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一起去

苏沫主动献吻,薄沥川哪里还能把持的住。
由一开始的被动,感受到她的笨拙之后,立即化被动为主动,带着她沉浸在缠绵炙热的吻中。
等得到自由之后。
苏沫看在他的胸前,气喘吁吁地说道:“沥川,现在我们可以聊一聊了吗啊?”
正享受着温香软玉在怀的薄沥川,猛然听到她的这句话。
低头在她的鼻尖上一点。
“你学坏了。”
“那也是跟你学的。”苏沫感觉他的情绪缓和了不少,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知道这件事情,既然已经被她知道了,躲闪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摊开了谈一谈也好。
薄沥川把人抱起来,走到沙发处缓缓坐下。
“你想谈什么?”
苏沫见他终于不再排斥,低头边玩弄他胸前的衣襟,边轻声说道:“沥川,我很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是薄诗怡咱们就遵照爷爷和奶奶的意思处置吧,这件事情你不用替我委屈,我并不是什么圣母,只是我有你在身边,所以这一次我选择原谅,为的是家中的两位老人,她们也有自己的不容易。而且我相信这一次,咱们选择了退让,若是薄诗怡仍旧不知死活的找上我的话,到了那个时候,爷爷他也不会在护着她了。”
苏沫抬头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薄沥川,话音一转说道:“而且,你之前不是说等过些日子,想带我出去弥补我的蜜月旅行的吗?那要是爷爷因为这件事情有个什么好歹的话,那我的旅行计划岂不是又要泡汤了啊?”
薄沥川听了苏沫的话,心中一疼。
他知道她为什么值么说。
在老宅外面的时候,她就已经表达了自己的立场以及想法。
可他也明白,她明明在叶笑笑的事情中那么的较真,可到了对付伤害自己的人时,却选择的宽容。
这一切,他都明白。
不是她有多圣母,而是在这件事情中,她不想让他难过。
这样的她,怎么能不让他心疼呢?
紧紧的把人揽在怀里,很是用力的说道:“可是我说过,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我并不委屈啊,我的委屈你不是都替我背负了吗?”被他大力的禁锢在怀里,苏沫没有办法移动,只能轻声笑着说,让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薄沥川紧紧的抱着她,半晌才开口道:“苏沫,谢谢你。”
......
安抚好薄沥川的情绪,苏沫心头甜蜜的要他陪着吃了晚饭。
有着苏沫的陪伴,薄沥川也渐渐抛开老宅那边糟心的事情,两人饭后正准备要出门散散步时。
薄沥川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沫乖巧的站在一侧,等着他接电话。
薄沥川听完电话之后,确实神色大变,转头望着苏沫道:“爷爷出事了,我得要回老宅一趟,让郁婕陪你下楼去散步吧。”
说罢,就准备要离开。
苏沫一见他这副神色,急忙跟上他的脚步。
“我跟你一起回去。”
薄沥川听闻她的话,却显得有些迟疑。
苏沫却不给他迟疑的时间,拉着他边往外走边说道:“快点的吧,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可现在爷爷的身体不好,我作为刚过门新媳妇,要是不出现的话,家里人该有想法了。”
薄沥川被她的话说的长眉微蹙,不过并没有阻止她,而是开口说道:“你跟着去可以,但是要照顾好自己才行。”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
两人急匆匆的下楼,薄沥川亲自开车往薄家老宅赶去。
平日半个小时的车程,薄沥川却只用了二十分钟就赶到了,苏沫想要不是自己在车上的话,估计他的车速会更加的快。
薄家大门口处,老管家看到急匆匆赶来的两人。
迎上前说道:“少爷、少奶奶,老爷子刚刚突然不舒服了,老太太让叫了医生过来,然后让我给您打了电话,家里人都已经赶过去了。”
薄沥川轻轻点头,脚下的步子又快又急。
苏沫只能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察觉到了这一点,薄沥川不由得放慢了些许脚步。
见此,苏沫推了他一把:“你跟管家先上去,我自己慢慢上去就行了,不要等着我了。”
薄沥川见她坚持,也就顺了她的意。
望着他和老管家的身影越走越远,苏沫也不敢耽搁顺了一口气,也急忙往薄家的主屋走去。
等来到薄老爷子的卧室外,见到凡是居住在薄家老宅的晚辈,都聚集在了这里,苏沫心中一惊。
老爷子这是真的不好了!
看着长辈们都聚在了门口,苏沫并没有往前挤,而是就近站在了晚辈群里,她的前面就是薄家二房、三房的人。
易雅云在女儿的提示下,回身看到苏沫的到来,惊讶的问道:“这么晚沥川怎么把你也给带来了。”
苏沫轻轻点了点头:“我听说爷爷身体有些不舒服,特地跟过来看看。”
她的话刚刚落音,一旁的容芦雪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
“特地过来看看?你看什么呢?是想要来看看老爷子是不是要走了,好赶紧让你们家沥川上位是吧。”
听着她刺耳的话,苏沫没有理睬她。
知道因为自己婚礼是三房帮着操办的,刺激了她的敏感神经,所以现在她看自己怎么样都不会顺眼的。
再加上薄沥川是薄家早就对外,公布的继承人。
这会她即便是明着告诉别人,她并不看重这些,也只会让那些眼红薄沥川的人,觉得她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矫情而已。
所以,她面对容芦雪的话,只能保持沉默。
而容芦雪看苏沫不搭理自己,还以为她是怕了自己,转而对上易雅云道:“我说易雅云你自己不要脸面了,也给子女留一些啊,现在老爷子还没有断那口气呢,你就上赶着巴结,这吃相也未免太难看了一些吧。”
易雅云觉得现在是特殊的时候,并不想跟她起争执,所以在她出声挤兑苏沫的时候,也就没有出声。
可没想到她话不落地,就把瞄头有指向了自己。
而且话语中还射击了儿女,这让她怎么可能忍得了。
“容芦雪,现在爸在里面情况不明,我不想跟你争,你别得寸进尺了。”
她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个二嫂了,老爷子在里面是个什么情况不知道,她却张口闭口的分家产,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家老爷子已经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