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她是我的人,注定只能是薄太太

薄沥川眼底的笑,稍纵即逝。
低头想着自己心事的苏沫,并没有注意到。
抬步领着薄沥川往玲珑阁走去。
“等等。”薄沥川看她转身就走,出声唤住了她。
苏沫回头望着他,问:“怎么了?”
“你觉得咱们就这么进去,他会相信吗?”薄沥川在两人相隔有一米远的距离上,稍稍示意了一下子。
苏沫有些尴尬的向他身边挪了两步。
“这样可以吗?”
她这样小心翼翼的举动,让薄沥川眉头愉悦的跳动两下。修长的手向前一伸,很是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
“这样才可以。”薄沥川长眉微挑,愉悦的说道。
他的体温从两人肌肤相连处传来,见他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刚准备甩开他的苏沫,面颊微微发红为自己误会他,感觉有些羞愧。
确实是她忽略了。
就在她反应过来,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
两人已经来到玲珑阁门口。
薄沥川没有给她准备的时间,一把推开包厢的门。
苏沫紧张的吞了口唾液,脑子空白一片。
早早想好的说辞,也全都忘得一干二净。
薄沥川进门眼神射向屋内的萧璟南,感受到苏沫与他相牵的手心内,沁出不少的汗渍,握住她的手微微用上些许力道,低声道:“别紧张,相信我。”
苏沫微不可查的淡淡“嗯”了一声,深吸一口气,跟随他的脚步来到萧璟南面前。
“萧先生......”
一直静候在包厢内的萧璟南,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眸光触及两人紧紧相牵在一起的手,面色不由得一绷。
待两人近前,听到苏沫开口。
唇角微微一勾,面上笑容恢复,抢先开口道:“叶小姐,可否让我先跟薄少谈谈?”
这是个什么情况?苏沫不明所以的抬头望向薄沥川。
薄沥川眼神从萧璟南身上收回,低头对她温柔一笑:“萧少,想跟我谈,那就由我来谈好了。”
这一笑,让苏沫差点心神失守,等反应过来慌忙道:“哦,那我先出去。”
想到自己差点被薄沥川的笑颜蛊惑。
感觉太过丢脸的苏沫,只想尽快的逃离此处。
但没等她迈开脚步呢,就听到旁边的薄沥川开口说,“不用出去,我想萧少要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需要避讳你的。”
薄沥川紧紧的拉着她,丝毫没有放她离开的意思。
这般强势、亲昵的态度,令萧璟南微微蹙了眉。眼前苏沫与薄沥川之间的互动,以及薄沥川第一次出现在包厢时,苏沫那紧张的态度,都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两人的关系。
“薄少说的对,叶小姐不必回避,有些话可能你比我更想知道答案呢?”萧璟南似笑非笑道。
这两人一来一往的交锋,让苏沫感受到了涌动的暗潮。
这一个萧璟南就够她头疼的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薄沥川,苏沫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给自己惹了一个更大的麻烦。
在两个气场强大的男人夹击下,她微微抿了唇角,没敢说话。
默默地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薄沥川余光里看到她这么乖巧,眼底划过一抹笑意,转眸再看向萧璟南时,恢复了淡漠的神色:“萧少,请坐。”
他还真是猖狂依旧。
这就开始喧宾夺主了?
萧璟南看着他言辞与行动间,处处彰显与苏沫的亲近之意,一双桃花眼微微一眯,笑容在脸上绽放开来,只是那笑意不若平日里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反而让人生出丝丝寒意。
薄沥川等对方坐下后,率先开口道:“今天是我家小丫头不懂事,背着我出来,跟你相亲。我已经批评过她了,她也知错了。所以……”
“薄少,叶小姐是我的相亲对象,她家里人说她没有对象。您现在突然横插一脚,说她跟你关系非比寻常,这是在戏耍我吗?”萧璟南温和面容陡然凌厉起来。
“自然不是。”薄沥川淡定的说,“她只是怕家里不同意我们俩的事情,所以一直瞒着。我也是刚得知了她来相亲的消息,所以第一时间赶来了。萧少若是觉得冒犯了你,我代她向你道歉。但她是我的人,这点永远无法改变。”
薄沥川口口声声说要道歉,可哪里有半点道歉的意思?
反倒高高在上,咄咄逼人。
萧璟南脸色彻底冷了下来,默了片刻,扭头看向苏沫道:“叶小姐,如果一段恋情,不被家里人祝福,怕是走不长远的。我今天来相亲,是奔着结婚去的,如果你也愿意的话,我可以接受你的过去。”
苏沫:“……”
她不明白,萧璟南怎么就看上自己了?
原以为让薄沥川假装是自己男朋友,就能蒙混过关的。
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正当她不知道说什么时,薄沥川眸色已是冷凝成霜,桌子底下握住了她的手,同时薄唇微微掀起,清冷的话缓缓溢出:“萧璟南,你这是想挑衅我吗?一直听闻萧家二少是一个温文尔雅,谦谦君子一般的人物,不想竟也是能做出这般抢夺人女友之事的吗?”
萧璟南听言,冷笑出声:“没正式公布,算什么男女朋友?再说了,你若真的爱她,何必遮遮掩掩?”
“不久后,我和她就会宣布订婚。所以,不劳烦你操心。”薄沥川语气冷硬:“另外,萧少想必不了解我这个人。我想要什么,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旁人若敢跟我抢,我绝不会客气。”
话落,把两人放在桌下相牵在一起的手,举到萧璟南的面前,“她,注定只能是薄太太,萧少若是还有什么想法的话,还请你收起来比较好。”
萧璟南面上的笑意一敛,桃花眼盯着那相牵在一起的手,悠的爆射出丝丝缕缕厉芒。
苏沫呆呆的望着薄沥川,清楚的听到自己不规律的心跳声。
她被他一番话震惊到了,说不清心中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居然当着萧璟南说出这样的话,虽说是演戏,但把这玩笑开大了,怕是没办法收场。
再则,以薄沥川的身份,今天的谈话传出去,他要面对怎样的惊涛骇浪?
苏沫越想越是头大,都有些后悔把薄沥川牵扯进这件事中。
可现在事情根本也轮不到她来叫停了,她因为沮丧缓缓低下头,所以错过了萧璟南和薄沥川眼里迸射出的火光。
两人对峙了片刻。
萧璟南皮笑肉不笑道:“既然叶小姐已经心有所属,那我也只有送上祝福了。不过,薄先生请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好好待她,否则,我可是随时会接替你的位置。”
这满满的挑衅的意味,令薄沥川的脸色愈发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