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独处一室

出了电梯,正对着家门。
并没有走廊。
原来这所公寓是一梯一户。
门前薄沥川打开锁盒,对正在四处打量的苏沫道:“过来。”
“嗯?”苏沫疑惑的走上前。
薄沥川抓住她的手,在门锁上录入了她的指纹信息。
当她的指纹录入之后。
听到‘啪嗒’一声,门应声打开。
苏沫诧异的抬头望着他,“录我的指纹做什么?”
不是就住一晚吗?
当然这句话,苏沫是不会说出口的。
“先进去再说。”薄沥川拉着她进门,轻笑着道。
进门薄沥川从鞋柜内取出两双拖鞋,一双放在她的面前,一双自己穿上。
苏沫低头看了看两双一模一样的拖鞋,眉头微挑。
脱下鞋子换上,苦笑出声。
她的脚在女生当中是比较娇小的一类,而薄沥川却生有一双宽大的足,把脚放进那双拖鞋内,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鞋一般。
苏沫有些尴尬起来。
一旁薄沥川有些许的尴尬,“不好意思,家里没有备女士拖鞋,你先将就一下,明天我让人送一双过来。”
“没事,反正也就一晚上。”
苏沫看出了他的尴尬,轻笑着说罢,双脚趿着鞋子进入房间。
薄沥川看着她走路怪异的姿势,宠溺的笑了笑:“你先坐一下,我去看看厨房有没有什么吃的,你应该还没有吃晚饭。”
这一天,过的有多折腾,两人是共同经历了的。
苏沫晚饭确实没有吃,不过听到薄沥川要给她准备吃的,刚刚坐下的苏沫心中一慌。
“不用了,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一些,你现在的身子,自己还不清楚吗?”薄沥川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苏沫望着他的背影,一时间有些出神。
从刚刚进门,他鞋柜中仅有他自己的拖鞋来看。
薄沥川一定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好男人,这一点就连曾发誓要守护她的陆天逸,都无法比拟的,还记得在父亲还在世的时候,陆天逸虽然事事以她为先,却也对别的女生和颜悦色的,要不然也不会吸引的田秀珠为他打抱不平。
想着平日里对谁都冷酷的,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般的薄沥川,正在厨房里为她忙碌的准备食物,苏沫莫名的感觉眼眶有些发热。
起身准备去看看,他到底行不行。
一阵饭香味传进鼻腔,一整天没有好好吃东西的苏沫,有了饥饿的感觉。
薄沥川手上端着托盘,上面两碗冒着热气的汤面,笑着走出来。
“其实我在做饭上,不是很精通只能煮碗面,你试试能不能吃。不行,我让人再送些饭菜上来。”说着,已经来到了餐桌前。
苏沫闻着那一阵阵的香味,来到餐桌前。
“不用送了,吃面就挺好的。”
看着眼前卖相并不是特别好的蛋面,苏沫却没有挑剔的坐下吃了起来。
不知不觉一碗面下肚。
没有任何孕吐反应的苏沫,有些惊喜的道:“这面真好吃,我居然吃完了。”
薄沥川带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轻笑着道:“也许是因为宝宝知道,是爸爸第一次做的,她给个面子呢。”
这样的话,出自他的口。
苏沫惊讶的小嘴微张,半天才反应过来。
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这样的话,更是不好意思就这样冷了场。
轻声道:“你也快吃吧,面条时间久了一坨,就不好吃了。”
坐在一旁等薄沥川吃完,苏沫准备要收拾碗筷,却被他阻拦住了。
“不用收拾了,明早有人上来收拾,我带你去看看房间。”说完,不等苏沫有回应,牵起她往隐在鞋柜后面的楼梯走去。
苏沫惊讶的望着轻声道:“原来是复式吗?”
“对,这一栋楼是复式建筑,我个人不喜欢生活区与休息区混杂,所以就选了这里居住。”薄沥川轻声解释道。
没有想到他会跟自己解释这个。
苏沫轻轻‘嗯’了一声,不再开口跟着他往楼上走。
薄沥川牵着她来到二楼,径直往里面走。
推开尽头右手边的房门,打开灯,“你今晚住这里,我就在对门,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
苏沫打量着房间一眼,简单的灰白相间装修风格,透露了主人追求极简生活的态度,只是看着房间并不像是长久没人居住,亦或是刚刚收拾出来的样子。
心中不禁升起些许疑惑。
不过,苏沫想着只是住上一晚,也没有多嘴说什么。
转头对薄沥川轻声道:“谢谢。”
“不客气,你是现在休息,还是去楼下聊聊?”薄沥川轻声询问道。
聊聊?
聊什么?
苏沫现在最怕的就是单独面对眼前的男人,慌忙摇头道:“不聊了,我今天有些乏了。”
“那你早些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转身向楼下走去。
看不到他的身影了,苏沫暗暗舒了一口气。
抬手按在有些发晕的脑门上,想着这一天的经历,苏沫的脑海中闪现一个念头。
她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薄沥川的建议。
嫁给他。
这一天先是陆母找上门来的怒斥,紧接着晚上陆天逸的纠缠,不都是看她无依无靠只能任由他们欺凌,才发生的吗?
再加上宝宝的突然到来,她的生活,需要他。
可把这一切转嫁给蒙在鼓里的薄沥川,自己又跟陆家母子有何区别呢?
想的脑袋发胀,苏沫向后狠狠的把自己摔在柔软的被褥中。
一股淡淡地、清新的、有些熟悉的味道,涌入鼻腔之内,很像是......薄沥川身上的味道。
脑海中瞬间闪出,薄沥川曾躺在这张床上的景象。
腾的一下,苏沫从床上弹了起来。
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发热的面颊,“苏沫,你在想什么?你这个色女。”
口中骂着自己没出息,想要把脑海中那诱人鼻血的画面驱离,大脑却丝毫不接受指令,那画面转换的越发的大胆、色情。
心中焦躁的苏沫,疾步走到卧室阳台上。
被夜晚的凉风一吹,脑袋才逐渐清明起来。
只是经过这一番折腾,疲惫全消、睡意也跑的不见踪影。
感觉身上有些黏兮兮的,苏沫想要梳洗一下。
转身向屋内走去。
走出卧室,感觉外面静悄悄的,来到客厅,也没有见到薄沥川的身影。
有些疑惑的扬声喊道:“薄沥川?”
回答她的依旧是静默。
苏沫心中纳闷,怎么转眼间人就不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