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长房要绝后

宴会因为薄老爷子的提议,而吸引了多数人的目光。
薄沥川对上薄沁颜带有祈求之意的眼神,薄唇紧抿不再看陆天逸。
“哼,这么护着他,有你的苦头吃。”
苏沫在一侧,看着这样一出,心中很是为薄沁颜不值,可她知道自己即便是再为她不值,也做不了什么,随即也就别开了眼,想着眼不看心不烦。
舞台上薄老爷子刚要走下来,却见薄诗怡一把拉住了他。
轻笑着道:“爷爷,今天是您八十大寿的好日子,要不您把心中的愿望,也当着大家的面讲出来,让在场的众位给您做个见证,说不定您这愿望就成真了呢。”
她声音甜美,说出的话又骚动了在场之人的心上,有不少人都开始跟随附和。
薄老爷子望着她笑的很是欢畅,只是瞬间就从她的身上,转移到了台下薄沥川的身上。
那双精明、世故的眼眸中,闪现一抹精光。
“爷爷这把年纪了,对于名利什么的早已经看淡,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期盼着你们这些孩子们,都能够尽快寻到一个好的归宿,尤其是——沥川。”
此话一出。
薄沥川立马成为全场的焦点,苏沫坐在他的身边,感受着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目光如坐针毡,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一侧让了让。
此刻薄沥川浑身迸发着冷气,望向舞台上的目光骤然凝聚出厉光。
可台上的两人都没有受他影响。
薄诗怡接下老爷子的话,笑容甜美的道:“爷爷,既然这么期盼着沥川哥成家,今日咱们A市名媛、千金来的可是不少,您看要不咱们制造一个环节,说不定您的愿望就能实现了呢。”
“哦?什么样的环节?”一听这话薄老爷子就来了兴趣。
薄沥川面上的神色更是阴沉,他怎么可能坐在一侧,任由别人如此算计自己。
就在苏沫想着薄沥川不知道能忍到什么时候之时,看到他缓缓起身,踱步走到薄老太太的身边,弯腰不知在老人家耳边说了什么?
只看到薄老太太回身向她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就站起身快步走到舞台上,一把夺过薄诗怡手上的话筒。
“各位来宾,不好意思,今日我们家老头子高兴喝多了一些,说了一些不着边的题外话,老婆子在这里给众位赔礼了,现在寿宴正式开始,有兴趣与薄氏一道做慈善的朋友,可以参加义捐了,义捐结束之后薄氏为众位准备了各种娱乐活动,还请诸位今日在薄家尽兴而归。”
薄老太太话落隐晦的瞪了一眼薄诗怡,转身牵着薄老爷子往主桌的方向走。
被老太太用眼神警告过的薄诗怡,不敢再出任何的幺蛾子。
她也是一个有交际手腕的人,在薄老太太这一番有些打脸的话语之后,很快就把有些冷掉的场子给暖了起来。
义捐得以顺利进行。
“老伴儿,你这是做什么?”薄老爷子在两人下了舞台之后,不禁皱眉问道。
“怎么,怪我打乱了你的部署是不是?”老太太保养得宜的面容上,闪过一抹讥讽的笑:“你和诗怡那丫头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薄世勋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只要是我孙子不同意,谁都别想替他做主,硬塞给他不想要的人。”
老太太声音虽然压得极低,可那话中的冷意却通过眼神,完完全全的传达给了薄老爷子。
“老伴儿,照这么下去的话,咱们薄家长房这一脉可就要绝后了。”薄老爷子说着话的时候,明显已经带出了不耐之色。
“你是说沥川不娶诗怡,长房就要绝嗣?”薄老太太很是鄙夷的望着他。
一见这个表情出现在老妻的面上,薄老爷子不禁就开始头疼。
自打年轻的时候,在口才上他就决不是老伴的对手,更何况是现在,气势上不禁就弱了下来,“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那就结了,只要你不是这样想的就行。”薄老太太面上的神色,总算是松懈了下来,笑容熠熠的继续道:“那我孙子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早晚会让你抱上重孙子的。”
“我现在都已经八十了,你们还要我等多久?”虽然他打从心眼里,希望薄沥川能够替他完成,当初自己许下的那个承诺,可孩子们若是真的没有缘分,他也不会去勉强。
薄老太太并没有开口回答他,而是带着他来到主桌坐下。
扫了一圈没有见到薄沥川,薄老爷子眉头微紧:“沥川呢?”
薄老太太向着右侧的桌子扫了一眼,嘴角愉悦的挑了挑。
察觉到这一幕的薄老爷子,顺着她的目光,转眸望过去。
只见那个向来冷情的孙子,正殷勤的为那个刚见过一面的女孩布菜。
薄沥川在薄老太太耳边低语了一番之后,就返身回到了苏沫的身边,而且不再关注舞台上的事情。
看着他这么镇定自若的神色,脑海中闪现刚刚薄老太太望向她时,那包含深意的眼神。
苏沫不禁有些好奇的轻声问道:“你刚刚跟老太太说了什么?”
“嗯?”薄沥川转头望向她,薄唇微微上翘给了她一个轻微笑容:“怎么?你想知道?”
这人真是......
不想知道的话,怎么会开口问?
苏沫没好气的瞪着他,只是对上那张俊脸上,突然闪现的笑容不禁眼神一暗,慌乱的错开了自己的视线。
“不想知道。”
四个字说的很是随意,却也让薄沥川听出了她的心慌。
轻笑着向她靠近了一些。
感觉到他的靠近,苏沫慌忙往后退了退。
却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坐在椅子上,就算是再宽大的椅子,也经不住她这样一退再退。
刚刚因为回避周围人的目光,她已经刻意的与薄沥川保持了些许的距离,这一退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已经悬空了。
抬起一只手,阻挡在两人之间。
“你干嘛?”
“傻丫头,这么多人你说我能干嘛?”看着她别扭的坐姿,薄沥川伸手捞了她一把,看着她那么紧张轻笑着摇头放开了她,“你不是想知道我跟奶奶说了什么吗?那话不能让太多人听到......”
在他的眼神示意下,苏沫理解了他未出口的话。
慌忙摇头道:“我已经说了,不想要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