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结果

苏沫满脸娇羞的去到沙发上,真的乖乖的打开了电视机,只是她的心神却没有一丝一毫在电视节目上。
时不时的都要转头看一眼,厨房忙碌着的男人。
就在她再一次抬头,望向厨房里时。
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到是薄家老宅的电话,苏沫抬头瞄了一眼,还在忙碌的男人,起身向着阳台走去。
才摁下接听键。
“喂,沫沫,我和你爷爷已经有了决定,诗怡会在今天被直接送回她的本家。从今往后薄家将没有这个人,她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以后不管是你爷爷亦或者薄家,都不会再跟她有半分的瓜葛。”
薄老太太的话说完,苏沫默了两息之后。
才开口道:“爷爷他......”
薄老太太在她开口的瞬间,像是已经知道了,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轻声说道:“沫沫,这是你爷爷醒过来,知道了你和沥川的决定之后,自己提出来的。”
听闻此言,苏沫缓缓松了一口气。
这样就好。
虽然不能把薄诗怡依法惩处,但让她离开心中最在乎、最引以为傲的薄家,对她来说也应当是一个不小的惩罚了。
并且薄家还剥夺了,她和薄家的一切关系。
这就等于像是把她扒光了,扔到大街上一样,想来她知道了之后,应当不会比让她进监狱的滋味好受多少吧?
想着苏沫莫名的感觉松了一口气。
这种感觉让她不禁自嘲的一笑,原来在她的心底对于薄诗怡,并不是不在乎的,只是被心疼的薄沥川的情绪给压制住了,她并没有留意到而已。
长舒一口气,苏沫对着电话笑着说道:“谢谢,爷爷奶奶。”
薄老太太却在听到这一声些时,有着些许的愧疚,因为不能把薄诗怡依法惩办,在她看来还是让苏沫受了委屈。
偏偏苏沫不哭不闹,很是大度的接受了这么个结果。
这就让她感觉更是亏欠了她。
低叹一声。
“好孩子,你把这个结果通知沥川吧,奶奶就不再给他打电话了。”不想直面孙子,老太太也是觉得在这件事情的结果上,没有办法坦然的面对吧?
苏沫想着轻声应道:“奶奶,您放心,我会好好跟他说的。”
薄老太太听到苏沫这么说,心中很不是滋味,想要说些什么却不又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最终,什么也没有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苏沫把手机放到茶几上,转身看到已经在忙碌着,往餐桌上摆放早餐的薄沥川,眼中都是暖暖的笑意。
“我来帮你吧。”
说着她就上前,准备跟他一起进入厨房。
薄沥川长臂一伸。
阻拦了她的动作,把人安放到餐桌的旁边,轻声说道:“坐在这里等着。”
说完,转身进入到厨房,继续进进出出的忙碌着。
清润的声音问道:“谁打的电话,让你的心情这么好?”
苏沫面上的笑容不减,看着他的背影抿了抿唇,开口如实转告了刚刚薄老太太的电话内容。
看着听完她的话,背影一阵僵硬的薄沥川,苏沫起身走到他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
“沥川,爷爷这个决定我很满意,虽然没有把薄诗怡送进监狱,可她也失去了她最在乎的一切,以后的人生当中,她一样会为了自己所做下的事情而心生忏悔。”
薄沥川僵硬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
转身对她轻声说道:“好了,你快去坐着,咱们吃饭。”
苏沫见到他的神色好了不少,也就放开了他。
......
薄诗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被送走了,在A市没有任何的水花,薄家众人虽然疑惑薄诗怡的突然消失,却在薄家二老的重压之下,也没有人赶在明面上表现出来。
薄老爷子的病情,也在医生的照料下,慢慢有了些好的起色。
时间在平顺之中,转瞬即过。
法院那边传来消息,明日霍田亮与童雨将要宣判,薄沥川在当天接了她一道在第一天去庭审现场。
之后,直到案子经过了一周的时间,审理到最后的一场时,苏沫才在薄沥川之后,再一次进入到法庭之内。
再一次看着站在被告席上的两人,苏沫心底的起伏已经没有那么大了。
只是霍田亮与童雨两人憔悴的神色,心中升起了一丝快意。
当听到童雨被判了十三年的刑期,而霍田亮却紧紧只有三年的刑期,苏沫面上的神色一沉。
这样的结果,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薄沥川看着她的神情,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想法。
伸手握住她的手:“别想太多,这是依照法律给出的判决。”
苏沫自然知道,既然两人已经被送到了法庭上,那就不存在那些其他的了,她默默的点了点头。
低声说道:“我明白。”
庭审结束之后,苏沫看着被庭警带着离开,也就准备跟着薄沥川离开。
只是霍田亮却在离开之时,停在了她的面前。
“薄少奶奶,请你代我给笑笑说一声抱歉。”
苏沫听闻这句话,神情一愣。
她没有想到,霍田亮会有这样的话。
可她并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没有搭理他一声,转身对薄沥川说道:“走吧,我累了咱们走吧。”
童悦盯着她们的身影,满目的仇恨。
自打知道了姐姐童悦的死讯,她就打从心底里恨死了一切跟这件事相关的人。
苏沫扫到她的目光,心就更累了。
她现在完全不愿意再去跟这些人,有任何的瓜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算是对叶笑笑有了一个交代了。
带着满身的疲倦,苏沫被薄沥川带回了家。
看着她的神色,薄沥川心疼的抱着她。
“别难受了,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算给了笑笑一个交代,你也该是时候放开了。”
说完,把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苏沫依偎在他的胸前,身子慢慢的软了下来。
轻声的嗯了一声。
“我明白,就是事情突然间了结了,感觉一下子没有了方向,以后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傻瓜,怎么会呢?咱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剩下的就是幸福了。”
薄沥川嘴角染着一丝笑,温柔的拍打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