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各式各样的验孕棒

苏沫这一吐,有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直到把早起吃下去的早饭,都给吐了个干净。
吐完之后。
她雪白的一张小脸,转头对薄沥川歉意的道:“不好意思......”
“说什么呢?现在感觉好一点没?要不,我现在送你去医院看看。”她道歉的话刚出口,就被薄沥川皱眉打断,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苏沫微微摇头:“不用去医院了,没有什么事,应该是肠胃病犯了。”
“你经常这样?”薄沥川眉宇间有着一丝忧色。
“也不算是吧,以前都还好好的,就是这小半年若是吃的不对胃,或者吃些生冷的会有些反应,但是很快就好了。”苏沫察觉到他紧张的情绪,故作轻松的对他说道。
说完,担心薄沥川执意要带她去医院,轻笑着道:“你让人给我送一杯热水来吧。”
薄沥川看她面色在逐渐好转,轻轻点头。
返身摁下桌面上的服务铃。
不一时有人向着两人所在走来,苏沫缓了缓,向一侧休息区的太师椅走去。
她不敢靠近餐桌,刚刚在薄沥川转身的时候,她仅仅是瞄了一眼饭桌上的菜式,就感觉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这样的反应让她心底止不住的泛起疑惑。
她的身体在父亲去世的这小半年里,确实添了一些小毛病,但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子,连看一眼都会觉得异常恶心。
苏沫心中的疑惑,慢慢的有些清晰起来。
因为之前她有一次肠胃不舒服,叶笑笑以及同寝室的两个室友,曾经开玩笑她是不是怀孕了。
还记得当时她就是这样不停的呕吐,那个时候她知道自己和陆天逸之间清清白白,自然是不可能的。
现在......
望着眼前正吩咐人,去取一杯热水来的薄沥川。
苏沫脑海里闪现两人的初次相遇。
而那晚之后,她好像并没有做什么措施。
要是真的,因为那一晚怀上了他的孩子。
她要怎么办?
老天!
她还是一个学业未完成的大三学生呢?
这种在电视剧中才会发生的中奖率,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想法迸发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望着薄沥川高大的背影,脑海中回放着自两人相识以来,他的强势、霸道,若是让他知道这件事。
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他会强迫她生下这个孩子,还是嫌弃这个未婚先孕育出来的生命?
越来越多的思绪一下子涌入脑海,已经濒临崩溃边缘的苏沫,精神恍惚的自语道:“不,不行,先离开。”
越想越是心慌,苏沫一把抓起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向外冲。
刚吩咐完服务员,准备回身看看苏沫怎么样的薄沥川,看着这一幕一把拉住要离开的人。
沉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薄沥川的面容在眼前越来越清晰,他有些清冷的声线,也唤回一些苏沫的神志,对着他勉强一笑:“没事,我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处理,不能陪你吃饭了。”
说完,挣脱薄沥川的手,向外跑去。
她的话说的虽然顺畅,但面上那焦虑的神色,却瞒不过薄沥川的眼睛。
站在原地,目视着她仓惶逃离的背影。
薄沥川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解。
刚才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她怎么就突然变脸了呢?
从周琦传回来的资料上看,在A市现在能够影响到她生活的,也就陆天逸这个人而已,其他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让她产生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一向喜欢掌控一切的薄沥川,此刻第一次品尝情况脱离自己掌控的滋味。
掏出手机拨通周琦的电话。
‘嘟......’一声响之后,电话那头立即响起周琦恭敬的声音:“先生。”
“这些日子,让你看着点苏小姐,她身边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话中带出的一丝冷冽气息,即使隔着电话,都让周琦心颤了颤。
“这些日子,苏小姐除了家里和学校,就只去过实习的公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薄沥川眉头微蹙:“有什么人接触她吗?”
“没有。”
周琦没有做任何思考的回复他。
听完周琦的回答,薄沥川眉头皱的更紧。
眼底浮现些许的困惑,挂断电话,抬步追了出去。
他必须要弄清楚,她为什么会突然转变对他的态度。
出了菌园的门,却没有见到苏沫的身影,薄沥川皱眉看向把车子送过来的周琦。
“取消我下午的一切行程,你自己回公司先。”沉声说罢,接过周琦递到手边的车钥匙,开车远去。
......
苏沫走出菌园,并没有直接离开,她脑海中都是关于怀孕的假想,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结果的她,就近寻了一家药店。
“麻烦你,帮我拿测试比较准的验孕棒。”
因为是午饭时间,药店里只有一位营业员,听到苏沫的话不禁笑着道:“百分百准确的只能去医院,验孕棒其实都是差不多的。”
去医院?
苏沫当然知道那样更准确,可医院出结果太慢了。
她现在哪里等得了。
深吸一口气。
“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医院,你能告诉我,除了去医院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能够让我测出来的结果,又快又准确的呢?”苏沫在这方面真的有些小白。
毕竟这些年她和陆天逸真的只是拉拉手,就连亲吻也仅止于她的额头。
现在得来的知识,也全靠平日里网络上以及电视里普及所得。
营业员看着她急的额头都出了些许汗渍,轻轻摇头道:“这样吧,我给你拿三个不同品牌的,你回家都测试一下,要是都显示双杠的话,那就准没错了。”
“谢谢你。”苏沫盯着她取出验孕棒的专柜,眼神微微一闪:“那个,麻烦你每个牌子都给我拿一个吧。”
营业员被她的话惊愣住了。
“每个牌子都要?”眼皮下拉,打眼一看,嘴角就直抽搐,这里面少说也有十几种牌子。
苏沫很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嗯,就是每一样都要一个。”
营业员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这是客户自己的要求,而且还给她创造了业绩,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很快苏沫从对方的手中接过那各式各样的验孕棒,付过钱急匆匆的走出药店。
走出药店。
也许是刚刚和营业员的一番交谈,让她焦躁的心得到了缓和。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家里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