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我愿意,我相信

薄沥川神情冷淡的走到众人面前,没有回应薄老太太的话,而是伸手牵住苏沫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说完,拉着她径直向门外走。
薄老太太一见这个情景,瞬间沉下脸色。
恼怒的拍案而起,“薄沥川你这样要干嘛?人今天是我请来的,你就这么把人带走,还有没有把我这把老骨头放在眼里?”
老太太怒气,把屋里人都吓的不轻。
苏沫被薄沥川牵住的手,微微向后轻轻一扯。
被强行带来薄家,她不是不害怕,可薄老太太对她的态度,却让她感觉到了一份尊重、以及久违的温暖。
回头看到她祈求的神色,薄沥川转回身对上薄老太太满面的怒容。
淡声说道:“奶奶,你的心思我懂,只是有些话,我需要跟苏沫单独谈谈。”
说完,牵起苏沫的手,向薄家后院走去。
薄老太太听到孙子的话,脸色虽有所好转,却还是一直紧绷着,看的薄母在一旁心惊肉跳的。可儿子打小主意就大,她这个做母亲的在他面前根本毫无话语权。
目送两人离开的身影,薄母来到薄老太太的身边,抬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妈,您消消气,沥川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您还能够不知道吗?只怕是咱们突然把人接回来,他这是担心,苏小姐被咱们给吓着了吧。”
薄老太太在她的轻声慢语中,面色总算是缓了过来。
就在她准备坐下,静等薄沥川把人带回来的时候,一旁的薄老爷子突然出声道:“就是说,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孩子的婚事,你瞎搅合什么。我早说过......”
他的话说到一半,在薄老太太犀利的眼神下猛地收声。
“我警告你,把你那些心思给我统统收起来,我是不会让我的孙子,去替你偿还欠下的人情债的,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没有想到老伴的火,会突然转向自己。
薄老爷子双目一瞪:“你这人真的是不可理喻,我什么时候说让沥川替我去还人情债了,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面对着薄老爷子的怒气,薄老太太却反而面色和缓的坐下,淡淡的道:“你最好是没有这么想。”
薄老爷子被老太太气的被转过身去,不再去看老太太。
一旁的陆母,看着为了苏沫,闹僵起来的薄家二老,眼底有着一丝暗光闪现。
今日她出现在薄家,才知道薄家居然看上了苏沫,想要她从中撮合苏沫与薄沥川的亲事。刚知道的时候,她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只是在薄家她不敢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苏沫嫁给薄沥川,她心中也有着浓浓的不甘。
现在听着薄家二老话中隐晦的含义,陆母觉得自己也许还有机会。
想着她准备回家之后,好好的问问薄沁颜,薄沥川的婚事上是不是有着什么样的隐情。
......
苏沫被薄沥川强制带离大客厅,来到薄家后花园内。
望着前面挺拔的身影,轻轻拉扯了一下他的手。
“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吧。”
柔柔的嗓音,说出的话,阻止了薄沥川的脚步。
回转身、望着她白嫩的小脸,薄沥川轻声说道:“苏沫,对不起,没有想到奶奶她会突然插手。”
苏沫神情一愣,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情绪,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冷的男人,在她的事情上,真的很是小心翼翼了。
说实话,在被薄家长辈强逼着要嫁给他的时候,她的心中明显是有些排斥的。
甚至于在医院的时候,她虽然有些动摇了,可心中还是有着很大的顾虑在。
可现在面对眼前,满是歉意望着自己的男人。
苏沫突然之间就笑了起来。
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笑问:“你这个时候应该在公司,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春嫂看到你被人带走,我让人查了下,发现是家里面的车。”薄沥川被她的笑容闪了一下,淡声说道。
听他这么简短的话,苏沫却能够知道,事情绝没有他说的那么容易。
“这样啊。”苏沫面上的笑越发的灿烂,转身往一侧走了两步,轻声道:“薄沥川,你可还愿意娶我?”
嗯?
薄沥川闻言面上有些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
要知道在昨天晚上,苏沫还很是排斥嫁给他的提议。
现在她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薄沥川怎么可能不惊讶。
没有在第一时间得到他的回应,苏沫面色猛然通红,心中尴尬欲死。低头恨不得能在地上寻到一条裂缝,好让她能躲过眼前尴尬的境地。
就在此时肩膀被一双大手给紧紧的握住。
“当然愿意。”身体被转过来的瞬间,属于薄沥川有些清冷的嗓音。
苏沫心被狠狠的拨动了下。
面颊更是红透,感觉心就像是要跳出胸腔一般,她更是不敢抬头去看他。
修长的大手轻轻抬起她的下颚,拇指来回的在她柔嫩的肌肤上摩挲着,薄沥川看着她眼帘下垂,不敢与自己对视的模样,郑重而真挚的说道:“苏沫,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还有着诸般顾虑,对于嫁给我还不踏实。但是我跟你保证,我会忠实于我们的婚姻,往后余生为你遮风挡雨。”
苏沫在他的举动中,眼皮不停的上下合动。
直到他的话落音,她抬起眼皮定定的对上他茶色的瞳仁,看着他眼底的认真,心神大震。心就像是被泡在了温泉之中,温温热热的很是舒服。
苏沫情动的喃喃道:“我相信......”
薄沥川的脸在她的眼神中,慢慢放大。
直到两人唇齿相连,那温温凉凉的气息传入口鼻之间。
苏沫本能的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强有力的手臂,给紧紧的圈在了怀里。无力反抗的苏沫,慢慢闭上了眼睛任由他为所欲为。
这一吻,不若以往任何一次。
薄沥川把心底的愉悦,通过这一吻传达给苏沫,让她明白此刻他有多么的高兴。
靠在他胸前猛地吸收新鲜空气的苏沫,双手紧紧的揪着他胸前的衣衫,生怕自己一放手,会脚软的跌倒下去。
此刻的美好,让薄沥川拥着怀中人。
恨不得时间能够就此停止下来。
“咳咳。”一声轻咳,惊得相拥而立的两人,慌忙回头望过去。
苏沫回头望去。
见到迎面走来的薄母,双颊再一次染上红晕。
慌忙推开身边的薄沥川,低头往一侧让了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