,等回头我收拾一下,让人送过来,给沫沫好好的补一补,保管您过上几个月,安安稳稳的做太奶奶。”
薄老太太一听眸光一闪,对上裴母的眼神笑着道:“这怎么好?倒是让你破费了。”
“看您老说的这是什么话?再说这样的话,我可是要生气了,苏沫和沥川那就和我们家文言没差的,您可千万不雅再跟我说这样的话了。”
至此,薄老太太也就不再说客套的话,转而对苏沫说道:“苏沫,快谢谢你裴伯母。”
这一番操作下来。
薄家陪坐在一侧的众人,望向苏沫的眼神,又起了些微的变化。
苏沫倒是没有多想,只是依着薄老太太的话,起身对裴母道了谢。
众人一通寒暄之后。
薄家众人一道亲自送裴家三口出门,翻转身薄沥川也跟薄老爷子和薄老太太招呼道:“爷爷,奶奶,我们也先回去了。”
薄老爷子记着他顶撞自己的仇,并没有搭理他。
而是转头对薄老太太说道:“他们要出门,你对交代一些对胎儿好的话,千万别大意了。”
说完,老爷子独自转身回了主屋。
看着这样别扭的老爷子,苏沫莫名觉得他挺可爱的。
薄老太太很是无奈的一笑,对两人笑着说道:“爷爷的话,都听到了吧?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奶奶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薄老太太现在看着苏沫,那是一百、一千个的满意,听着她的回答,瞪着薄沥川说道:“说的是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媳妇,知道了没有?”
“是,我知道了。”
辞了薄老太太,两人还没有走出大门。
就被家里的佣人给喊住了。
“少爷,夫人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情想跟您商谈一下。”
薄沥川面上的神色,立马就阴沉了下来。
他不用去见母亲,也能够想的到,她也跟自己说些什么?
本不愿意搭理,可又担心她把事情闹到苏沫的面前,转身都苏沫说道:“你先去奶奶那里等着我,我去去就回。”
苏沫看着他严肃的神情,没有多问直接点头,往主屋的方向走去。
......
薄母小院的花厅内。
看到灯光下走来的薄沥川,心急的站起身来。
一见母亲这样的神情,薄沥川面上的神态也就更加的不耐起来。
“有什么话,妈直说吧。”
见他先开了口,薄母轻叹一声轻轻涰泣起来。
“沥川,妈给你道歉,之前妈受人蛊惑不应该对你和苏沫说出那样的话。可妈也是没有办法呀。看着你妹妹一天天的形销骨立的模样,妈也是心急啊。”
“沥川,妈之前的提议......”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薄沥川一直耐着性子,听她把话说完。
看着她犹不死心的提起,想要薄沁颜与陆天逸复婚的话题,面上的神情冷凝如冰。
盯着眼前的亲生母亲看着,他就不明白了,陆天逸把沁颜伤害成了那样,她为什么还会认为,只要薄沁颜与陆天逸复婚,就是对薄沁颜最好的事情呢?
看了一眼面前神情阴沉,不发一言的儿子。
薄母哭的生硬更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