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起冲突

挂断叶笑笑的电话,苏沫在衣柜前挑选衣服的功夫。
手机里就传过来了,关于相亲对象的信息,以及她等会儿要去的地方。
看到下面紧跟过来的一条语音信息。
她满是无奈的打开。
“沫沫,你可千万不要当是替我,就当是你自己的,说不准这真命天子他就来了呢,所以我亲爱的沫沫,打扮的美美哒,为了你和我两个人的幸福,拿下他!!加油哦~我看好你!”
听完这一段语音之后。
苏沫心里那是一万个后悔,答应了替她顶缸。
把手上的月白色套装扔在床上,转身往洗漱间走去。
.半个小时之后,简单收拾的苏沫走出家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往位于东区的海港城而去。
她出门刚好赶上早班车流量大的时候,平时半个小时的车程,现在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连海港城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
眼看距约好的时间越来越近。
苏沫开口向司机询问道:“师傅,咱们还有多久能到?”
“这还真是难说,要是不堵车的话,用不了几分钟也就到了,只是现在堵成这个样子......”
多的话一句,苏沫也听不进去了。
她一向是个守时的人。
再说今天的事,还真不能以‘叶笑笑’不出现来解决,要不然后面的麻烦只会更多。
“师傅,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快一点,我有急事很赶时间。”
“堵成这样,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要是你真的有急事的话,前面的那条小巷直穿过去,就是海港城的侧门,就是你得走过去。”
听闻此话。
苏沫立即扫码付钱,“谢谢你,师傅,那我就在这里下了车了。”
海港城侧门——
距约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的时候,苏沫气喘吁吁地赶到,心急的她不曾留意门内有人走出,猛地和里面的撞在了一起。
“哎呦,这是哪个走路不戴眼睛的?”
被这一撞也有些踉跄的苏沫,伸手扶住墙壁稳了稳身子,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对面的人,慌忙道歉,“不好意思,没有注意到里面有人。”
“苏沫?原来是你。”
一道熟悉的话音传进耳中,苏沫心中一暗。
没有想到会遇见她——田秀珠,一个自小就和苏沫不对付的人,称之为死对头也不为过,田秀珠的家族经营田氏光电有限公司,和苏父生前是竞争对手。
而这也导致了,两个同样出身、年纪相仿的女孩之间的竞争。
当然这种竞争是单方面的,苏沫被苏长柏捧在手心里长大,自不会和人有任何竞争的心思。
田家是家族企业,田秀珠这一辈堂兄弟姐妹无数,她想脱颖而出本就需要去争去抢,所以在面对苏沫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有多友好。
巧的是两人从幼儿园就总是撞上,这样日积月累下来。
在田秀珠的心中对于苏沫的怨气和记恨,早已到了无法衡量的地步。
这些日子她都有刻意避开田秀珠,只是没有想到会在今天撞上她。
只怕今日的事情不能善了了。
果然,她心思刚起,就听对面传来一阵对话声。
“秀珠,你认识她?”
“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刚刚撞着你的,是原本和咱们田氏光电,并驾齐驱的苏氏光电公司的千金,以前她可是风光无限,只是现她爸死了,他们家破产了……如今的她只不过是个破落户罢了。呵呵......”
这样满是讥讽的话,听在苏沫的耳中没有激起半点的波澜。
因为在父亲去世的这半年里,她听到的实在是太多了。
抬头望着对面的人,淡声道:“刚没有留意里面有人,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她想走,可有人却不愿意放。
“哎,别走啊。”田秀珠一个侧步挡在苏沫面前,嘴角掀起不怀好意的笑:“苏沫,你现在居然还能进海港城里吃饭,看来那陆天逸虽然娶了薄家大小姐,对你也蛮好的嘛,居然这么大方的养着你......”
苏沫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
“田秀珠,羞辱别人的话,出口的那一瞬间,首先受辱的那个人是你自己。”
“呵......羞辱?我什么时候羞辱你了,我只是把你做的不堪的事,给抖露出来而已。”田秀珠一张俏脸上,满是讥讽的望着,在她眼中仿似落泥一般的苏沫,“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你这也算是遗传基因强大啊,你母亲在你那个短命的爹刚死,就抛下你和你那个傻子弟弟,转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寻求庇护,说起来你还不如她呢,起码她还保留了一个名份,你呢......”
‘啪’的一声响。
打断了她的侃侃而谈。
苏沫双目充血的望着田秀珠,一字一句的道:“田秀珠,这一巴掌是让你记住,要学会尊敬长辈、嘴下留德。”
“啊,秀珠你怎么样?”一旁一直没有出声,与田秀珠有着三分相似的女人,惊叫着扑向田秀珠。
“你敢打我?”
被苏沫一巴掌打愣住的田秀珠,听到这一声惊呼,猛地推开身边的人,红着眼睛向苏沫扑了过去。
苏沫冷冷的看着扑过来的田秀珠,双目之中没有任何的感情。
她学过跆拳道,虽然没有跟人打过架。
可她不怕。
不管以前田秀珠怎么样胡搅蛮缠,她从不愿意搭理她,那是因为不屑与她为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起争执,可今天她每句话、每个字都在侮辱她最重视的家人。
这决不能忍。
眼看着田秀珠要扑到眼前,苏沫也做好了要打一架准备时。
一道淡漠的声音在田家姐妹身后响起——
“这是做什么呢?”
田秀珠高高抡起的手,被这样一句话给拦在了半空中。
虽然不知道身后是什么人,可他的话却提醒了她现在身处的环境,对于一个一直在外保持良好形象,致力于能够嫁进豪门的名媛来说,田秀珠还不想为了苏沫破坏她人前苦心经营的形象。
一双眼中满是怨毒的盯着苏沫,“你别以为今天的事,我会跟你就这么完了,苏沫我告诉你,这一巴掌还有以往的一切,我田秀珠一定会加倍的还给你。”
说罢,转回身搀扶着一旁,被她推倒的姐妹道:“堂姐,咱们走。”
在路过苏沫身边时,狠狠的撞了一下她的肩膀,留下一句,“咱们走着瞧。”
趾高气昂的离开,并没有回头看一眼出声阻止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