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对上

薄沥川进入道院内,看着李维带着人等候在大厅外。
直接把人都带了进去。
进门就让李维,把五花大绑的黎留给扔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黎留,挣扎着想要起身,只是挣了几挣也没有能够成功,当撞上薄诗怡阴狠的眼神时,他整个身子都不禁僵住了。
薄沥川上前一步,神情阴冷的说道:“爷爷想要的人证已经带来了,叶四海的笔录是在警局做的,担心爷爷信不过,所以我把人直接带来了,爷爷若是有兴趣的话,我也可以让他当着您的面,再把事情给说一遍。”
说完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如同一只死狗的黎留。
“这个人就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爷爷对他应该不会陌生。”说着示意李维把黎留嘴上的抹布取下来。
黎留一得到自由,就急忙对薄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您别信他们的,他们这是栽赃陷害,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钱是我从诗怡的手上骗过来的,她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只是看不得诗怡的位置被别人占了,我本来还想这等诗怡做了少奶奶,我的手头上也能够宽松一些,可没有想到你们薄家背信弃义,让薄沥川另娶她人,我的心中气不过,所以才会做下的蠢事。”
薄沥川听闻他的话,又给李维使了个眼色。
李维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U盘,薄沥川冷声说道:“他的话虽然说的严丝合缝,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他说是他找的薄诗怡,可我手上是于队长从他们家附近,截取的监控视频,里面清楚的记录了,薄诗怡出入黎家的情形。”
“爷爷觉得是他的话更可信,还是我手上的证据更可信呢?”
薄老太太紧盯着老爷子的神情,见到他眼底的犹疑,不禁怒视着黎留。
“黎留啊,你说是你听说了,我们家沥川娶了别人,你这心中不忿,才做出的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
说着,老太太的话语一顿,等到黎留点头才有开口道:“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是住在偏僻的乡下吧?你这消息倒是灵通的很啊,我们这边刚举行婚礼,你就知道了啊?”
“黎留,你是把我薄家上下的人,都当成是傻子了吗?”
薄老太太的一声怒喝,吓得黎留一抖。
急忙不停的磕头认错。
听着他口中没有任何辩解的话,只是不停的重复着,都是自己一个人的错,请求薄老爷子只处置他一个人,不要牵连他的家人。
薄老爷子不再给别人开口的机会,厉声喝道:“黎留,你行啊,你这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当初我带走诗怡的时候,就给你留下了足够你一生富足的钱。而前两年你找来的时候,我又私底下给了你一大笔的钱,可我没有想到啊,你居然惦记上了我整个薄家啊。”
“你敢对我薄家的子嗣下手,那就别怪我不顾念往日的情份了。来人啊,把他交给警察局,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随着薄老爷子的话落,老管家带着几个人进门来。
黎留听闻此话,偷偷瞄了一眼薄诗怡。
而薄诗怡却在听到老爷子,最后拍板的话,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的气还没有喘匀,就被接下来的一声厉喝给打断了。
薄沥川和薄老太太双双喝止,想要把黎留带走的下人,“慢着。”
听到薄老太太出声,薄沥川把到嘴边的话,又都给咽了下去,静等老太太与老爷子周旋。
薄老太太起身站在老爷子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冷冷一笑:“呵呵,老头子,你这是打算揣着明白装糊涂,打算把这么重大的事情,都推在他黎留一个人的身上,糊弄过去吗?”
“我告诉你,办不到。”
老太太的话说的铿锵有力,瞪着薄老爷子的目光,更是闹着汹汹怒火。
“你想要和稀泥,什么事情都可以,就这件事情不行。我告诉你,今天这件事情即便是我答应你,薄家的列祖列宗也不能答应,母亲去世前对我的殷殷叮嘱也不能答应。”
“他黎留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条阴沟里的臭虫,他有那个胆子、能力来算计我薄家的孩子?”
“这样的鬼话,我不相信。我现在就要把主使者跟他一起送去警察局,今天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行,我明天就召开记者发布会,让沥川把所有证据都摆在明面上,把这件案子推送道大众的面前,我看到时候你还能不能护着她。”
薄诗怡被老太太的一番话,吓得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落个不停。
“奶奶......”
“住嘴,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女,不要叫我奶奶。”
薄老爷子面对着老太太的咄咄逼人,一直保持着静默,没有发出一个声音。
事情到了现在,他哪里还能不知道,薄诗怡在这件事里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可即便是明白了,他也不能如她们所说的,把薄诗怡给推出去。
他不是不可以那样做。
他是绝对不能够那样做。
薄诗怡是他的一个承诺,军人最重承诺,而这个承诺还是他应承了救命恩人的承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保下她。
而现在他对于薄诗怡,除了那一份承诺之外,还有着深深的内疚。
他在心中不住的自责着,若是自己能够对她的教养,更多上一些关心的话,又或者他没有强行的把人接到什么来,她是不是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了呢?
薄老太太可不管他在想什么,这一次薄诗怡算是彻底的踩了她的底线,厉喝一声说道:“沥川,那薄诗怡和她的这个叔叔一起送去警察局。”
薄沥川等得就是这么一声令。
立即上前,就要把一直所在薄老爷子身边的薄诗怡给揪出来。
薄诗怡哭着往薄老爷子的身后躲,薄老爷子看着已经来到身前的薄沥川,怒声喝道:“薄沥川,你这是要造反啦?这个家还是我说的算。”
“哼,你说的算,是啊,那你这是逼着我开新闻发布会是吗?也好,那我就看看你这个一直把国家高于一切挂在嘴上的人,到时候怎么面对这个国家上上下下的人。”
老太太的话,使得老爷子又是一阵愣怔。
薄沥川趁着这个机会,一把把薄诗怡给揪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