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稳住了

前面守在薄老太太身边的薄母,早先就听到了容芦雪对苏沫的针对,可她明白老太太没有发话,自己就没有说话的权利。
只能在心里强忍着。
现在听着容芦雪说出口的话愈发不像样子,有心把苏沫叫道身边来。
所以,就移动了一下身子。
而薄老太太则是知道,她根本就镇不住二儿媳妇。
抬头对着愈发放肆的二儿媳道:“你闹够了,就给我安静一会,要是还没有闹够,就给我滚回自己的房间里面去。”
对上老太太阴沉的目光,容芦雪很是不满的叫道:“妈,您只是什么意思,又不是我要跟她们吵,您这偏心也偏的太没有谱了一些吧,我这不也是关心我爸的安危吗?”
“有些人可是自打婚后,就没有回家探望过你们一次,这个时候听说了我爸不舒服了,人家倒是跑的很是殷勤,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候跑回来,有几分的真心呢?”
她每一个字都极尽嘲讽之能,苏沫却像是完全没有听懂一般。
默默走到了薄老太太的面前。
行礼,低声喊了一声:“奶奶。”
薄老太太面容和蔼的叫了她起身,才抬头望向容芦雪,沉声说道:“这会你们父亲人在里面生死不明,所以我不愿意听到你们再有什么争执,你现在最好是马上给我闭嘴,要不然有就把你送回容家,微微容家二老到底是怎么教养你的。”
老太太的一番话说的很是铿锵有力,可容芦雪却像是吃错药一般,并没有如同以往一般退却。
反而对着老太太叫嚣道:“妈,我知道您偏心,可这样是不是也太过一些,我说什么了呀,我什么都没有说呢,您就这样凶我。”
薄老太太此时心烦不已,她哪里还有心情听她说这些,一个厉眸撇过去。
“老二,这里不需要你守着了,带你媳妇回去。”
老太太一句话,直接把人赶走。
眼看着容芦雪还要张口,薄世勋看着面色不善的老母亲,哪里还敢让她多说一个字,立即伸手捂着她的嘴,把人给拽了出去。
看着两人的身影离开,剩下的人打起都不敢出一声。
寂静的环境下,苏沫能够清晰的听到从门外,传来二叔教训二太太的声音,只是看着不动声色的薄家众人。
她也就眼皮下垂,完全当做没有听到。
只是她不知道的时候,此时站在一旁的薄家众人,在心中各有各的小算盘,她可不像容芦雪那么傻,把算计都写在脸上。
薄老太太等二太太两口子的声响,完全消失之后。
才对苏沫开口道:“苏沫,过来奶奶这里来。”
苏沫听话的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
她这一动有暗暗吸引了一波注意,只是已经适应了的苏沫,完全没有在意。
“奶奶,爷爷他现在怎么样了?”
面对一向对自己和善的长辈,苏沫放下了所有的防备,关心的开口问出了心底的担忧。
看着苏沫眼底嘴真挚的关心,薄老太太的心中温暖。
老人家温暖干燥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紧紧的握住她的手,面上的神色有些深沉。
低叹一声。
开口并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关系的对她说道:“刚刚你二婶虽然无理取闹,可有句话说的很对,这么晚了你跑过来做什么?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的。”
“奶奶,我听日传说爷爷有些不舒服,在家里我也没有办法安心,就跟着一起过来看看。”
苏沫听着老太太的话,想着刚刚心急走在自己前面的薄沥川。
抬眸打量了一眼,在人群的前方,看到沉默站立的身影,心中一痛。
他此时应该是有愧疚的吧。
薄老太太看着苏沫的神情,以及自打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的孙子,心中也很是不好受,手在苏沫的手背上轻轻拍打了一下。
“别担心,爷爷这是老|毛病了,只是以往没有让你们知道而已。”
老太太的话音落。
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一位年纪略长的中年医者,带着两位相对年轻一些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薄沥川立马引着人,来到薄老太太的面前。
医生面上有些疲惫的一笑:“老太太请宽心,薄老的病情稳定住了,只要不受什么刺激的话,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苏沫在一侧搀扶着薄老太太,听了医生的话之后,老太太因为放松下来,脚下一软差点就摔倒了下去。
还好苏沫紧紧的搀扶着她。
只是苏沫因为近些日子的忙碌,本就不算健壮的身子,更是单薄的厉害,被老太太这一带差点两人都摔了下去。
薄沥川眼疾手快的把两人一托,这才避免两人在人前摔倒的局面。
薄老太太稳住了身子之后,急忙查看了苏沫,看着她并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才安心的转头对医生道:“萧小子,辛苦你这么晚跑这一趟了,我让老三送你出去,改变让他们兄弟登门谢你。”
“老太太,您太客气了。”
说完,跟着薄三爷一起离开。
薄老太太急着进屋看看薄老爷子的情况,对门前站立着的人说道:“好了,晚了,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
说罢,看着众人都离开之后,老太太看了一眼没有要离开意思的薄沥川。
“你也带着苏沫回去休息吧,你爷爷那里有我呢。”
薄老太太|安排完之后,才抬步向着无室内走去。
只是薄沥川却没有离开,抬步跟着进入了卧室内,他不亲眼见到老爷子的状况,怎么能安心呢。
苏沫大概理解了他的心思,所以紧跟在他的身边,也走进了卧室。
卧室里。
薄老爷子躺在床上,双目紧闭、面色也显得有些苍白,看起来很是疲惫的样子。
老太太走上前,伸手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
低叹一声。
“你为什么就这么的固执呢?这一辈子你还没有因为这脾气吃够亏吗?怎么就不肯改改呢?”
听着老太太的话,老爷子的眼皮颤动了一下。
最终缓缓睁开。
只是在睁眼的瞬间,看到站立在床侧的薄沥川,眼神狠狠的一缩再次闭上。
“你还来干什么?不把我气死,你是不甘心?还是怎么的?”
说罢,不由得一阵气息急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