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你是我的女朋友......

他怎么会过来?
苏沫看着薄沥川裹挟着怒气的面容,紧张的吞了口唾液。
生怕他上来就揭穿自己的身份,苏沫慌忙上前一步,“薄先生,你是来找我的吗?”
这个女人在害怕?
她在怕什么?
薄沥川面沉如霜,视线落在她略显惊慌的神色上。
“你跟我出来一下。”
能够出去单独解决,当然是最好了,这正是苏沫想要的,她想都没想的就要点头应下。
只是在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时。
身后响起一道清越的笑声:“叶小姐与薄少也认识吗?”
天啊,怎么被薄沥川一吓,竟然忘记了身后还有一位正主呢。
“叶小姐?”薄沥川薄唇轻起,玩味儿的重复了一下这个称呼。
苏沫在两人一来一往的对话间,心被高高的提了起来。
“薄先生,你先稍等我一下。”她面带警告的瞪着薄沥川说完,转身面向萧璟南立刻变成了一张笑脸,笑容灿烂的道:“萧先生,我确实和薄先生认识,先失陪一下。”
说罢,回身对薄沥川丢下两个字。
“走吧。”
率先往外走去。
薄沥川看着她面对自己与萧璟南时,那完全不相同的脸色,心中就憋了一团火。
再联想刚刚自己的特助周琦报上来说,萧家今天使用玲珑阁,是为了给家里的小辈安排相亲使用的话。
心底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双目凌厉的射向,那并不比自己逊色的萧璟南。
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萧少,怠慢了。”
“薄少,客气了。”
两人目光相交处,有肉眼看不到的火花在四溅。
自打薄沥川进门,到他与苏沫之间那熟稔的态度,都让萧璟南知道他此来不善。虽然不明白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但他更好奇的是,苏沫为什么见到薄沥川会那么紧张。
薄沥川看了一眼,已经消失了苏沫身影的门口。
深深的望了一眼萧璟南,转身向外走去。
目送两人的离开,萧璟南面上的笑悠的消失,眸光暗沉了些许。
走出包厢的苏沫,没有察觉到薄沥川跟上来。
眉头微微一皱,正准备回身寻他。
看到快步走出来的人,主动拉了他望一侧走去。
拐角处,苏沫抬头望着他问,“你找我干嘛?”
“我找你的事情先不说,不过你好像是碰到麻烦了?”薄沥川唇角微微上翘,感受着两人相牵在一起手心的温度,好心情的说道。
不曾察觉两人之间动作的苏沫,秀眉微皱:“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小姐......”想着刚刚萧璟南对于她的称呼,薄沥川嘴角的笑在慢慢扩大,“或许我用这个称谓,跟你谈,你会更容易听得明白。”
这该死的男人,是已经修炼成精的狐狸吧!
不过是一个称呼。
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苏沫很是认命的低头,轻声道:“能不能不拆穿我?”
薄沥川微微低头,落入眼帘内的是一截雪白的脖颈,那夜的情景再一次闪现在脑海中,小腹窜起一团异样的热度,被他不动声色的压下。
“不拆穿你也可以,我要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玲珑阁?”
因为体内的异样,他声音有些暗哑。
苏沫没有听出那一丝异样,但在听闻他此话时,猛地抬头盯着他的眼睛,“你问这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要知道跟你相关的一切。”薄沥川的话霸道,带着一种不容她拒绝的强势。
听得苏沫头疼不已。
固执的与他对视数秒之后。
她无奈的妥协道:“我出现在玲珑阁,只是为了帮朋友一个忙。”
“你所谓的帮一个忙,就是替人相亲?”薄沥川虽然已经猜到了,但亲耳听她说出来,还是感觉不可思议。
这丫头到底有没有带脑子出门?
替人相亲这样的事情,也是能够答应的吗?
苏沫抬头望着他,眼中惊讶之色一闪而过,最终变成一抹苦笑。
“我现在不出现也出现了,你想知道的,我也都已经告诉你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应该不会反悔吧?”苏沫有些紧张的望着他。
“我不会拆穿你。”薄沥川望着她紧张的神色,薄唇轻起吐出一句让她安心的话。
“谢谢你。”苏沫因为放松下来,笑着轻声道了谢,转身就准备回包厢继续应付萧璟南,“那我就先进去了。”
“你等等。”薄沥川喊住转身要离开的她,开口问道:“看的出来萧璟南好像对今天的相亲还挺满意,你不让我拆穿你,是也相中他了吗?”
“怎么可能?”
苏沫震惊的望着他。
想都没想的否认道。
心中更是说了一句:我连你都不敢招惹,怎么可能还去招惹他?
薄沥川听不到她心里的话,可对于她现在的反应倒很是满意。
“那你打算怎么解决?”心情好的薄沥川,说出口的话都带上了些许笑意,只是心情烦躁的苏沫并没有留意到。
怎么解决?
她现在也很烦躁,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发萧璟南,毕竟该使得招她也都试了。
可人家就是不接招,她能有什么办法?
“实在不行,我就跟他坦白算了。”苏沫头大的说道。
“嗯?这样你怎么跟你朋友交代?”薄沥川无限耐心的引导着,眼看着她因为自己的话,面上神色越见烦躁,眼底隐隐浮现一丝笑意:“这样好了,我帮你把这麻烦解决,你当欠我一个人情。”
“你怎么帮我?”苏沫望向他的眼神内,虽有疑惑也带了些许的期盼。
薄沥川低头靠近她些许,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道:“就说你是我的女朋友......”
“不行......”不等他把话说完,苏沫抬头瞪着他。
她怎么能够相信他的话。
这家伙抓住点机会就想要拐她。
苏沫的反应,并不在薄沥川的意料之外,面对她双手一摊,“好吧,我也就这么个主意,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能勉强你。”
说罢,向后退了两步。
“既然你不需要我的帮助,那我就先告辞了。”
眼看薄沥川真的转身就走,苏沫面上的挣扎慢慢崩溃,“薄先生。”
“嗯?”薄沥川回眸望着她,触及她紧咬唇畔,俏脸通红的窘迫模样,眸光微微一闪。
苏沫见他如此。
猛地深呼吸两下,“薄先生,就只是在萧璟南面前谎称你是我......”男朋友三个字,如同被卡在喉咙里一般,她怎么也说不出口。
看着她如此模样,薄沥川笑着接口道:“你放心,在你没有同意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苏沫听着这话,感觉有问题。
细想又说不上来,有什么问题?
缓缓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