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共进午餐

‘菌园’一处仿古风建筑的庄园,小桥流水、木质结构的中式建筑,一座座亭子掩映在繁花绿植之中,既有着一定的私密性,又不会使人觉得憋闷。
被称为A市有名的私家小厨。
“听人说,这里需要提前两个月定位,咱们现在过来......”苏沫总听人说起,这还是第一次来。
话没落音,看到迎面走来的周琦,未出口的话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先生,安排在三溪亭。”
“嗯。”薄沥川沉声点头,领着苏沫继续往前走去。
身边没有了其他人存在,薄沥川轻声道:“以后你想来,只要跟周琦讲一声,他会帮你安排好的。”
嗯?
苏沫游离在景致中的思绪,被他的话弄的一愣。
慌忙摆手道:“不用,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随便兑付一下也就过去了。”
薄沥川眉头微蹙,不过并没有出声反驳。
说话间来到一处隐在花丛中的亭子,匾额上写着三溪亭,站在亭子中能够听到叮叮咚咚的泉水声,苏沫满目欣赏的把周围打量了一番。
发现这亭子正好坐落在三处泉水的相交处,想着它的名应该是由此而来。听着悦耳的泉水声,苏沫真心的喜爱上了这里。
如她所说,她对美食没有太多的追求,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可她却对自己身处的环境,有着极高的要求。
这点在她被陆家母子逼迫到那样的境地,都没有想过要卖掉苏宅,也就能看出一二了。
薄沥川看着她面上的愉悦,轻笑出声:“喜欢?”
“嗯,喜欢。”已经逐渐适应与他谈话节奏的苏沫,仅凭两个字已经明白了他未出口的话意。
薄沥川听着她的回答,伸手牵着她来到桌边。
“这里不光景好,饭菜的味道也不错。”说着把桌上的电子点单器,递送到苏沫的面前。
在他自然的牵起她时,苏沫有着些许的不自在,只是还没有等她挣扎,薄沥川已经放开了她。
看着面前的点餐器,苏沫递回薄沥川面前,“还是你来点吧,今天的这一餐我来请,谢你几次三番对我的帮助。”
手里有了从陆家取回的那笔遗产,苏沫现在手头也宽敞了不少。
虽然平日里她还保留了半年来的节俭习惯,但请薄沥川吃一顿好的,她还是能够负担的起。
薄沥川听她要请客,嘴角带笑:“今天是我请你出来,算我的,你要是不好意思,就改天换你请。”
他一句话就定下了,下一次见面的意思。
苏沫的心跳,因为他的一句话,跳动快了一拍。
“那也你点吧,我第一次来,不知道这里什么菜味道好。”
没有听到她开口反驳,薄沥川含笑点头:“那好,我来点,你有没有什么忌口的,比如辛辣、海鲜之类的?”
“并没有。”心喜与他的细腻,苏沫轻笑着回道。
薄沥川轻轻点头,修长白净的手指在显示屏上来回跳动了几下,点单器再一次递送到苏沫的面前,“你看看这些行不行?”
伴随着他的靠近,一股淡淡、冷冷的清香扑入鼻腔内,有一种提神醒脑的作用,苏沫不自觉的身子向后移了移。
没有去看他点了什么,就慌忙点头:“嗯,你做主就好。”
薄沥川食指轻轻一点,菜单传了出去。
不一会的时间,六菜一汤陆续上桌。
苏沫发现这里的服务人员有些奇怪,她们虽然都很有礼节,却不像别的地方使用语言表达。
直到她们上完菜,她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几个人上来竟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安静的让人感觉压抑的情况下,她开口问道:“她们为什么都不开口说话?”
“这是菌园的特色,若非客人主动询问,服务人员不会带眼睛、嘴巴,出现在客人周边。”薄沥川早就看出了她的惊讶,笑着对她解释道。
“那在这里工作,还挺压抑的。”刚进门的时候,她还在心里羡慕能够在这里工作的人,现在她瞬间改变了主意。
“人在无力改变环境的时候,总是会想尽办法去适应环境的。”薄沥川轻声道,说完伸手取过公筷,夹了些翠绿的芥蓝放在她面前的碗内,“先吃饭。”
苏沫点头很是赞同他的话,因为她自己现在就处在这样的境遇当中。
低头看着碗内的蔬菜,认真的吃了起来。
薄沥川看她不再想那些,伸手取过手套带上,拿起一旁的小金剪子,开始拆卸一只大号的斑节虾。
等到苏沫碗中的芥蓝下肚,他很是顺手的把处理好的虾放进她的碗内。
苏沫看着碗内的虾,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自己吃就好,不用特地照顾我。”
“怎么?你不爱吃虾吗?”薄沥川收回伸出去的手,回眸望着她问。
苏沫见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慌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是你这样子只顾着我,等会饭菜都凉了,你吃起来口感就没有那么好了。”
“我没事,你赶快吃。”
薄沥川听着她的话,嘴角掀起一抹宠溺的笑,低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苏沫见说服不了他,只能尽快的填饱自己,也好结束这让人尴尬的互动。
夹起碗中的虾,送进口中。
只是平日鲜甜的虾,刚入口中,一股浓郁的腥味涌了上来。使得苏沫差点直接吐出来,不想在薄沥川面前失态,她抬手捂住嘴巴,强行压下那上涌的呕吐感。
正在剥离鱼骨的薄沥川,察觉她的举动,蹙眉问道:“怎么?是不是不合胃口?”
“没,没有不合胃口。”
强逼着自己把那只大号斑节虾整个吞了下去,苏沫放下手淡定的回应他。
薄沥川怀疑的目光,打量着面色有些难看的她。
再一次开口问道:“真的没事?”
苏沫难受到了极点,刚刚被她强吞下去的虾,正搅得她五脏六腑都跟着难受起来。
生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的吐出来,不敢开口回答薄沥川的问题,伸手端过桌面上的水杯,想要喝口水压下胃里翻腾的呕吐感。
只是水杯刚刚凑到口鼻,一股淡淡的水腥味传入鼻腔。
苏沫再也忍不住的站起身,返身扑到亭子边缘,对着外面的溪水就是一阵干呕。
薄沥川放下手上的碗筷,皱眉来到她身边,一边帮她顺着气一边急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舒服的话,不要强忍着,去医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