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相亲对象——萧璟南

苏沫望着外形出色的萧璟南,内心强烈的挣扎起来。
想起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他曾出手帮助过自己,而且这样一个温润如玉、气质内敛的男人,她真是不忍心做出会伤害他的事情。
怎么办?
从出门到现下,苏沫第一百次的后悔,替叶笑笑走这一遭。
萧璟南望着她一脸纠结的神色。
心想:莫不是她跟自己一样,被家人强迫出现在这里的?
萧璟南眉头微挑。
“叶小姐,咱们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自我介绍的第一步就略过去吧,先进来坐下聊一聊,可好?”
“啊,那就坐下聊吧。”苏沫对上萧璟南的笑意真诚的脸,莫名的有些心虚。
萧璟南很是绅士的为她拉开一把椅子,“叶小姐请。”
“谢谢。”苏沫不敢与他眼神对视,生怕对上那双真诚的桃花眼,一个忍不住把实情全都给抖落出来。
她坐下之后,萧璟南也在一旁落座。
“这么早过来肯定还没有吃早饭,我点了一些,据叶爷爷说你都比较偏爱的早点,等会先吃一些?”
腹内空空如也,苏沫却没有丝毫胃口。
他表现越是这么周到有礼,她就感觉越是愧疚。
“不用了,我在来的路上吃了一些......”急于想要速战速决的苏沫,说出口的话又快又急,在萧璟南有些诧异的目光下,才发现叶笑笑是不应该,走在路上吃早点的,就像以前的她......
察觉到自己话中出了披漏,苏沫话语一转,“我出门的时候,家里人给我准备的一些点心,已经吃过了,你只管自己吃就是,不用管我。”
把她的慌乱、手足无措尽收眼底。
萧璟南微微一笑:“你不用这么紧张,第一次被家里人安排相亲吧?”
说着伸手给她倒了一杯茶。
“你这第一次相亲,能遇到我这么个不算熟人的熟人,已经很不错了。”话语微微一顿,为了缓解她的情绪,轻笑道:“其实我也是被强迫来的,但是见到是你也就不那么排斥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因为跟她见过面,所以他觉得没有那么尴尬了吗?
希望是自己想的那样,千万不要包含其他意思......
自己这个冒牌货,可是给不起他任何的回应。
如此想着,苏沫那颗纠结、不安的心,立时就有了决定。
以后的事情先不说,现下为了叶笑笑也好,为了自己能够尽快脱身也罢,看来要尽快结束这场荒唐的相亲了。
“是吗?”苏沫下定了决心,抬头展颜一笑,很是干脆的端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这次萧先生可是看走眼了,我并不是第一次相亲,你要是不信,回头可以让人打听一下,我们家老爷子从我满十八岁成人礼,就开始帮我张罗结婚对象,到现在A市跟我相过亲的世家子弟,怎么也能凑满一双手了吧。”
她态度上这种极快的转变,让萧璟南神色微微一愣,继而笑道:“那看来刚刚是因为我的出现,让你赶到了吃惊?”
“确实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你这般出色的青年才俊,竟然也会相亲?”苏沫说着身体往前一凑,毫无形象的趴到了桌子上,懒洋洋的说道:“这事透着古怪,你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要不然像你这样年龄的男子,早就应该有孩子了吧?”
一向自认善于管理面部表情的萧璟南,听着她的话,嘴角的笑慢慢消散。
“你这话到底是夸我,还是嫌弃我一把年纪,还来与你相亲?”
“你都听出来了?”苏沫抬头望着他,并不否认的坦然道:“哈哈,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只是好奇,你怎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跑出来相亲?”
萧璟南对上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嘴角再一次笑意弥漫。
这丫头是在故意激将他?
“你是不是特别想,从我的口中听到。咱们不合适,今天的相亲就到此为止。这样的话?”萧璟南说完紧盯她的神色,不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苏沫听到他口中吐出这句话,神色间惊诧一闪而过。
他居然在短短的几句对话间,就看透她的用意。
苏沫哀叹!
这是一个不光外形与薄沥川不相上下,连腹黑程度也跟他不遑多让的男人。
对于刚被薄沥川逼到只能遁逃的苏沫来说,这无异于是一场智商灾难。
心累的苏沫,看明白了这一点。
装都懒得装了。
“萧先生也觉得咱俩不合适?那太好了?爷爷他是乱点鸳鸯谱,今天劳你走这一趟真是不好意思,等回家我会好好的说他的,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走了,再见。”苏沫决定装没听懂他的话,快速闪人。
萧璟南没有想到,她居然装傻准备顺着他的话开溜。
眼神微微一闪。
“我觉得挺合适的。”
“什么?”刚刚站起身的苏沫,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呆呆的瞪着他,激动的问:“你说什么?大叔你现在都多大了,我还是个大学都没读完的祖国花朵,你觉得咱们俩合适?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她都已经这么无礼了,对方应该不会再坚持了吧。
想法刚起,就看到。
萧璟南站起身俯视着她,满面笑容的道:“其实,我也没有比你大多少,还没到三十岁,而且我可以等你大学毕业咱们再结婚,顺便在这些日子里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大叔,你还差一年就满三十了,咱俩真的不合适。”苏沫夸张的说。
“除了年纪,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萧璟南淡声问。
苏沫看他一副不死心的模样,撇了撇嘴,故意做出高傲的模样:“哦,那可就多了去了。你们萧家家大业大,听说你父亲那一辈就兄弟姐妹无数,而且还都居住在一起,我讨厌家里有太多亲戚,另外他们也会瓜分你财产吧。我们苏家可就我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将来家产都要留给我的。我可不想跟别人勾心斗角,去争取那些。”
她语气里满是嫌弃,顿了顿又道:“还有你这么大年纪要结婚,肯定着急生小孩,这个我是绝不能接受的,我这可没有打算年纪轻轻生孩子,破坏自己的好身材。最后,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我刚才强调的,年纪是最大的鸿沟,咱俩差着那么多,我大学毕业还想再玩几年呢,您这年纪等得起吗?您也别嫌我说话难听,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所以……”
萧璟南耐心的等她说完不满的地方,抢断道:“你说的这些我都能解决,我早已经从家里搬出来独自居住,第一个不成问题。家里的资产……我的确不能拦着其他人跟我抢,但这些你若在意,我保证绝对没有人能抢过我。只要你同我结婚,我就能保证,护你平安无忧。至于生小孩,我可以去医院冻精,等到你愿意生的时候,再取出来不迟,所以这也不成问题。结婚后,我不会太过拘束你,你想玩几年就玩几年。这也恰恰是我的优势,年纪大了,懂得如何疼人。叶爷爷安排你跟我相亲,不也是这个理么。”
他不紧不慢的说完,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苏沫:“……”
这还叫她怎么说?
回头,萧璟南要是把他们俩的谈话,告诉叶爷爷。
叶爷爷怕是要把她跟笑笑打死了。
正当苏沫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来拒绝萧璟南时——
包厢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
紧接着,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两人跟前。
苏沫抬眸望去,视线恰好落在了薄沥川满面阴沉的脸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