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薄家允婚

面对薄家二老审视的目光,苏沫一路上做好的心里建设,慢慢的开始瓦解。
在她感觉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
薄老太太轻笑着对她道:“丫头叫什么?”
“奶奶,我叫苏沫。”
“苏沫,嗯简单却也好听的一个名字,奶奶年纪大了,你这样朗朗上口的名字好记。”薄老太太看着眼前内心明明很是紧张,却还能保持镇静与自己对话的女孩,心中暗暗点头,“苏沫,过来坐,别这么拘谨。”
从老人家的神色上,薄母知道这第一面苏沫是已经过关。
牵了她温柔的送到老太太的身边,“快坐下,陪奶奶好好的说说话。”
被强制带进薄家,又在无措的情况下见到薄家的几位家长。
要说苏沫不紧张,那绝对是骗人的。
坐在薄老太太的身边,她竭尽全力的维持着表面的镇静。
可在座的可以说都是人精了,怎么可能看不出她故作镇静下掩饰的心慌。
薄老太太与老爷子对视一眼,轻咳一声道:“丫头啊,我听说了一些事,是跟你有关的,今日想要跟你求证一番,你能不能为奶奶解下惑呢?”
来了~
苏沫想着这应该是昨晚那通电话,招惹来的后患了。
到了这一刻,她反而就不那么紧张了。
对着薄老太太轻轻点头,“奶奶想要知道什么?您尽管问,苏沫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看着苏沫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完全镇定了下来。
薄家二老的眼底有光闪了闪。
薄老太太笑容和蔼的道:“那奶奶有话就直说了。你现在是不是住在沥川哪里?”
苏沫闻言心底闪过一抹苦笑,有些无力的在心中吐槽着。
您老还真是够直接的。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薄老太太的第二个问题又来了。
“你们俩现在是不是在交往?”
苏沫刚刚张口准备解释,就被老太太第二个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时。不想,老太太又给她来了一个重磅炸
弹。
“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有身孕了?”
“轰”的一声,一个闷雷在脑海中炸开,苏沫呆愣愣的望着眼前慈眉善目的老人。
她虽然用的是疑问句,可每一句话说出来,基本用的都是肯定语气,苏沫知道她和她身边的这几人,也就是薄家的长辈,只怕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苏沫瞬间被定在了那里,呆呆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否定?
当着这么多长辈的面,说出欺骗的话,她还是有些踌躇。
肯定?
不知道等着自己和宝宝的会是什么结果。
看着她这样,薄老太太牵起她的手,温和的说道:“孩子,别有什么顾忌,有什么话跟奶奶说,奶奶会给你做主的。你告诉奶奶,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沥川的宝宝?”
无可否认的苏沫轻轻点了点头。
这下子薄老太太一张脸笑成了一朵花,“好好好,薄家长房有后了。”
自从长子在意外中身故之后,一直有些压抑的薄老太太,心情舒畅的连说三个好。
薄母拉着她另一只手,笑意融融的说道:“你们这两个孩子,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瞒着家里呢。你们还都年轻不知道这事的凶险,万一......”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薄老太太打断。
“没有万一,有我在,薄家长房的子嗣不会有任何的万一。”老太太说出这话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老爷子,浑身气势迸发。
被她这么一望,薄老爷子双目一瞪:“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也盼着长子嫡孙呢。”
“哼。”薄老太太轻哼一声,转头对薄母道:“既然苏沫丫头已经怀上了,这婚礼的事情就不能再拖下去了,明天你跟我去一趟青华山,让长青那个老道士给挑一个就近的好日子,把两个孩子的婚事给办了。”
苏沫这个时候,哪里还能不明白薄家今日请她来的目的。
她们是知道了宝宝的存在,想要她嫁给薄沥川。
知道她们不会伤害宝宝的那一刻,她紧绷的神经总算松懈下来。
可想想她就要这样嫁给薄沥川,心口有些闷闷的。想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要是被人知道她嫁给薄沥川是这样的心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骂她矫情、作妖。
毕竟他那么优秀,耀眼的如同启明星一般。
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不知道是天下多少女孩的梦,可偏偏她现在面对这样一个所有人的梦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快乐心喜,相反心底生出的是一股浓郁的沉闷气息。
薄母一手拉了身边的华淑佩,对薄老太太道:“您就明天带着咱们去一趟青华山就行,剩下的交给我和淑佩,您就安心的在家等着喝孙媳妇茶。”
薄老太太这些年虽然看着硬朗,可毕竟已经上了年岁,一般情况下家里人是不愿意她太过操劳的,再加上薄母是一个性情温顺的人,这些年自打丈夫去后,她们这一房完全是因为有薄老太太撑着,要不然她们母子三人只怕等不到薄沥川成长起来,就已经不知道被发配到什么地方去了。
因此薄母比任何人,更加重视薄老太太的身体。
眼看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要决定自己的人生走向。
苏沫心中暗急,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道低沉、悦耳的声音:“爷爷、奶奶,谈论我的婚事,却不通知我一声呢?”
正谈论热闹的几人,转头望向大门口。
看清楚走进来的人,不禁同时变了变脸色。
苏沫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带着一身的清贵,风采卓然。眼神闪了闪。
“不通知你,你这不是也回来了吗?”薄老爷子望着走进来,他最是得意的孙子,从鼻腔内轻哼一声。
薄老太太听着他这四不像的话,眸含威胁的扫了他一眼,转而面对薄沥川的时候,转换成了笑眯眯的模样说道:“别听你爷爷的,我是想着你忙完了,等晚上回来再跟你说这个事的。”
说完这番话,老太太很是高兴的拉着苏沫道:“沫沫,都已经答应嫁给你了,难道你还有什么意见不成?”
她的这一番话,是故意说给孙子听得。
从阿香调查回来的资料上看,她就知道了,孙子只怕没有得到人家女孩的认可,才不肯把人带回家的,可孩子都已经怀上了,她怎么能允许薄家子孙流落在外。
没奈何,只能出手帮孙子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