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薄先生讨要名份 初识萧璟南

生怕他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苏沫冲前面的司机喊:“师薄,请您靠边停车,我到家了!”
司机回头望了薄沥川一眼,询问他的意思。
“靠边。”
薄沥川眼神不离苏沫,看到她因为可以逃离自己,面上升起的笑意,冷声吐出两个字。
车子在他发出命令的瞬间,向路边缓缓靠了过去。
苏沫一双眼睛固执的望着窗外,不肯回身与他再有任何交流。
薄沥川倒也不着急,向外面扫了一眼,“好像陆家也住在这一区。”
此话一出。
苏沫像只刺猬一般,警惕的回身怒视着他。
“薄先生,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难道你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有了健忘症?”
薄沥川在苏沫的眼中,看到的情绪太过复杂。
这让他心中一凛。
苏沫在他犹如探照灯一般的眼神下,感觉自己已经被他里里外外看透了。
等车子停稳。
苏沫抬头目视薄沥川,很是严肃的说道:“薄先生说话太过深奥,我这种小市民实在很难听得懂,很感谢你今天的两次相助,我就不跟你玩这种文字游戏,先下车了。”
伸手去拉车门。
只是一如之前,怎么也拉不开。
耐心逐渐耗尽的苏沫,回身望向薄沥川。
“薄先生。”
薄沥川望着她满是不耐的神色,微微抿唇:“文字游戏?你想多了,我是说既然咱们把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给我一个名分。”
看着她双目随着他的话,逐渐圆睁的模样。
“这对你也好。”
薄沥川清冷的声线,丢出这么一句平淡的话来。
“你说真的?”苏沫惊讶的望着眼前,浑身透着邪气的男人。
“我像是在开玩笑?”
薄沥川反问一声。
苏沫被他的话吓得一个激灵,轻轻嘘出一口气。
“薄先生,不好意思我没有嫁给陌生人的打算,还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
薄沥川没想到,自己被苏沫拒绝的这么彻底。
眼底的兴趣愈发浓厚。
‘咔哒’一声轻微的响声。
在薄沥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沫快速的从车子里钻出。
眨眼的功夫,那抹娇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车门大敞的迈巴赫内,薄沥川的嘴角微微上翘,幽暗的眸子里闪烁着兴味,“有意思,既然引起了我的兴趣,还想就这样溜了吗?”
“阿智,告诉周琦,明早我要看到关于这个女人的一切资料。”
“是,少爷。”下车关车门的司机,微感诧异的应下,“少爷,现在......”
“回公司。”
......
苏沫提着一口气,穿过整条街道。
回到家门口。
不放心的回头张望一眼,没有见到有人追过来。
低头翻出钥匙打开大门,进入到家中整个人才松懈下来。
一天一夜的经历,加上刚刚和薄沥川在言语上的争执,耗尽了苏沫所有的体力,双腿绵软无力的挪到沙发旁。
把整个身体埋进宽大的沙发里,卸去满身的疲惫。
脑子里回味起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一切,陆家倾尽所有布置的豪华婚礼现场,薄沁颜满面娇羞的容颜,陆天逸郑重而动听的宣誓词,陆母那张撕掉伪善面孔之后,张牙舞爪的丑陋嘴脸。
一幕幕,自眼前划过。
苏沫攥紧了手,红着眼角低喃:“苏沫,你个没用的人,被陆家母子这样戏耍,还有什么可哭的,他们一家都是豺狼虎豹,没有嫁进陆家,你应该感到庆幸。”
一番话说给自己听,可泪水就是不受控制似的,往外翻涌个不停。
抬手紧紧按压在胸口处,感觉那里憋闷的让她都快要窒息过去了,“爸,沫沫是不是太没用了,不但被陆家人骗光了钱,就连让自己争气一点都做不到,爸沫沫好想你啊。”
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苏沫汲取着自己的温暖。
疲惫感袭来,哭累的她渐渐倒下昏睡了过去。
“嗡......嗡.....嗡......”
苏沫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被一阵电话声吵醒,眯着眼睛找到电话。
“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苏女士吗?你弟弟的费用要交一下了,请你尽快来一趟鹅冠山疗养院。”
苏沫刚出声,就被电话那头的声音,给温柔的打断。
听着这话,她不禁懊恼的捶了捶有些发胀的额头。
“不好意思,我这边遇到了些事,晚一点我就会赶过去的。”
“好的,咱们这里近期盘查,还请你能够尽快过来一趟。”
“是是是,我这就过去。”
电话那头收了线,苏沫就慌忙起身。
只是刚站起身来,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无力的向后倒去。
这是怎么了?
手触碰到额头,感觉到那滚烫的温度,苏沫不仅心中一嗮。
人倒霉真是喝口水都塞牙。
居然感冒了。
想着刚刚电话里,那人还算友善的催促方式。
苏沫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这笔钱送过去,要不然弟弟苏北要面临什么样的境遇,就不好说了。
短短半年时间,已经饱尝这个社会人情冷暖的她,挣扎着站起身来。
拿了件厚外套,给自己保温。
匆忙出了家门往鹅冠山疗养院赶去。
苏沫乘车来到鹅冠山疗养院,强撑着帮苏北交上三个月的费用,这是她答应陆母去陆天逸婚礼的报酬。
都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他,就昏倒在了服务台前。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躁动起来。
......
安静躺着的苏沫,嘤咛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打量着四周熟悉的布置,知道自己现在还身处在疗养院内,眼神慢慢聚焦在窗前那背光而立的高大身影上。
“请问,你是?”她的声音有些暗哑,带着浓浓的疑问。
萧璟南听到动静回过身来,对上她满是询问的眸子,面带笑意的道:“我叫萧璟南,是这家疗养院的人,醒了?感觉怎么样?”
看到他脸的一瞬间,苏沫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他长了一双灿烂的桃花眼,五官虽不若薄沥川那么深邃,却刚好迎合上了那双眼睛,显得很是温和,这是一张跟薄沥川那种冷完全不同,两种极致俊眉的脸。
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这样的词在脑海中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