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一个吻,证明我的认真

随着音乐的舒缓下来,两人的舞姿也慢慢趋于平缓,被薄沥川推出去的苏沫,一个回旋舞步再一次回归到薄沥川宽大的臂弯之内。
看着她微微有些喘息,薄沥川轻声询问:“累了吗?”
苏沫咬唇微微摇头。
薄沥川看她摇头,放在她腰间的手,轻轻用上点力,两人的身体贴的更紧密了些。
“你做什么?”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苏沫猛然心跳加快。
“做什么?当然是做想做的事。”说话间他的眼神一直紧盯着她水嫩的唇。
这样包含深意的目光,苏沫就算是白痴,也体会到了他话中之意。
“你别乱来啊,这么多人看着呢。”心慌的苏沫脚下一顿,舞步不禁错乱了起来。
薄沥川眼中笑意一闪而过。
明知道她是个容易羞怯又别扭的性子,他怎么会在大庭广众去做挑战她底线的事情,嘴角带着一抹轻笑,“我也没有让人围观的习惯,所以只怕要让你失望了。”
什么?失望!
他从哪里判断出,自己对他有过什么期待?
苏沫很想反驳回去,但也明白即使反驳,自己从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从没讨过什么好处,只能咽下到了嘴边的话。
“你为什么就盯着我不放呢?”苏沫想不通,她长相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并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会惊艳到想娶回家的女人,背后更是没有任何财力、势力支撑。
所以在面对薄沥川如此表现时,她没有任何心喜,反而打从心底升起一阵阵的忐忑。
“这个问题,我想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薄沥川对上她因为困惑,弥漫着些许雾气的眸子,长眉一挑淡声回道。
是回答过了。
而且还不止一次,可我怎么敢相信你说的呢?
薄沥川看到她眼底的不信,嘴角微微一勾,“这样子,你能体会到我的认真吗?”话落,薄唇轻轻的印在她的柔唇之上。
苏沫震惊的瞪大双目。
他!
居然真的在这种场合,亲吻了她?
虽然是一触即离,也带给她以及在场之人,强大的视觉冲击。
所有人都被薄沥川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了,毕竟刚刚邀请苏沫跳舞,已经让不少人对于他的举动有了猜测,现在他这一吻,等于在向所有人昭示,他——薄沥川已经名草有主了。
薄诗怡站在一侧的人群中,一双眸子阴狠的盯着,被薄沥川圈在怀中,舞姿曼妙的苏沫。
她早早的在舞会开始前,就退下舞台,为的就是要陪他跳这开场舞,这是爷爷一早定下来的。她盼了那么多年、等了那么多年,在今天爷爷终于要兑现那个承诺而且应承她,一定会让她得偿所愿,可一大早精心装扮换来的却是一场笑话。
手无意识的攥紧,感觉到掌心内钻心的痛,她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场中相拥而舞两人,直刺的她眼睛发疼。
“怎么,是不是看着特别难受?”一道清凉略带讥讽的话传进耳中,薄诗怡收回目光转头望去,只见薄哲奕那个爷爷从外面抱回来的私生子,正满脸讥讽的站在她身后低声道:“我早说过,薄沥川是不会看上你的,你......和我才应该是一对。”
说着他大手轻佻的滑过她的手臂。
薄诗怡强忍着胃里翻滚的恶心,后退一步,“诗怡,听不懂小叔叔的话,还请小叔叔自重。”
说完她不做停留的转身,往薄家众人所在走去。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薄哲奕眼中神色忽明忽灭,用仅有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语道:“我看你能躲到几时,早晚让你自己送上门。”
另一边陆天逸眼睁睁的看着苏沫被薄沥川牵进舞池,看着她在薄沥川的怀里摇曳漫舞,看着她对着薄沥川浅笑盈盈。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美,有着独一无二的韵味。
那是无法模仿,无人可以比拟的。
原本她的一切只为他绽放,也只有他欣赏她的美。
现在她居然会在别的男人怀里笑,会为别人展现最美的一面,她们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她什么时候和薄沥川认识的?
不行,他要问清楚,她是不是早就和薄沥川勾搭上了?
意识到这一点,陆天逸有一种要冲上去,强硬分开两人的冲动。
只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前,就已经被陆母先一步给拦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陆母双目闪过厉光,直视他的眼底,“你最好给我清醒一点,咱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你要做的事情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还有......”
陆母的眼神越过儿子,落在一侧正全神贯注,看着场内苏沫与薄沥川共舞的薄沁颜身上。
看明白了母亲未尽之言的用意,陆天逸眼底闪现挣扎之色。
最终在陆母的强制压制下,深深吐出一口气坐下。
一舞结束,薄沥川双手在苏沫的背后合上,轻轻一揽人已落入他宽大的怀里,“怎么样,现在可相信了吗?”
耳边温热的气息,让苏沫回神正准备说些什么。
听到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意识到两人现在还身处在众人的焦点中,苏沫咬唇低语道:“能不能先离开这里。”
第一次,苏沫没有任何排斥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薄沥川揽着她的长臂微微一紧,“好。”
在所有人或艳羡、或嫉妒、或祝福的目光中,薄沥川单手圈着她,向宴会厅外走去。
随着两人的离开,宴会厅恢复了喧嚣。
薄沁颜一脸侠促的挽着陆天逸的手臂,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身边凑过来一位薄家的仆人,“大小姐,老董事长和老太太让您去书房一趟。”
想着刚刚自家大哥的表现,现在听闻家中长辈召唤,薄沁颜不用想都知道为的是什么?
轻笑着点头道:“嗯,你回去说一声,我这就过去。”转头对陆天逸与陆母道:“老公,你陪妈待会,我过去一趟。”
“嗯。”陆天逸不甚热衷的点头应下。
陆母看着薄沁颜微沉的面色,慌忙圆场道:“沁颜,你快去吧,也不知道二老寻你有什么事情,我和天逸会照顾好自己的。”
陆母的笑颜,总算是让薄沁颜面上神色缓和了些。
“嗯,妈那我就先过去了。”
身为A市第一豪门薄家千金,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即便是再喜欢陆天逸,她也有着自己的底线,被他这样子冷脸相对,在家她也就忍了,可当着外人的面薄沁颜心底难免不舒服。
跟陆母说过之后,转身就离开,没有给陆天逸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