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祠堂前正名

海港城门外——
薄老太太拉着苏沫的手,殷切的叮嘱一番。
最终在薄沥川的催促下,和蔼的对苏沫轻声道:“沫沫,今年祭祖你和沥川已经订婚,到时候我让沥川去接你过来,参加咱们薄家的祭祖仪式。”
“这......”苏沫不知道这样合适不合适,所以她不敢随意答应,转头望向薄沥川。
薄沥川轻轻点了点头。
苏沫只得对薄老太太轻声道:“好的。”
两人的互动虽然隐晦,如何瞒的过薄老太太那双精明的眼睛。
嘴角挂着满意的笑容,目送薄沥川把人送走。
......
第二天,苏沫是被薄沥川的司机接到薄家老宅的,春嫂在大门口等候着,一见到她高兴的迎上前,“苏小姐,我带您先去少爷的院子里。”
“嗯?不用先去见奶奶和伯母吗?”苏沫听闻要先去薄沥川那里疑惑出声。
春嫂笑着道:“不用去,是老太太吩咐的,她今日会比较忙。说等您过来了,就去少爷的院子里等着,到时辰了再直接过去祠堂就行。”
“那走吧。”
跟随春嫂来到薄沥川的院子,苏沫对他的住处好奇的打量起来。
院里种了不少的绿植,却鲜有花草。
心中暗笑。
这人还真是连院子都随了他的风格,偏于硬朗呢。
春嫂领着她来到一处房屋前,“苏小姐,这里是少爷的正房,您先在这里歇着。等时间到了,我就过来喊您。”
“谢谢你,春嫂。”
等她走开,苏沫抬步走了进去。
一明一暗的套间,外间很大左手边一张书桌,后面满墙的书架,上面摆满了照片,还有一些奖章之类的。
好奇的走上前,仔细一看。
苏沫不禁惊讶的双目微睁,原来竟是薄沥川自小到大的照片。整个房间布置的极其简洁,就如他在外面的公寓一般。
一圈浏览下来,苏沫还是对那些照片更感兴趣,从书柜上取下一册相册,看着那一张张承载着薄沥川人生经历的照片,看着薄沥川自小就爱板着一张小脸的模样。
苏沫不禁笑出声来。
“原来你自小就爱端着啊。”
“有这么好笑吗?”薄沥川走进来,看到她捧着一本相册,笑颜如花的模样轻声问道。
猛然听到他的声音,苏沫吓得一个激灵。
手中相册‘啪嗒’一声,跌落在地上。
有那么两张照片掉了出来。
苏沫面上一红,慌忙弯腰去捡。
薄沥川看到自己把她给吓着,上前一步也准备去帮她捡。
低头、弯腰的两人指尖相碰,苏沫只来得及捡起那两张照片,触电一般的缩回手。
起身,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
道歉的话,在眼睛触及照片上的人时,猛然停了下来。
那是一张四个人的合影,三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四人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其他三人对着镜头笑的很是开怀,唯独薄沥川依旧是一张冷峭的脸。
苏沫抬头把照片递还给他。
“对不起,我不是有心的。”
“不用道歉,是我吓到你了。”薄沥川从她的手中接过那张照片,放进手中的相册内,淡声说道。
也许是薄沥川的淡定,影响到了她。
苏沫的心跳也慢慢恢复了正常。
就在她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以化解两人之间尴尬时。
薄沥川放下手中的相册,伸手牵着她道:“走吧,咱们该去祠堂了。”
“哦。”被他牵着往外走,苏沫心跳再一次加快,可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她也不好挣扎,只能在心中祈祷薄家的祠堂,能够快一点到达。
祠堂前的空地上,站着薄家上上下下的人。
据听说薄家散落在外的所有子弟,到了这一天都会聚集在此。
薄老太太看到两人的到来,笑意融融的对苏沫招手。
“沫沫,过来奶奶身边。”
苏沫侧首看了一眼薄沥川,见他微不可查的轻轻点头。
抬步向着薄老太太走去。
站在薄老太太身边的薄母,温柔的对她笑笑。
“沫沫,奶奶的意思,今年由你来陪她给祖宗们上香。”她话意温柔,却让苏沫瞪圆了双眸,看刚刚两人之间的站位,不难想象以往必定是薄母陪着薄老太太上的香。
她慌忙推辞道:“这怎么能行,我什么都不懂。”
“不懂可以学,你马上就要跟沥川结婚,这些以后都是你们的事。”薄老太太的话落,薄家不少人面色微变。
站立在薄老爷子身边的薄诗怡,眼神如同淬了毒的利箭射向苏沫。
薄哲奕望着苏沫的背影眼中出现一抹玩味。
陆天逸站在人群中,听闻此话双目中闪现一抹恶毒。
一道尖锐的嗓音突然响起。
“妈,您也真是老了,咱们家祭祖,这么重要的时候,也是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野丫头,能跟着你进去的吗?您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薄家的规矩非薄家宗妇不得进。她凭什么?”
苏沫听到这有些耳熟的声音,回身看了一眼。
说话的人她并不认识,但这个声音她确实听到过,而且就是在前不久,薄家寿宴那条僻静的回廊上。确定了这个声音,苏沫眼神落在薄沥川身上,对上他淡定依旧的眸子,慌忙低下了头。
此时她的话,虽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可自己却不能有任何的反应。
因为这里是薄家的祠堂,她虽然已经是薄沥川的未婚妻,但终归还没有结婚,名不正则言不顺。
况且,这里除了薄老太太,还有薄老爷子这个一家之主在。
“薄美琪,你给我闭嘴。”就在苏沫想到薄老爷子的同一时刻,老人家一声怒吼震耳发聩。
只见这一声怒斥之后,薄老爷子转身望向薄老太太,跟大家说了吧。
薄老太太牵着苏沫的手,来到众人面前,朗声道:“这是苏沫,沥川的未婚妻,是薄家未来的少夫人,她们的婚礼将会在六天之后举行。让她陪着我侍奉薄家的列祖列宗,谁还有意见?”
老太太的声音不同与以往的和蔼、可亲,有着一种强硬的态度在。
苏沫感受着被老人握住的手温暖、干燥,在薄家几百双审视、打量的目光下,忐忑不安的心慢慢镇定下来。
薄家众人看着突然出现在祭祖礼上的苏沫,听了薄家二老的话,即便心中思绪万千,也没有一个人敢出声说出反对的声音。
“既然都没有意见了,那就开始祭祖礼。”
薄老爷子一声令下,起身带着薄家众人,向着肃穆的祠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