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撞破奸情 再见薄沥川

陆天逸的反应,让薄沁颜那满是笑容的面色微微一滞。
瞬间牵着苏沫的手,笑着说道:“沫沫,咱们不理他,他就是个榆木疙瘩,走我带你进去介绍我的家人给你认识。”
一听这话苏沫不仅瞳孔一缩,有些抵触的皱了皱眉。
见她的家人,薄沥川就是她的大哥。
是不是他也会在。
想着苏沫被她牵着的手微微用力,阻止了薄沁颜要往里走的动作。
对上她满是询问的眼神,苏沫牵了牵嘴角,“薄小姐......”
“沫沫,不是说了叫嫂子或者沁颜。”听到苏沫的称呼,薄沁颜很是不满的打断她的话。
苏沫在心里微微叹息,苦笑着道:“沁颜,我刚刚坐车过来的时候有些晕车,现在心口有些发闷,想要在外面透口气,你们先进去吧。”
“那怎么行,你现在很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找人过来给你看看?”薄沁颜一听她的话,紧张的说道。
本就是不想吸引人注意才寻的借口,若是让她这么一弄,自己岂不是一下子就被推到众矢之的,要知道今日可是薄家泰斗的寿辰日。
苏沫慌忙摇了摇头:“不用,今天是老爷子的大寿,我这个上门祝贺的人,可不想给他添晦气。你们快去忙吧,我找个安静的地方透口气,很快也就好了。”
在苏沫一再的坚持下,薄沁颜无奈点头道:“那你当心些,有什么不舒服让人来寻我。”
点头应下,苏沫转身向着薄家内宅走去。
“老公,苏沫跟家里的关系,是不是不太好?”薄沁颜能够感觉的出来,苏沫对于自己有些冷,可她对陆天逸的态度,好像更加的冷。
这样的苏沫,不禁让她心中泛起些困惑。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苏伯父半年前刚过世。”陆天逸望着苏沫背影消失的方向,漫不经心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薄沁颜听了他的话,满是同情的说道:“那是我错怪她了。”
离开了陆天逸两人,苏沫顺着人流向薄家的大宴会厅走去。
人生地不熟的,她也不敢所以的乱逛,生怕给自己招惹上什么麻烦。
进入到薄家大宴会厅,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左右环顾一圈,苏沫挑了一个人少的地方角落走去,走到尽头才发现,那里居然有一处长廊。
因为人都聚集在大厅内,长廊上显得分外宁静。
看了一眼左手边热闹、喧嚣的宴会厅,苏沫抬脚向长廊深处走去。
远远的抛掉身后的喧嚣,感觉周身一阵轻松的苏沫,在长廊尽头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轻轻舒一口气。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她就很不适应这种觥筹交错的宴会,以往因为陆天逸的需求,她勉强自己去适应、应酬那些不相干的人。
今天虽然也是被强迫而来,但终归不用勉强自己去虚伪的奉上笑脸。
坐了一会,没有看到有人来。
苏沫伸手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双脚被释放出来的瞬间,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喘匀,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感觉自己这样被人看到会有些失礼,苏沫慌忙就准备穿上鞋子。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行动,那边传来一阵低语,“宝贝,你确定这里不会被人发现吗?”
“哼,瞧你那点子出息,你怕什么?担心被人看到告到你家母老虎那里去啊。
“宝贝,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她......我才懒得管呢。我这不是担心被人看到,你被老爷子为难吗?”
“哼,少拿这些话来忽悠老娘,你要是有心也不会让我这么等着。”
“宝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爱的就是你,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甩了她,娶你进门......”
“嗯......我信你这张嘴,才......有鬼......嗯,你轻点......”
“......”
被两人这一番谈话,阻止了动作的苏沫。
整个人惊愣在了那里。
这是有人——偷情!
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传进耳中,苏沫猛地站起身,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发现,就准备要离开这是非之地。
只是刚站起身,还没有来得及移动脚步,就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巴。
苏沫受惊的双手急忙去扒那只手。
身后之人凑近她的耳边,沉声道:“是我。”
低沉有力的两个字,熟悉的声音——薄沥川,苏沫停止了挣扎。
见她安静了下来,身后那人放开了对她的桎梏。
得到自由的瞬间,苏沫回头向身后望去。
虽然声音她已经确定,可跳动不规律的心还是想要用眼睛去证实一下。
借由玻璃窗透射出来的光,清楚的看见薄沥川那张如同剪影一般的侧颜时,苏沫才感觉自己那颗狂跳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你......”
在她张口的瞬间,薄沥川伸手再一次捂上她的嘴巴,对着她微微摇头,牵起她往长廊的另一侧走。
明白了他的意思,苏沫不再出声。
跟随他的脚步向前走。
走了两步苏沫停了下来,轻轻扯了扯两人相牵在一起的手。
“怎么了?”薄沥川回身望着她。
苏沫回身往刚刚发出动静的地方望了一眼,窘迫的低声道:“鞋子。”
刚刚在暗处,把她所有举动尽收眼底的薄沥川,抿唇一笑:“站在这里等我。”
说完,在苏沫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返身回到自己刚刚所坐的长椅处,弯腰取回她的鞋子。
苏沫面似火烧,低声道了一声:“谢谢,给我吧。”
伸手牵住那伸向自己的手,薄沥川轻声道:“先离开这里再穿。”
她也没有打算现在就穿上啊?
感受着两人相牵在一起手上传来的温度,苏沫感觉自己面上更热了些,心底升起一股很是奇妙的感觉,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觉得脚步有些虚软,脑子里一片空白。
别说去思考为什么身体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感觉,就是最基本的想法都无法生成。
紧跟着薄沥川,行走在大的如同迷宫一般的薄家建筑群里,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终于前面那个引路的男人停下了脚步。
苏沫在他停下的一瞬间,抬眸看了他一眼,整好对上薄沥川望过来的眼神。
面色一郝,慌忙错开了视线,眸光落在一旁的蔷薇花架上。
薄沥川看着她慌乱的眼神,轻声道:“到那边坐下来。”
嗯?
不明白他的意思,苏沫疑惑的抬头望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