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为他心疼

站在电梯门前。
苏沫心焦不已,刚刚她被从老宅被郁婕强行带回时,薄沥川的神情已经让她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所以,她特地对他说了那样的一番话。
现在薄沥川回来了,可他却不愿意回家,肚子一个人坐在楼下。
若说老宅那边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的话,打死她也不相信。
那么强大的一个人,现在却是这副模样,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他都难以承受的事情。
电梯一上一下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可苏沫却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等电梯到达一楼之后。
她脚步快速的向外冲了出去。
薄沥川看到冲出来的人,手中的香烟极快的掐灭。
起身,向着她走去。
“你怎么下来了?”
说着伸手帮她拉紧了身上的外套。
苏沫闻着他身上浓重的烟草味,强忍着胃里的不舒服,轻轻一笑:“在楼上看着像你的身影,所以就下楼来接你了。”
薄沥川看着她面上的笑,却很是敏感的感觉到了她的不适,牵起她的手却稍稍拉开了一些两人之间的距离。
轻声说道:“走吧,上去了。”
“好。”苏沫感受着他贴心的举动,回以他柔柔的笑。
她不知道此刻,她的笑容更像是凌迟薄沥川的刀,看的他心疼不已。
两人牵手默默的上楼。
回到家里。
苏沫刚想张口问问老宅那边的情况,薄沥川却先一步说道:“你等一等我先去洗漱一下。”
看着他躲闪的眼神,以及他回来就一个人躲在楼下抽烟,苏沫心中疑惑更大。
掩下心底的疑惑,缓缓点头道:“好,那你去洗洗吧。”
等着他离开之后。
苏沫皱眉思索了一会,走出来的郁婕看着她如此。
开口问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是总裁说什么了吗?”
“没有,就是他什么也不肯说,我才心里不踏实的。”苏沫眼睛发直,边思索边说道。
见此,郁婕不禁开口劝道:“你还是不要想了吧,医生特意叮嘱你不能多思多想的,要不然总裁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你瞒着你了呀。”
苏沫瞪着她说道:“你还说呢?要不是你那么配合他,我在老宅陪着他,还用费这个脑子吗?”
郁婕看她的矛头又要指向自己,急忙妥协道:“好好好,我只是想跟你说,你这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你完全可以给老宅的老夫人她们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啊?”
“对啊。”苏沫一拍脑门,急忙抓起电话往老宅拨出号码。
只是电话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听。
苏沫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一些。
挂了电话,又急忙拨打薄母的电话。
这一次倒是很快就被接听了,苏沫在电话接通的瞬间,急忙开口道:“妈,老宅那么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沥川回来,看起来气色很是不好?”
薄母听到她的声音,低叹一声。
若是苏沫没有打这一通电话,她也不会打过来打扰她,毕竟有儿子的话在先,而且她也知道儿媳妇这一胎怀的艰难,也不想她发生什么意外。
只是现在苏沫自己打了电话,还询问了起来。
她本就藏不住话的性子,立即就把事情详细的跟苏沫说了一遍。
说完,对苏沫恳求道:“苏沫,我知道这件事是诗怡做的过了,妈也知道你受了委屈,可是看在你爷爷的份上,这件事你劝劝沥川,不要再揪着不放了。爷爷他已经倒下了,若是沥川在这么闹下去的话,爷爷万一有个好歹,沥川以后在薄家可就没有立足之地了,苏沫妈求你了。”
苏沫听闻薄沥川为了自己,差一点就把薄诗怡给溺闭在荷花塘里。
之后又跟薄老爷子起了那么大的冲突,而现下老爷子已经被气倒下了。
心中即酸且涩,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只觉得眼眶发热,有热热的液体流出来。
深吸一口气。
苏沫稳了稳嗓音,对电话那头还忧心不已的薄母说道:“妈,您放心,我一定会劝住沥川,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绝不会再刺激爷爷了。”
“苏沫,你是个好孩子,这件事情让你受委屈了。”薄母有些愧疚的说道。
听闻这话,苏沫笑了。
委屈当然是有的,可有薄沥川那样替她委屈,她就突然觉得不那么委屈了,甚至感觉异常的幸福。
上一个愿意这么全心全意对她的人,是爱她至深的父亲。
没有想到老天爷在父亲离世之后,又送到她身边一个薄沥川。
苏沫不禁在心中感激老天爷的厚爱。
笑中带泪的苏沫,对着电话说道:“妈,我不委屈,因为我的委屈沥川他都替我担着了。”
说罢,对着电话那头的薄母真诚的说道:“妈,谢谢你给了我世界上最好的沥川。”
薄母听得出苏沫的真心,她突然有些感慨起来。
半晌才开口道:“你们俩都不容易,以后会好起来的。”
苏沫挂断电话后。
抬手抹掉脸上的泪痕,一转头却看到向着她走来的薄沥川。
“怎么哭了?谁的电话?”
苏沫看着他眼眶再一次热了起来,笑着说道:“沥川,你真傻。”
走上前,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
她这一哭,薄沥川心神大乱,急忙把她的头抬起来,盯着她的眼睛问道:“妈都跟你说什么了?”
苏沫被他擒住下巴,动弹不得。
只能与他对视上。
喃喃低语道:“该说的都说了,所以我什么都知道了。沥川薄诗怡她......”
“别提她,我现在不想听到她的名字。”薄沥川听闻母亲把一切都告诉了苏沫,心底有些冒火,但是看着苏沫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也就把火给压了下去,可听到苏沫提起薄诗怡,堵在他心口的那团火,就止不住的往上冒。
苏沫话没说完,被他强硬的打断,再看他眼底聚集的风暴,知道他此时正恨急了薄诗怡。
也就顺着他的意,不再去提薄诗怡。
她盯着薄沥川紧抿的薄唇,脑海中响起薄母描述的,薄沥川整治薄诗怡的场景,不知道为什么,苏沫踮起脚尖第一次主动吻上了薄沥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