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薄诗怡的来历

被突然发声的薄老爷子说出口的话,给吓得一愣。
薄诗怡呆愣了一瞬之后。
拉住他惊叫出声。
“爷爷,你......”
“都是死人吗?都聋是不是?”薄老太太一看她不顾一切的模样,生怕让她再这么闹下去,大家都下不了台。对着一旁的下人怒斥一声。
在薄家二老的连续怒喝中,薄家待在大客厅内的下人,慌忙上前把薄诗怡给拉了出去。
只是她刚刚的那一番话,却在苏沫的心中生根发芽。
面上的神色也变了数变,最终向着薄沥川望了过去,在与他目光相处的瞬间,又很快的别开了去。
心中想着。
不知道这薄诗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自己的出现,是不是已经影响到了她原本应有的生活。
薄沥川从短暂的目光接触中,已然看懂了她的心思。
缓缓靠近她低声道:“别胡思乱想,这件事情等晚些时候,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
他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又在众人回身的时候,离了苏沫身侧。
所以没有人留意到两人之间的举动。
陆母在看到薄诗怡快速的冲进来,又以更快的速度薄家下人给弄走,眼底有光闪过。
“老太太,这午饭我就不在您这用了,天逸突然回来。我想回去看看两个孩子。”她客气而又周到的对薄老太太辞行。
薄老太太缓缓点头:“那你就先回去吧。”
原本是想着薄沥川的婚事,她能够搭把手。
可看到孙子那么排斥她之后,薄老太太已经歇下了那份心思,如今再留下她也是尴尬,索性应了她的话。
陆母与薄家众人一一道别,转身快步离开了薄家大厅。
宽大的薄家大客厅内,只剩下了薄家四口与苏沫五人。
薄老爷子一挥手道:“我还有些事情去书房,晚些时候让人把午饭送过来。”
说罢,他也转身离开。
他的离开,使得苏沫面上的神色,越见的尴尬起来。
看着这一幕,薄沥川哪里还能忍的下来。
他上前一步,牵起苏沫的手。
“奶奶、妈,今天这样的情况,我们也不适合在家里吃午饭了,苏沫她现在怀着身孕。受了这样的惊吓,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先带她去医院看看,以后有机会我再带她过来看你们。”
他的话不轻不重,落在众人的心上却意外的有份量。
已经转身离开的薄老爷子,往书房去的脚步微微一顿停在了那里。
薄老太太看着孙子满是冷冽气息的面容,眯眼扫了薄老爷子的背影,轻轻点头故意加大音量道:“你说的很对,带着她去医院好好的看看,有没有被吓着。跟那些外人比起来,我薄家的子嗣才是最重要的。”
说罢,牵起苏沫的手,满是歉意的道:“好孩子,不要想太多,一切的事情都交给奶奶,安心的等着做一个漂亮的新娘子。”
苏沫感受到她的歉意,抿唇一笑:“我都听奶奶的。”
辞别薄老太太与薄母,苏沫跟随着薄沥川出了薄家老宅。
在走出这座大宅的瞬间,苏沫还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想起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还对能够生活在这么美丽的庄园内,内心充满了羡慕。
可仅仅这一会的功夫,她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想法。
薄沥川伸手拉了她一把,“想什么呢?”
苏沫抬头与他对视,看着阳光照耀在他身上,他就如同太阳一样发着光,温暖着她的心。可想着刚闯进薄家大厅的薄诗怡。
话不经意间脱口而出。
“能跟我说说薄诗怡吗?”
话出口,她又有些懊恼的咬了咬唇。
这么迫不及待的就问出口,会不会让他误以为自己是在吃醋?
果然,在这样的念头刚起,感觉薄沥川望向自己的目光带着一丝灼热,慌忙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
“诗怡,她虽然姓薄,但她并不是薄家子女。她是爷爷一个战友的孙女,本姓秦。是她家里人临终托孤给爷爷的,当日爷爷曾有话等她长大了,会在家中子侄挑选合适的人选娶她进薄家的门。”随着他清凉的嗓音,说出关于薄诗怡的来历。
苏沫嘴角止不住的想抽搐起来。
这家伙不管说什么事情都这么简洁吗?
那么,后来呢?
话既然已经开了头,再问下去也就没有那么尴尬了。
看薄沥川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她在两人相牵的手上,微微一个用力。
对上他满是询问的眼神,躲闪的移开目光,问道:“就只有这些吗?可看她刚才的反应,只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嗯?
薄沥川听着她的话,不禁嘴角微微上翘。
“她刚刚那样子闹,是因为前两年爷爷看她自小喜欢往我们院子里跑,就说以后让她嫁给我。”说完,对上苏沫猛然转过来的目光,薄沥川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不过,这件事情我始终都没有同意,在我心里她跟沁颜是一样的。”
闻听他口中提起薄沁颜,苏沫面上的神色不禁一暗。
再也没有了继续说话的兴趣。
“嗯,我明白了。”轻轻点头道:“那咱们回去吧。”
薄沥川还以为她是为了薄诗怡困扰,但立时也想不出什么特别好的办法,顺势应下她的话,牵着她往车子旁走去。
回到住处,薄沥川陪着她吃过午饭,就回了公司。
午睡之后的苏沫,想起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心中就是一阵惶恐。
无法排解这样的情绪。
拿起手机拨通叶笑笑的电话。
嘟......嘟......
“喂,苏沫你怎么现在才联系我,昨天的约会怎么样?我这一直挂着你,却又不敢打扰你,这一天一夜都快把我憋疯了,幸好你还能想起我。”电话那头的叶笑笑,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先是来了一通关怀的抱怨。
听得苏沫更是一阵头大。
不过,心情却轻松了不少。
“笑笑,我遇上了一些事情,想要跟你见面聊一聊,你有空吗?”苏沫轻咬唇瓣吞吞吐吐的说完。
了解她至深的叶笑笑,已然从她的话语中听出了不小的信息。
轻笑着说道:“见面聊,可以啊,不过今天不行。明天你看怎么样?或者你今晚来我家住,咱们晚上见面聊。”
明白她现在肯定是在宋礼那里,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明天。
苏沫有些等不下去,轻声道:“那我晚上过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