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怎么样?你咬我啊?

夜幕降临时。
苏沫出了公寓,打车去往跟叶笑笑约好的咖啡馆。
她因为不想一个人在薄沥川的房子里待着,所以出门比较早。坐在一处比较显眼的位置静等叶笑笑的到来。
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可最先等来的不是叶笑笑,反而是面色不善的薄诗怡。
苏沫看到裹挟这满身怒气而来的薄诗怡,眼神微微闪了闪,起身礼貌的招呼道:“薄小姐,这么巧......”
“巧吗?”薄诗怡精致、妖娆的面容上,闪现一抹轻蔑的笑:“是啊,确实挺巧的,没有想到我喜欢什么,你就喜欢什么?”
说着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苏沫一遍,问道:“苏沫,有个问题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不知道你能不能诚实回答我呢?”
她这样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再加上今天在薄家发生的那一幕。
苏沫知道她肯定不怀好意,不过人家都已经挑衅到面前了,她苏沫也没有继续退让的道理,淡然的对上她挑衅的目光,“薄小姐,有什么话只管明着讲。”
“哼,明着讲,我还怕你不成。”薄诗怡看着她那张淡漠的脸,就止不住的抓狂,恨声说道:“不知道你站在沥川哥哥身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否配?”
这样嚣张的态度,苏沫岂能忍她。
再说和薄沥川的婚事,是他求着自己,又不是自己贴上去的。她薄诗怡凭什么在这里说三道四的。
面上神色不变,嘴角微微上翘。
“薄小姐或许不知道,我在答应嫁给薄沥川的时候,是他求婚的。薄小姐的这个问题,我觉得你,更应该去问他。”苏沫说完这句话,远远的看到叶笑笑已经往这边走来。
对着薄诗怡那张阴沉的脸道:“薄小姐,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朋友已经到了,还请你离开。”
今天在薄家突然听到老太太要为薄沥川迎娶苏沫,她气的直接冲进薄家大厅。可话还没有说清楚,就被下令关回自己的房间,可也就在回房的路上,她听到陆母跟身边的下人说了关于苏沫的家世。
她心中更是气不过。
在她的心里,薄沥川就是天上的骄阳,苏沫连地上的泥都不算,她怎么能够眼看着这样不堪的苏沫,去玷污她守候了那么多年的人。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偷偷跑出来,找到苏沫。没有想到对方先是理所当然的嘲笑自己一番,现在又要赶她离开。
薄诗怡因为自小被薄老爷子娇惯,薄家上上下下的人又因为看老爷子的面让着她,早已养成了娇惯的性子。
怎么能够让她看不上眼的苏沫,在自己面前嚣张。
猛地上前一步,端起苏沫面前的奶茶,朝她泼了过去。
“你跟我装什么清纯、烈女,你别以为薄家没有人了解你的底细,你就能够蒙混过关。你母亲那样的货色,生出来的女儿能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你以往那些肮脏事,告诉沥川哥哥,我就不信他还会要你。”
说罢,转身就往外走。
刚进门看到这一幕的叶笑笑,慌忙冲过来一把拽住她。
“你是谁?为什么要欺负沫沫?”
她气红了双眼,愤怒的瞪着薄诗怡。
薄诗怡被她猛地拉住,本就怒火中烧,再一听她居然为苏沫打抱不平,嗤笑一声:“我就欺负她了,怎么样?你咬我啊?”
对上这么嚣张的薄诗怡,一向就性子火爆的叶笑笑,抬起被她抓在手里的手猛的咬了上去。
“啊~”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痛呼,从薄诗怡的口中传出。
受不住这痛疼的她,猛的拿包去砸叶笑笑。
看着这一幕,苏沫顾不上自己的狼狈。
慌忙来到两人的身边,两手握住薄诗怡的那只手,抢下她的手提包扔的远远的。
叶笑笑这一口咬的很重,直到感觉牙齿发酸,才抬头怒视着薄诗怡抬腿往她的小肚子顶去。
“哼,滚吧。欺负我们家沫沫,瞎了你的狗眼。这一次算是给你个教训,再有下一次,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薄诗怡看着手腕上已经破皮的牙印,怒视着两人叫道:“苏沫,你给我等着,我是绝不会让你这粗俗的女人嫁给沥川哥,进薄家的大门。”
说罢,捡起被苏沫扔出去的手提包,狼狈离开咖啡馆。
看她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嚣张,叶笑笑挥舞着拳头又要扑上去。
这辈子叶笑笑认为自己就是苏沫的守护者,在她看来苏沫的性子太过绵软,一般情况下就只有吃亏的份,所以她就只能让自己变强,好保护她不被人欺负。
也是这样的想法,让叶笑笑打小把跆拳道、散打,各种防身术都学了个遍。
苏沫伸手拉住她道:“算了,她也就是逞口舌之快,咱们不理她。”
被她这么一阻止,再转头薄诗怡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咖啡馆内。
叶笑笑恨铁不成钢的望着她道:“也就你这么好脾气,她都敢把咖啡泼你身上了,你就不知道泼回去吗?”
苏沫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模样,苦笑一声:“就点了一杯,我就想泼回去,再点一杯不也来不及了吗?”
“那下一次就点两杯,连我的那一杯也点好。”叶笑笑顺嘴就接了一句。
这话却让苏沫笑了起来。
“你这还天天盼着我被人泼呢?”
“啊,哈哈,这个有备无患吗?”反应过来,叶笑笑不禁尴尬的笑了起来。
不想再这个尴尬的话题上继续,叶笑笑慌忙转移了话题。
“对了,那疯女人是谁啊?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苏沫听她问,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狼狈,以及因为刚刚三人的打斗,而弄得有些凌乱的咖啡厅,转身拿起外套和手提包。
“你先等等。”
说完,她寻到店老板,做了一些赔偿,拉着叶笑笑离开。
这时叶笑笑也注意到了她身上的狼狈。
“要不然咱们直接回家吧。”
“嗯。”苏沫没有反对,关于今晚会住在叶家的事,她一早就给薄沥川发了信息,只是到现在薄沥川也还没有回信息而已。
坐上叶笑笑的车,两人一同回到了叶家大宅。
因为满身的狼狈,苏沫来到叶家并没有去给叶老爷子去问好。
直接来到叶笑笑的小楼内,梳洗了一番,换上叶笑笑的家居服。
叶笑笑急忙拉住苏沫询问道:“不对啊沫沫,刚刚在咖啡馆,那个疯女人说你要嫁人了。可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