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开口

薄沥川一张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听了老太太的话,双眉紧蹙。
半晌才开口对李维说道:“把她送去后院,让人给我守死了,不要让她有任何与外界接触的机会。”
这也就是相当于软禁了。
可薄老太太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出声反对,而是眼睁睁的看着薄诗怡,被李维给带走。
她明白孙子愿意把人暂时留在薄家,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而且她对于薄诗怡,并没有如同老爷子那样的情份,所以不会去管她委屈不委屈。
看着李维把人带走之后。
薄老太太领着薄沥川去了书房。
偌大的书房内,一老一少都保持着静默。
两分钟过去,最先坚持不下去的依然是薄老太太,看着浑身上下气息阴冷的孙子。
抿了抿唇,老太太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沥川,今天的事情闹到了这一步,奶奶始终都是站在你一边的,可你爷爷他......”
“奶奶,我明白你想要说什么?可是就这么放过薄诗怡,我无法向苏沫和我未出生的孩子交代。”
薄沥川在面对薄老太太的时候,情绪放开了不少。
爷爷突然倒下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可为了这个就要他放过,那个想要至他妻儿于死地的人,薄沥川连自己的这一关都过不了。
看着神情冷沉、纠结的孙子。
薄老太太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可老头子的身体也不能不顾忌。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沥川,你听奶奶把话说完,等奶奶把话说完了,你再做决定也不迟。”
薄老太太明白孙子心中的委屈,可有些话也是她必须要说的。
薄沥川在听闻这话之后,整个人保持了沉默。
见此,老太太也就明白了,他的妥协。
轻声开口说道:“你爷爷他其实,早几年心脏已经不好了,但是你还小又刚刚接受薄氏,所以他决定对外隐瞒病情。沥川啊,今天他被气急了才会病发,奶奶想跟你说,我也很心疼苏沫和孩子,可能不能暂时先放缓对薄诗怡的惩罚,或者是换一种惩罚,别在这个时候,去跟你爷爷较劲,行么?”
老太太的一番话,听得薄沥川慢慢垂下了眼睑。
他不愿意。
可自幼在二老的身边长大,在没有遇到苏沫之前,她们是他人生中最亲近的人。
现在一个刚刚被气倒下,再听着老太太一番近乎于低声下气求情的话,薄沥川真的是恨死了薄诗怡。
恨不得现在就亲手了解了她。
看着孙子面上无声的拒绝。
薄老太太满是疲惫的一叹。
“唉,沥川我明白,奶奶的要求让你为难了,可若真的因为这件事情,你爷爷他有个什么好歹的话,你让苏沫和孩子,以后在这个家里怎么做人?还有你真的就不管不顾了吗?”
“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罪在薄诗怡、而错在你爷爷,但是沥川你再想一想,为了一个薄诗怡失去那么多值得吗?这其中还有着一个一直厚待你的亲爷爷。”
“当然是你爷爷他自己犯浑,咱们都可以不理他、不惯着他,可是现在是他生病了呀,咱们不能不顾忌他的感受啊。再说,他的心中一直记挂着欠了黎家一条命,可有了这次的事情,咱们家也算是还清了,他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纵容薄诗怡为非作歹了。”
老太太的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薄沥川只听的心中越发堵得慌。
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手上的青筋暴起。
可以看得出他平静的表象下,隐藏着多么激烈的情绪。
看着这样的孙子,薄老太太也是心疼不已。
可能够怎么办?
真的看着他和老头子继续对峙下去吗?
那样不光老头子有危险,就是于孙子的立场也没有什么好处。
书房内,再一次陷入了寂静当中。
老太太在明知道孙子抗拒的情况下,还是开口说道:“沥川,奶奶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既然你爷爷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开,那咱们这一次就随了他,不把薄诗怡送去警局了。为了给苏沫和孩子一个交代,奶奶做主把她逐出薄家,从此以后她和咱们薄家,不再有一丝一毫的关系?这样她也就没有能力,再去伤害苏沫和孩子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老太太的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薄沥川不能没有任何的回应,紧紧攥着的手缓缓放开。
抬头望向薄老太太,苦涩一笑。
“奶奶能不能容我想一想。”
自己带大的孩子,是个什么秉性薄老太太比谁都明白。
见到他终于肯松口。
薄老太太总算是放下了提着的心,急忙就回道:“嗯,你仔细的想一想。”
说着,又紧跟了一句。
“回去跟苏沫商量一下,看看她是怎么想的。”
薄沥川听闻老太太提起苏沫,面上的神色一沉:“奶奶,这件事情我不希望家里人,去打扰到她。”
说罢,起身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薄老太太皱眉长叹。
“他对苏沫用情如此深,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自言自语了一番,老太太急于去查看老伴的情形,也起身离开了书房。
......
薄沥川离开薄家老宅,直接回了公寓。
可到了公寓楼下。
他却并没有上楼,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抬头望着亮着灯的窗户,随手掏出了一包香烟。
香烟一根一根的点燃,他的脑海中薄老爷子倒下的画面,与苏沫静静躺在医院中的画面来回的交织在一起。
微凉的风吹过,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凉意,心就像是在被人用力的撕扯着一般。
他不想让苏沫受委屈,任何人的委屈都不行。
因为在决定娶她的那一刻,他就在心里跟自己说过,这个女人将是他穷尽一生要呵护的人。
可现在她不但因为他受了委屈,甚至差点丢了性命。
而他却连把那个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人,送去依法惩治,都做不到了。
这让他无法面对一心信任着他、依赖着他的苏沫。
楼上。
郁婕走到阳台上,看到坐在楼下的身影,疑惑的说道:“咦......好像是总裁?”
苏沫听到声音,立即就跑到了阳台上,向下一看急忙回身找了外套。
“你就在家里,不要跟出来。”
说完,人已经冲到了电梯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