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哪路神仙啊

听父亲说了一下鸡蛋的情况,一共来了三十多个乡亲,每人带走了四五百只鸡蛋,留下了粮食……
他们说第一批鸡蛋他们不卖,留一些先吃,但凡有点富裕亲戚朋友的、城里亲戚的乡亲,准备先拿去送人,让他们打开口碑,他们确信但凡是个人,吃过一次就忘不了……
后面四五块卖一只,都不是问题……
看样子乡亲们的营销策略也不错啊,先从亲戚朋友下手,传销式营销……不过这种神级产品,但凡有点渠道,王守林相信很快就能推出去的!
王守林把已经办好的各种证件拿出来叫父母看了,他们都高兴得合不拢嘴!
等王守林把城里所办的事情一说,父母更是兴奋得不得了!
“真是太好了,瓷娃娃家里是开饭馆的,做起这个来轻车熟路,以后销路也不愁了……”
王守林笑一笑……
“我们的鸡,不管怎么卖,销路都不愁的,在城里当街煮一锅,飘香十里啊,谁人不问?嘿嘿……”
父母憨厚地笑了,想想也真是儿子说的这个道理……
正好还有几没走的乡亲,王守林喊住他们,让他们帮忙杀鸡,乡亲们出手很快,很快就杀好了一百多只鸡,王守林硬是给他们多拿了几十个鸡蛋,乡亲们高高兴兴走了……
王守林留下两只让父母炖着吃,其余的装上三狗车的车兜,又拉到城里去了!
自然是卸下大部分,放到店里。瓷娃娃下午请假了,和白小浅指挥着店员忙试营业的事,做了牌子,打了横幅,搞得有模有样的!
王守林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快做完了,王守林和瓷娃娃一起回了她家!叫白小浅看着把最后一点活做完,就回来吃晚饭,到时候鸡也弄好了!
带了五只鸡,瓷娃娃的小姑姑看见王守林送鸡来了,两眼放光,一把抓在手里,笑道:“林子,快坐下,瓷娃娃,给林子倒水!我去炖鸡……”
奶奶的气色很好,看见王守林来了,上前抓着王守林的手,留着他坐在自己身边,一脸慈孝的笑容。
“孙女婿,快坐下,好几天都不见来了……家里父母都好吧?”
“嗯嗯,都好呢,奶奶!”
“好好好,都是多好的人啊,生出这么好的娃儿来!看着顺眼!”
“……奶奶身子可大好了?”
“没一点问题了!吃得好,睡得香,出门走路都带风,拐杖早就扔了!
都是你的功劳啊,孙女婿!
改天闲了,叫上你父母,咱们喝喝茶,把你和瓷娃娃的事儿定下来!”
“奶奶,我俩好得很,什么时候定都一样!”
瓷娃娃瞪了一眼王守林,眼神中却全是甜蜜的爱意!
“那是你们的事,怎么定,是大人的事!”奶奶笑道,“不过也罢,听瓷娃娃妈妈说,你们现在正在折腾要开馆子呢!还要到乡下去养猪……
真是好事啊!爱劳动的娃儿,都是好娃儿!
她不支持你们,我支持你们!
春天暖了,奶奶也跟你们去乡下养猪,年轻的时候喂过好多猪,是一把好手呢!”
“好好好,一定带您过去……”
厨房里虽然用了油烟机,但香味还是不可避免的逸出一些来,闻着特别香,勾人馋虫!
正在这时候,莫万军回来了!
“什么味道?好香啊!”他在市里上班,半小时车程呢,一般中午不回家,所以中午送过来的,他没吃到。
“咦?林子来了啊?”
奶奶笑道:“小钧啊,当时天天催你们给瓷娃娃介绍对象,一个个都打个照面,咱家瓷娃娃都看不上……原来就是等着这么好的孙女婿呢!
多好的娃呀!
心里比你们一个个的都记挂老婆子我!
中午送来了鸡,那叫一个香呀!
没吃够!
晚上又送过来了……现在正炖着呢!”
莫万军本来眉宇间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看到母亲高兴得孩子似的,也就笑了!
“妈,只要好吃,以后就叫这小子天天给你带来!”
王守林连忙说:“那是一定!断了谁的,都不能短了奶奶这个老寿星的!”
“啧啧,你们听,光这一张嘴,一听就让人高兴!”
这时候小姑姑从厨房出来,也给莫万军说起王守林的鸡的事儿,还有几个年轻人要折腾餐馆的事儿……这些事儿,瓷娃娃的母亲马丽娅给家里闲人们都已经说了……
“没事,他们喜欢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都是成年人了,咱们管那么多做啥!”
“可是瓷娃娃竟要辞职去做……”
“去做呗!”
“总感觉失去公职,就少了一个依靠……”小姑姑和瓷娃娃母亲的想法完全一样。
“依靠不是在那坐着呢嘛”莫万军一指坐在奶奶身边的王守林,“你小子以后要是养不起我家瓷娃娃,把她饿成个泥娃娃,我就打断你的腿!”
擦!老丈人居然还幽你一默!
大家都指着光洁如瓷的瓷娃娃笑起来……
瓷娃娃自己也笑得叫奶奶给他揉肚子!
“饭还没熟,林子,你来我书房,有点事儿和你商量一下!”
王守林只好跟着莫万军进了书房。
进了书房,莫万军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脸上挂满了愁绪!
他点上一支烟,问王守林抽不?
“伯父,我不抽烟!”
“也好!不抽烟好!坐下吧!”莫万军狠狠抽了一口烟,颓然坐下……
“您遇到事儿了?”
“不是我自己的事,也是我自己的事儿……
我需要你救一个人的命!他是我的战友……当年一起上过老山战场的!
我转业后从警,他性子活泛,九几年的时候,流行下海,他转业后很快就下海了!
生意做的不错,一直在汉水市发展,生意也做到世界范围了……
只可惜现在五十来岁,却要挂了!
病在脑中……病根我知道,当年一颗炮弹炸响,他用身体挡住了我……
受伤之后,脑中留下了一块极微小的弹片,位置特殊,当时没有技术手术取出!
也就作罢了,后来除了有时候脑中隐隐作痛,也并无大碍,就一直没有采取措施……
直到前几天,他头痛加剧,开始恶心、呕吐,连续发作,查了一下发现已经是脑瘤晚期……
唉,那么有钱一个人,平时也不知道体检啥的!拖严重了!
现在已经晚了……
不过,归根结底,病变位置就是留下细微弹片的位置,根源在我啊!
你能不能救他……
唉,不科学啊,世界顶尖的医院都没有办法了……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要不是你治好了老太太,太不可思议,我也就不抱任何希望了!”
王守林认真道:“我试试看!这种人,得救啊!”
“你真的有办法?”
“我只能说试试看……”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莫万军两眼放光,站起来拉着王守林就要走……
“可是我答应了伯母,要去伏龙市先把外爷治好……”
“也不知道都想什么呢?我老丈人已经瘫痪十几年了,现在肌肉都萎缩了!就像一棵树,已经枯萎的枝干,怎么可能再恢复生机啊?”
“办法倒也不是没有……”
王守林的自信把莫万军惊呆了:“这也有办法??”
“只不过你说的病人要是命在旦夕的话,先给伯母打个电话,等那边事一毕,我们马上回来,给外爷治病!”
“也好!我立刻打!”