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让人喷鼻血的画面

身处在别人家,苏沫喊了一声没有人应答,她也不好意思到处寻到,转身想要回房间休息算了。
可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
身后响起‘啪嗒’开门声。
“你找我?”薄沥川略显慵懒的声音传入耳中。
苏沫回身,只见他站在距自己三步远的地方,腰间系着一条洁白的浴巾,身上还清晰可见一粒粒水珠贴着肌肤滚下。
脑海中闪现刚刚在房间里,幻想出来的画面,就这么与现实相结合。
苏沫双目圆睁,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人,只感觉浑身气血上涌。
“对,对不起,我......我先上楼了。”
薄沥川看着她的反应,笑意抵达眼底,快她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你下来找我不是有事?”
他突然的靠近,苏沫眼角的余光,能越发看清楚他矫健的身材,面上如同煮熟的虾子,慌张后退了两步。
“那个,我没有什么事了。”话没说完,苏沫就绕过他,准备上楼。
她现在心跳很不正常,担心再待去,自己就要昏厥过去了。
那真的是太丢人了。
她想要离开,只是有人却没有打算就这么放她离开。
长臂一身,揽住她惊慌逃离的身影。
低头在她的耳边道:“苏沫,其实你对我也是有感觉的,对不对?”
背后是坚硬有力的胸膛,耳边是他呼出来的热气。
已经被他弄得心神大乱的苏沫,哪里听得清他说了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快要窒息过去了。
薄沥川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双手扳过她的身子,使两人能够面对面。
伸手挑起她精致、圆润的下颚,慢慢的凑了上去。
随着他的靠近,苏沫大脑一片空白。
不,不行,他们现在虽然已经有了个孩子,可她还没有想好,是不是要嫁个他,与他度过余生......
脑海中残存的理智,使得她保留了最后一丝清明,猛地推开他。
“薄沥川,你不要这样。”
被她推开的薄沥川,微微一愣之后。
抬手讪讪的摸了摸鼻子,“看来这么一会的时间,你休息的还不错,最起码这力气完全恢复了。”他借由玩笑的语气,消减了苏沫心底的无措、尴尬。
刚刚那一瞬,她真的生出了逃离这里的想法。
抬头望了他一眼,苏沫抬手拂了拂头发,“对,对不起。”
这一声道歉,是因为她发现刚刚下意识的用力过猛,把薄沥川给推倒在了沙发上。
微微挪动了一下身体,薄沥川发现腰间系着的浴巾,在刚刚两人的举动中,居然有些散开了。
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保持着摔下时的姿势,向苏沫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
看着他怪异的动作,苏沫嘴角微微抽搐。
现在这样的情况,让她怎么说自己需要洗漱的话。
唇瓣蠕动半晌,话在口中来回的打转,就是无法吐出来。
“我......”
数息之后她刚准备开口,说自己没有什么事了。
一阵电话铃声传来。
原来是房中座机响了起来。
薄沥川轻声道:“你先等等。”他起身想要去接听电话,只是这一动才想起,自己现下有些尴尬的处境,无奈转头对苏沫道:“麻烦你,帮我接下电话。”
苏沫奇怪的望着他,一双大眼睛内写满了疑惑。
看明白了她的眼神,薄沥川双手一摊,很是洒脱的指了指自己腰间的浴巾。
“麻烦你了,我现在有些许的不方便。”
听了他的话,看着他到现在还有些奇怪的坐姿,苏沫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面上一红,慌忙冲到电话机前,背对着他拿起电话听筒,“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电话那端静默了数息之后,响起一道略带沧桑的女声,慈祥的说道:“我是薄沥川的奶奶,请问你是谁?怎么这么晚还在他的公寓里?”
原本就因为薄沥川的举动,而晕乎乎的脑袋,这下子就更懵了。
薄沥川的奶奶,薄家的老太太......
老太爷逗我玩呢?
怎么偏偏是她老人家的电话,现在要怎么办?怎么回答才好,她现在不光是深夜出现在薄沥川的家中,而且肚子里还怀着薄沥川的孩子。这样的事情要是给薄家人知道的话,她会不会被直接押到医院里,强迫做流产手术。
毕竟不管是随意留宿男人家,亦或者是未婚先孕。
这样的事情,普通人家都是无法接受的吧。更何况是薄家这样的人家。
苏沫紧握着电话,整个人楞在了那里,电话那头的薄老太太后面又说了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无措的她‘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趁着她接电话的空,已经给自己套上一件宽松家居服的薄沥川。
走出来,看着这一幕。
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谁的电话?”
听到他的声音,苏沫回身望着他,呆呆的说道:“是你奶奶,她知道我在你家里了。”
“知道了,就知道了,看把你吓得这个样。”薄沥川微皱的眉心舒展开来,轻笑着道:“我发现你是不是把胆量都用来对付我了,怎么面对别人的时候,就没有面对我的时候那么大胆了呢?”
苏沫抬手按在还突突跳个不停的心口处,怒视着眼前这个还有心情调侃自己的人。
“你还是想想怎么跟你奶奶解释吧,我先上楼去了。”
眼看苏沫要走。
薄沥川伸手拉住她。
“奶奶的事情,等一会不着急,先说说你的事情吧。”他还记着,她下楼来找自己的事情。
苏沫却被他的话弄得一愣。
“我......”她反应过来,刚张口,客厅内又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看着桌面上不停闪烁的手机,苏沫抿了抿嘴角,“你还是先接电话吧,我的事情等一下再说。”
“嗯。”薄沥川拿起手机,对她说道:“那你等我一会,我接个电话,咱们再接着说。”
苏沫看了一眼,转身向着阳台走去的薄沥川。脚步微微一顿,还是坐到了沙发上,决定等他接完电话再上去。
来到阳台上,薄沥川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老太太有些迫切的声音:“沥川,刚刚接电话的是谁?三更半夜的你屋里怎么会有女孩?你现在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真找到了心仪的女孩,赶紧给我领回家里来。奶奶可不许你在外面胡来,学你那个不着调的爷爷,你听到了没有。”
薄沥川转头,向屋内安静坐着的苏沫看了一眼,轻声道:“奶奶,您担心过了,刚刚只是我的秘术,她过来给我送资料,哪里有什么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