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寿宴1

三人同时转头,望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只见一对慈眉善目的老人在人群的簇拥下,向着他们走来。
在看到那人群中,陆天逸与陆母的时候,苏沫眼神微微一闪,却又很快被她掩饰了过去。
“爷爷,您莫不是老年痴呆了,在一个小时之前,我刚刚给您送寿礼的时候,咱们爷俩还手谈了一局,怎么就一晚上不见人影了。”
薄沥川望向走来的老人,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这一刻,苏沫心中微诧,这家伙原来不是只对她才那么毒舌,原来对任何人都这是这样吗?
可薄家的长辈,真的就能容忍他这么放肆吗?
她的这个想法刚起。
就见到薄老爷子,双目盛满怒气瞪着薄沥川。
“臭小子,你就巴不得老头子,早点得了那样的不治之症,你好能够为非作歹啊,是不是?”老爷子一番怒吼之后,右手不自觉的高高抬起,像是要揍他一顿才解气的样子。
被薄老太太笑意盈盈的拦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今儿可是来了不少人,你要是敢给我孙子没脸,我可是不依的......”
老太太的声音虽然低,但是站在她们近身的几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的,苏沫也就是其中的一个,眼神不受控制的往老太太身上瞟了两眼。
老爷子的傲娇的瞥了瞥嘴角,把高高举起的手很是无奈的收了回来。
就在苏沫以为这场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的小风波,即将过去的时候,一道异常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想起,“咦......沥川,你身边的这位是......?”
这道声音虽然清越,却让苏沫听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感觉。
果然,随着他的话语一出,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骤然增加了不少,而且多数都是探究、询问的意味。
她不敢抬头去看说这话的是什么人,只能微微低头靠着薄沁颜站立,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心中不住的祈祷着。
那人口中所指并不是自己。
可从在场之人的表现来看,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只怕已经不成立了。
想着自己是陆氏母子带来的,也许那对母子会站出来替自己解围。
虽然这是常情,但对方是陆氏母子,她就又少了一丝把握。
就在苏沫心中思绪万千,不知道怎么应对之时。
感觉到一侧薄沁颜微微向前一步,她整个人暗暗松了一口气。
知道薄沁颜不会袖手旁观,她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生怕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因为一些不可控的原因,跟薄沥川这个薄家的天之骄子有了牵扯不清的关系。
只是她这里刚刚松懈下来,就被接下来的一句话,给惊得抬起头来。
薄沥川没有给薄沁颜开口的机会,接了对方的话,沉声道:“她是我今日邀请来的女伴,怎么?小叔叔有意见吗?”
苏沫抬头吃惊的望着他。
很想给点什么反应,去反驳他的话,可对面那些人的目光,迫的她不得不低下头来。
伸手握住薄沁颜放在一侧的手,眼中带着些许的急切。
被薄沥川的话给惊到的薄沁颜,在她这小动作之下,瞬间回过神来。
“哥,我可不允许你拿我们家沫沫开这样的玩笑。”薄沁颜有些嗔怪的说完,转而牵起苏沫的手,来到二老的面前浅笑盈盈的说道:“爷爷,奶奶这是我婆婆的干女儿,叫苏沫。”
“薄爷爷、薄奶奶好。”苏沫异常乖巧的向二老行礼问安。
薄沁颜的话,让一众薄家人都回过神来。
只是有薄沥川那一番话在先,还是让薄家众人望向她的眼神,都起了不小的变化。
尤其是薄老太太一张脸笑出了花,牵起她的手很是温和的说道:“这丫头长的好,看着也是个文静、乖巧的孩子。”
“奶奶也喜欢对不对,我一见沫沫就觉得很是投缘。”
薄沁颜没有留意到,周边有些波云诡异的气氛,苏沫却已经不是半年前那个单纯的大小姐,那些人投注在她身上,那探究的眼神她无法忽视。
薄老太太那热情之下,带有审视色彩的目光虽然隐晦,也没能躲过她敏感的心思。
所以在出声给薄家二老问好之后,她就轻易不再开口。
见她如此。
薄家老爷子那甚是威严的眼神,总算是从她身上移开,“好了,有什么话你们待会儿再说,现在是给我老头子过生的时间,不是吗?”
老爷子一发话,薄沁颜也安静了下来。
牵着苏沫的手,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
薄老太太也收回了审视的眼神,转身对身边的一位妇人道:“老二家的你去说一声,寿宴开始。”
妇人慌忙应了下来,转身向着一侧走去。
薄家众人也紧随其后,簇拥着家中二老往宴会厅中央的圆桌走去。
苏沫脚步微微一顿,她并不想跟上去。
可偏偏就有人不愿意放开她,薄沁颜牵了一把她,轻声说道:“沫沫,走啊。”
随着这一声轻唤,苏沫敏锐的感觉到薄沥川的眼神,再一次落到自己身上来。
心中止不住的一叹。
认命的抬脚跟了上去。
因为薄老爷子的出现,为整个宴会厅带来了一波小躁动,到处都是跟老人家打招呼的声音,也有一些人跟薄家其他人打着招呼。
薄沥川就是那个仅次于老爷子,受众人追捧的对象。
只是此时跟随在薄家本就比较壮观的人群之中,苏沫受到的关注也就小了不少。
这让她一直紧绷着的身子,慢慢放松不少。
身边一路牵着她的薄沁颜,轻笑出声:“是不是不太适应这样的场景,一会就好了。别这么紧张。”
她温柔的话,轻声响在耳边。
已经放松下来的苏沫,不禁轻笑着点了点头。
正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转眸瞥见来到两人身边的陆天逸母子俩,她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薄沁颜也留意到了两人的到来。
很是高兴的道:“老公、妈,你们回来的刚刚好,寿宴这就要开始了。”
陆母很是不满的扫了苏沫一眼,转头对薄沁颜道:“那还好没有耽误,也是这个丫头太冒失,第一次来家里就这么失礼,以后可是不能再让她过来了。”
这话里被称作又是冒失、又是失礼的人,通过她那频繁投射到自己身上不友善的目光,苏沫也知道她所指何人。
知道她现在的一番话,已经算是客气的。带着目的而来的苏沫,听闻她的一番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本身这场宴会,也是她跟这对母子最后的交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